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十万嬉皮(7)

纳IV,AU。

预定下一更完结。



托马斯勉强睁开眼。

视野先模糊再逐渐清晰,看清窗边有个人影,消瘦轮廓透光,深色长发垂肩。纳修闭着眼,脑袋一点一点,坐在床边椅上,不安稳地入睡。

托马斯疑心在发梦。纳修怎么会在这?

他想伸手去碰那张脸,手臂却有千斤沉,抬都抬不起来。

恰好护士进来查房。“这位家属,探视时间已经超过——”此刻她发现病人已睁开眼睛,马上转头去叫医生;纳修皱皱眉头也醒过来,眼白布满血丝,跟托马斯视线对上。

“……”

“IV,你是笨蛋吗?”

托马斯正要张口叫他名字,纳修已站起来,阴沉着脸发问。

“高速路上停车,脑子被鬼吃了吗?后面货车没刹住,你这家伙差点车毁人亡。你事故全责。”

“哦,”托马斯沙哑地笑道,“命这么好,不像我啊。”

医生进病房,纳修抱起肩膀,黑着脸站在远处。

托马斯被里里外外检查一番。他心思沸腾,双眼一直盯着纳修看。

纳修被盯得发毛,干脆出门抽烟。

 

一根烟工夫后回到病房,医生护士们已经散去,托马斯背靠个衬垫坐起来。

“纳修,”外国人转过头来。“诊疗费是你垫付的吗?”

“不然呢?”

“你哪来的钱啊。”

“房租,”纳修道。“现在房子被转租出去,梅拉古去她同学家住。我在医院睡三天了。”

托马斯张了张嘴,又闭上。

“我立刻叫米歇尔把钱打到你账户上。麻烦你了。……我让米歇尔立刻过来……”

“——‘麻烦我了’?”

纳修愣住,旋即反倒想笑。他笑起来。托马斯慌张地看着他的脸。

“是啊,纳修。……太温柔了,我的事情,你明明可以——”

“不管你死活吗?”

托马斯吁了口气。

“死不了是肯定的……但还是谢谢你。”

那张脸上茫然的神情,叫纳修莫名其妙地火大。

“光是嘴上说谢谢吗,IV?谢礼呢?”

“那笔奖金是吗?”托马斯点头,“在我能做主的范围内。没问题。”

“光是钱吗?”

“——你这家伙,”托马斯终于提高声音,“到底,还想要什么啊?”

他慢慢转过脸,神情是烦躁、苦闷又绝望。

“我……还能给你什么啊?”


拳击社的阿里特说社团到关西比赛,可以让梅拉古临时任社团经理,好多报一份食宿。

梅拉古跟拳击社去关西,纳修倒不怎么担心她。

梅拉古回来时,纳修已经新租到房。

新居价位合理,并有车库,可容乐队排练。

美中不足的是距学校有点远,为交通方便,纳修买了辆二手摩托。

纳修的摩托引擎声音非常大。乐队在纳修的车库排练,贝库塔一打鼓便听到院子里引擎轰轰,把鼓声完全盖过。气得他七窍生烟,——“纳修!!!!!!”

 

数字唱片的奖金到账后,关于如何分配这笔钱,乐队开了三次小会,白费不少薯片、可乐、空调电钱。最后一次会,梅拉古穿着关西女校制服长裙,手提棒球棍守在门口,扬言这次讨论不出结果的话,谁都别想出门一步。

德鲁贝深思熟虑道:

“其实我最近看了几只基金。这点奖金我们若做公演,租两次设备场地就不剩什么了。为乐队长久发展设想,当然还是要拿来投资为妥当。”

纳修一口否决:

“然后我们继续接商业活动,在房产推介会上唱home sweet home?当然要做公演,唱我们自己的歌。不然到毕业前都没公演过一次,还叫什么校园乐队?”

贝库塔大喊:

“纳修下课!谁想跟你留下一起公演的记忆啊?还有德鲁贝也是,贝斯手就别搞投资了。只想要钱的话,把米扎酱灌醉扔到情人旅馆门口上演仙人跳,不就来钱了吗?”

“贝库塔,”纳修道,“不愧是金融世家的财团公子,想法就是不一样。”

贝库塔尖叫,“靠!谁想被你夸啊!”

米扎艾尔尖叫,“纳修!你夸他?还有贝库塔!我他妈的得罪了你了吗?”

“谁叫米扎酱不跟我一起退团!”

“那么想退,你自己退啊!”

看到奖金用途会议进展到退团危机,纳修力挽狂澜。

“大家不要吵架,我看还是用民主投票来表决吧。到底是公演,还是投资,还是仙人跳……”

米扎艾尔,“——纳修!!!!!!!!!!”

 

投票结果:

公演(2票),投资(1票),仙人跳(1票),弃权(1票,米扎艾尔说:“我看我们把钱分分得了,我还想买机票去见网友呢!!”)


乐队决定公演。贝库塔震惊:

“——为什么梅拉古也有投票权啊?!”

“你有意见?我当然无论何时何地都支持纳修咯。”

梅拉古理直气壮地抱起肩膀。

贝库塔:“……………纳修……”


TBC.

评论(1)
热度(22)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