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十万嬉皮(FIN.)

纳IV,AU。

写得有点粗糙,cp方面还超级未完成……有缘的话可能补个番外!


贝库塔口称讨厌公演,事实上也有在卖力排练。演出前一周,几次睡在纳修家沙发上。

公演前夜,贝库塔正抱着沙发垫迷迷糊糊,猛然听到说话声,悄咪咪撑起身来。是纳修低声讲电话,一手遮掩话筒从客厅躲进厨房,还反手把厨房门带上。

贝库塔嗅到秘密的气息,蹑手蹑脚跟过去,耳朵慢慢贴门。

可惜纳修说话声音小,怎么也听不清楚。

他转头,猛然间梅拉古穿白睡裙,两眼发黑地盯着他看:

“贝库塔,在厨房鬼鬼祟祟,想干什么?放煤气吗?”

“不,不是。”

贝库塔脑子转得飞快。

“我饿了啊,梅拉古酱!醒来突然很饿,想找点吃的...

四次IV想和凌牙同居,一次凌牙说……

凌IV。不严格的4+1!

写不够的日常……日常是深渊!


1

“IV,”璃绪道,“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的牙刷居然也放到这边浴室来了?早上没仔细看,差点错拿你的牙刷,好险放进嘴里之前意识到了。恶!”

早餐桌上,凌牙迷迷糊糊穿着睡衣,抓着一片吐司放进嘴里。

IV给璃绪倒红茶,笑道:

“好险你就跟凌牙间接接吻啦。”

璃绪不留情地戳穿:

 “说什么呢IV?只是觉得你的牙刷恶心罢了。”

 “我最近天天在凌牙这里睡,天天拆一次性牙刷,也太不环保。”IV控诉,“因此把牙刷跟口杯干脆带了一套过来……这也不行?”

“你干嘛天天在我们这边睡,自己不是有家吗...

十万嬉皮(7)

纳IV,AU。

预定下一更完结。


托马斯勉强睁开眼。

视野先模糊再逐渐清晰,看清窗边有个人影,消瘦轮廓透光,深色长发垂肩。纳修闭着眼,脑袋一点一点,坐在床边椅上,不安稳地入睡。

托马斯疑心在发梦。纳修怎么会在这?

他想伸手去碰那张脸,手臂却有千斤沉,抬都抬不起来。

恰好护士进来查房。“这位家属,探视时间已经超过——”此刻她发现病人已睁开眼睛,马上转头去叫医生;纳修皱皱眉头也醒过来,眼白布满血丝,跟托马斯视线对上。

“……”

“IV,你是笨蛋吗?”

托马斯正要张口叫他名字,纳修已站起来,阴沉着脸发问。

“高速路上停车,脑子被鬼吃了吗?后面货车没刹住,你这家伙差点车毁人...

花街流星(FIN.)

凌IV,AU。

花魁,与被花魁讨厌的客人……


“我叫凌牙。”

花魁叹了口气,双手呈上名刺。

“我说你这个外国人,来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三番五次过来,到底看上我什么?”

“凌牙,你这是进行service的态度吗?”托马斯悲悯地摇头,“看来今夜我有的教了。——顺便,你妹妹不错。”

“璃绪是非卖品,”凌牙干巴巴地说。

托马斯笑道:

“那凌牙的价目表,方不方便给我一份啊?”

“客人真是不懂行啊。”花魁道,“写成价目表,还有什么浪漫可言?”

“……………………你们这里是黑店吗?”


花魁豪华的和服需要人帮助才能除下。

托马斯只得又在茶室枯等,细细欣赏...

花街流星

凌IV,AU。

凌牙花魁。注意避雷!


托马斯·阿克雷德坐在茶室中,双手放在膝头,长腿委屈地叠在榻榻米上。茶室内陈设优雅,葡蟠纸糊起格子窗,窗外涌动着喧闹由远至近。

托马斯心中感到遗憾。

花魁道中的盛景,花魁客人倒无缘追随欣赏。


他的船在心园港口逗留,旅客纷纷下岸寻欢。

这是托马斯第一次来日本,惊讶于模型似的房屋、纤细热闹的街巷与和气的、黄皮肤、友善地注视着异乡来客的居民们。当晚他在宿驿中探听,什么地方值得外国人观览。老板与住客异口同声推荐他去花街开眼界:

“外国人旅客我见得多了,”老板道,“都想如畅销书中谈到的那般,到游...

