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四次IV想和凌牙同居,一次凌牙说……

凌IV。不严格的4+1!

写不够的日常……日常是深渊!

 


1

“IV,”璃绪道,“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的牙刷居然也放到这边浴室来了?早上没仔细看,差点错拿你的牙刷,好险放进嘴里之前意识到了。恶!”

早餐桌上,凌牙迷迷糊糊穿着睡衣,抓着一片吐司放进嘴里。

IV给璃绪倒红茶,笑道:

“好险你就跟凌牙间接接吻啦。”

璃绪不留情地戳穿:

 “说什么呢IV?只是觉得你的牙刷恶心罢了。”

 “我最近天天在凌牙这里睡,天天拆一次性牙刷,也太不环保。”IV控诉,“因此把牙刷跟口杯干脆带了一套过来……这也不行?”

“你干嘛天天在我们这边睡,自己不是有家吗?”

“我家太远了。”

决斗冠军无辜地说。

“市中心的宾馆离哪里远啊?”

“离凌牙远啊!”IV说,“在这里睡的话,每天早上醒来,第一眼看到凌牙的脸……”

 

2

凌牙也觉得,IV如蚂蚁搬家,把东西渐渐往他房间里塞。

早上迷迷糊糊拉开五斗橱找背心穿,手上摸到个凉凉滑滑圆圆的东西。

拿起一看,是一个眼球。

凌牙把眼球用力掷向房间另一端……

“凌牙!!!!!”IV跳起一个飞扑救回眼球,转身面向凌牙悲愤道:“你把这个弄坏了!”

凌牙气得不行。

“什么鬼东西?靠,一大早上毫无防备看到这个,晨〇都给吓回去了。”

“这个超可爱的啊,怎么会吓到呢……”

IV面不改色,在橱柜里掏掏摸摸。

原来是个死灵娃娃玩偶,眼珠因为没有粘好而脱落,下巴也不见了。

“这个,”IV双手持玩偶,推到凌牙眼前。

“——是我的饭制周边啊!!”

“……哦,”凌牙说,“太丑了。——好还原啊。——等等,这玩意儿为什么在我家?”

 

3

玉座打量IV。

“这不是我的笨蛋儿子托马斯吗?有阵子没看到你人影了。又晒黑了?”

“混蛋玉座,我不是昨天还回来拿东西了吗?”

IV气咻咻地从房间出来,手里拿着两件衬衫。

“今晚在凌牙那里睡。”

“哦呀,看这翅膀硬的。”玉座道,“什么时候把凌牙带回家来睡啊?”

“我自己都不想在家睡!爸,你半夜看动画就算了,敢不敢戴个耳机?”

“逆子!你爸爸这么多年不抽烟不喝酒,就只有看动画这一个爱好。”玉座话锋一转,——“最近米歇尔也去寄宿了,每天在家里就对着克里斯一个人的脸。虽然克里斯很好看,很像我年轻的时候,但偶尔也觉得有点寂寞呢。”

IV错愕地看着玉座。

“闲得无聊的话,养条狗如何?”

“有你还要什么狗啊?”

 

4

凌牙洗完澡出来,发现自己所有衣服都在洗衣机里。

他翻翻五斗橱,摸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好像是IV那个玩偶的下巴。

凌牙把玩偶下巴直接扔进垃圾桶。

 

IV跟璃绪正在客厅看电视上搞笑节目,凌牙出来倒水。IV眼睛跟着他转——

“凌牙。……穿的是,我的衬衫吗?”

“你有意见吗?”

“哪里有意见,凌牙穿着很好看啊。”

IV清爽地笑道。凌牙喝了水,回卧室。

“我先睡觉了,璃绪。晚安。”

“欸,那我也睡——璃绪,晚安!”

IV箭头一般跟上凌牙,钻进卧室,反手把门带上。

 

5

“好像从没见过凌牙穿白。”

“我参全国大赛时就穿白,”凌牙干巴巴地说。“托你的福,后来跟不良少年鬼混的时候,发现白衣服很容易弄脏。同时托你的福,璃绪重伤昏迷在医院,每天洗衣服根本做不到,然后就决定不穿了。”

“………………………………”IV说,“但是,白色很适合你!”

 

凌牙把被子拉到下巴要睡,IV睡在他旁边。

“凌牙——”

“说。”

“我想搬过来住,”IV说。“但是凌牙你还没成年,会不会不太好?”

“切,”凌牙说。“你什么时候在意过这个,更加不好的事不都做过了。”

“如果我跟凌牙正式同居的话,时候长了,这边肯定会被狗仔盯上。可能给你、给璃绪的生活添麻烦……”

凌牙皱起眉头。

“我听懂了。——决斗大明星若被拍到跟未成年人同居,怎么说,会影响你人气吗?”

“啊,对啊。”IV沉默良久,有点火气地说,“就是这样。谢谢你为我考虑,凌牙!”

凌牙叹了口气。

“这种事情,你自己决定不就好了?”

“怎么能我自己决定……凌牙的意见不是更重要吗?”

“我的意见吗?我觉得你什么时候搬过来都无所谓。”

凌牙说。

 

IV:

“——”

 

“……”凌牙改口,“我是说,你搬不搬过来都无所谓……切!你这家伙现在,跟已经搬过来住又有什么区别啊?”

“好,没有区别。凌牙,谢谢你!”

IV把脸埋在枕头里笑,笑声闷闷,叫凌牙听来烦躁又害羞,黑暗中脸上发烫。

 

FIN.


评论(6)
热度(44)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