生涯

花满蹊藤四郎家(下)

信浓×御手杵,现paro。


次郎说:

“跟日本号大叔猜拳,说好赢了就可以亲次郎一下,输了就喝一杯。结果一连输了10次……是有多不想赢啊!次郎超气!”


“一壶水果茶,一罐饼干堂食。”

一期带着一群小朋友来,御手杵伸着脖子看,其中没有信浓的踪影。

虽然想问,却拿不准问的时机。

正在踌躇的时候,一期笑着主动开口:

“信浓等下过来哦。说是参加社团活动,会耽搁一会儿。”

“哦……那太好了!”

御手杵盯着一期的后脑勺想:

“不知道是真的社团,还是为了让哥哥放心而编出来的社团呢?”

想象着信浓并没有参加社团,而是在天台寂寞地做着很难的数学作业的样子,御手杵心口发痛。


小朋友们开心地吃着饼干、喝着甜甜的水果茶。

一期过到橱窗边,看里面的蛋糕。

“甜品都是自己做的,还是外面进的货呢?”

“目前是外面进货。”蜻蛉切说,“店里还没有烘焙师。”

蹲在柜台里面喝水果啤酒的次郎大声说:

“哥哥在法国巴黎学习做甜点哦……”

蜻蛉切点头,“是。店长先生现在在留学,年内会回来。到时候店面会重新装一下,我们就推出自己的甜点了。”

一期笑着点头。

“到那时候,希望可以买我们的家的草莓!”

他递给蜻蛉切一张名片。

“自己家院子里的牛奶草莓,品种都有证书的,超级好吃。当天采摘,可以送货,绝对保证新鲜的。”

蜻蛉切也双手接过名片,问:

“有店吗?”

“目前还没有。”一期挠着头,“我们刚刚起步……”


粟田口兄弟们离开了。

店快打烊的时候,信浓踮着脚尖进来,左右张望。

“店门口躺着个醉酒的大叔。真的没问题吗?”

御手杵激动得围裙都忘了解。

“信浓君……!”

“我来啦。”

爱撒娇的中学生朝御手杵微笑。

“信浓靠自己的力量,被社团接纳了哦。”

御手杵由衷地说:

“信浓好厉害!”

“反正中学时代的规则,大概是‘只要长得可爱,即使是奇怪的人也没关系’吧?”

“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挺残酷的呢。”

夏夜已深。御手杵拿出雪糕给信浓吃。

“你参加了什么社团?”

“快要废社的偶像社团。”

信浓严肃地说。

御手杵当他在开玩笑,——“真是漫画里的故事啊!”

“不要笑!”

信浓着急地伸手,手指抵在御手杵的嘴唇上。

“听人家把话说完啊!……上次,跟御手杵君约好一起选社团的,结果那天你根本没出现。次郎先生说,‘杵子是翘班去参加AKB的握手会了’。”

信浓眨着欧泊石一样的圆眼睛,探究地瞅着御手杵。

“真的有这事吗?”

“没有没有,”御手杵哭笑不得,“次郎先生爱开玩笑!我连AKB有谁都不知道。”

“是这样吗?”

“对啊。”

信浓瞧着他笑起来。

“反正,那天是次郎先生陪我选的社团。‘只要成为偶像,在台上唱唱跳跳,自然而然就有人来爱你啦’——次郎先生这样告诉信浓了哦。”

御手杵:

“……所以决定成为偶像了?”

“嗯哪。”

“12岁,男子,中学生,偶像?”

信浓说:

“别人12岁的时候都已经出道啦。”

“谁12岁出道了啊!”御手杵着急地反驳。“如果决定要成为偶像的话,还要跟很多很多人打交道才行。信浓,这个没问题的吗?”

“肯定没问题的吧!”

信浓生气了。

“我这么帅气,又这么可爱,被所有遇到的人爱着。只要学会唱歌和跳舞,一定可以成为偶像的吧?一定可以被更多更多的人爱……更多更多的人,都想把信浓抱在怀里……”

信浓睁大眼睛。湿润的瞳孔绽放出难以置信的美妙色彩。

御手杵怔怔地看着他。

只要看着他,仿佛就能被那双眼睛吸进去一样。

……信浓,也许真的能成为偶像也说不定?

这样想着的御手杵,发现信浓已经满脸是眼泪。


“……不过,要见那么多的人,还真是可怕啊……”


雪糕融化了。

信浓满脸通红,泪眼朦胧,朝御手杵伸开手臂。


娇小温热的身体,在怀中簌簌颤抖,就像受伤的小鸟一样。

“……没必要被那么多人拥抱。能被御手杵君这样抱着,就够了……”

“对不起,对不起啊——”

御手杵心乱如麻地道歉,手掌按在信浓纤细的脊背上。

(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因为那天的失约吗?)

“我不要做偶像了,御手杵君……明天就退部。昨天刚跟大家定好尺寸的演出服,现在退掉也完全来得及吧?”

(这个,绝对会被大家讨厌的吧!)

“在家里学习的时候,被老师说过‘对日本史很有天赋’呢。还是听一期哥的建议,去报个历史方面的社团吧?”

(历史社团里面,不会全部都是书呆子吗?信浓和那些人合得来吗?)

虽然想了很多很多,御手杵什么都没说。


信浓的声音带着鼻音,有点甜腻地闷闷的。

“好温暖呢,御手杵君的怀抱。”

“是,是吗……”

信浓在御手杵衬衫肩头擦着眼泪和鼻涕。

“可以再这样……抱信浓一会儿吗?”

御手杵点点头。“好啊,多久都行……”

信浓把手伸进御手杵衬衫底下。


FIN.

评论
热度(10)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