柑橘

凌IV短打,小甜饼。


阿克雷德家到Heartland市政厅赴晚宴。

IV本人是决斗冠军,父兄都是知名科学家,弟弟是优秀毕业生代表,站在辉煌穹顶下,心情得意又灿烂。

酒阑人散后,他直勾勾去神代家。

璃绪给他开门。IV见客厅黑灯瞎火,寂静无声。凌牙蜷在黑色豆袋沙发里戴耳机听歌,瞟他一眼。

“来干嘛?”

“借个地方睡觉。”IV笑嘻嘻道,“顺便来鼓舞下凌牙的精神。”

“半夜11点你还要鼓舞我,叫我怎么睡啊。”

“欸——半夜11点对凌牙来说算什么啊!”IV震惊。“你的夜晚不应该刚刚开始吗?”


他也要挤进凌牙的豆袋沙发。

豆袋沙发根本容不下两人,凌牙...

Memorial

凌IV。

凌牙决定不再过生日,但IV不这样想。


凌牙决意,不再庆祝“神代凌牙”的生日。

总觉得并非自己的纪念日,不配蛋糕和蜡烛。


璃绪听任他。但IV不依不饶——

“凌牙,这么重要的日子,不庆祝对不起你挂坠盒里的父母啊!”

“那挂坠我早扔了。”

凌牙皱眉,明显不爱聊这件事。

“而且IV,你突然这么热心干什么?”

IV十分委屈……

“什么叫突然热心?凌牙的事情,我明明一直都热心的啊!”


因此当天,凌牙只得跟IV出去。

拎上书包往外走,德鲁贝在后面叫:

“纳修!晚上去不去唱歌?”

“这次去不了了,早跟IV约了打牌。”

“...

空调坏了

凌IV短打,暑天小甜饼。


1

空调坏掉了。家里热得难受,璃绪已经出门逛商场吹冷气。

凌牙也正要走,被IV一把拖住,“不能走!”

“干嘛干嘛,”凌牙皱眉头转身,“我去骑车兜风。”

“别去兜风了,凌牙!跟我一起等修理工来。”

“你一个人等修理工来不就行了吗?”

“我怎么行?”IV反驳,“万一,万一修理工认得我的脸,发现我在跟凌牙你同居,那不是要闹出大新闻吗?心城各大报明天头条就都是我了!”

“你咖位还不够吧,IV。”凌牙损他。“到底想要我干什么?”

“等修理工来,凌牙接待一下。——毕竟是你家嘛。”

“靠,遇到这种麻烦事的时候想起住在我家了?”凌牙说,“平常看...

十万嬉皮(6)

纳IV,AU。

这段费了点劲儿,不过就这样啦!


米扎艾尔开心地戳起便当盒里一块看起来像肉的东西,咬了一口,原来是炸过的茄子。

米扎艾尔:“靠!!!!!”

德鲁贝悲悯地看他。

“你在期待什么?这个就是最便宜的茄子盖饭。”

贝库塔说:“跟着纳修混就只能到这个地步了,米扎酱。我看我们单飞算了!”

米扎:“我跟你?”

“哪,我都想好了!”贝库塔兴致很高,“我家豪宅顶层专门有琴房,恒温恒湿,对琴特别好。练累了,还有巨乳女仆送来的清凉饮料。”

米扎艾尔露出思考的表情。

“我也想在空调房喝清凉饮料,不愿在热得跟我老家一样的学校教室里练琴……”

“是吧?”贝库塔怂恿,“再也不用看...

这算是邀请吗

凌IV,肉放图片。

IV请凌牙留宿,但凌牙会错意……


今天為凌IV小肉饼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不要這樣看著我②這算是邀請嗎③越描越黑


尽管阿克雷德家在心城没有产业,还住在宾馆,但凌牙肯留宿,IV已十分开心。

那种喜悦的心情,就好像是每天都去喂的小野猫终于肯趴在自己膝头睡觉,那种“终于养熟了!”的,了不起的成就感。

虽说IV并不是善良到会每天去喂野猫的人……


“第一次有朋友来家里过夜呢!”

IV情绪高涨,拉着III去买汽水。

“对方还是凌牙!不知怎的有点紧张。——III,你到游马家留宿的时候,一般都干些什么?”

“啊?”III笑道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