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Memorial

凌IV。

凌牙决定不再过生日,但IV不这样想。


 

凌牙决意,不再庆祝“神代凌牙”的生日。

总觉得并非自己的纪念日,不配蛋糕和蜡烛。


璃绪听任他。但IV不依不饶——

“凌牙,这么重要的日子,不庆祝对不起你挂坠盒里的父母啊!”

“那挂坠我早扔了。”

凌牙皱眉,明显不爱聊这件事。

“而且IV,你突然这么热心干什么?”

IV十分委屈……

“什么叫突然热心?凌牙的事情,我明明一直都热心的啊!”

 

因此当天,凌牙只得跟IV出去。

拎上书包往外走,德鲁贝在后面叫:

“纳修!晚上去不去唱歌?”

“这次去不了了,早跟IV约了打牌。”

“欸——”阿里特直率地说,“但是纳修,你不去,谁来买单啊?”

“我也注意到了。”纳修说,“为何每次都是我买单?”

“这是团队建设嘛。你是领导嘛。”

“哪门子团队建设?上回贝库塔切了蛹酱的歌,基拉古差点跟他拼命。”

纳修叹气,摸出钱包给梅拉古。

“梅拉古买单吧。”

阿里特:“好耶!!!!”

梅拉古一肘推到阿里特脸上,抬头凝视纳修。

“早点回来!”

“你也早点回来,明天还上课。”纳修嘱咐七皇,“不要喝酒。不要抽烟。不要打架。”

米扎艾尔突然说:“六个人一个大包太浪费了,我们把快斗也叫上吧!!”

“好!再叫上游马!”

“再问问小鸟同学有没有空——”

 

“你迟到了,凌牙!迟到个五分钟我就当你堵车了,但迟到半个小时什么意思?”

“半个小时就是半个小时咯。”

凌牙不耐烦地说。

他走在前,IV在他肩后,跟上两步,半真半假撒娇道:

“还以为凌牙只顾着跟巴利安朋友们共度欢乐时光,干脆放我鸽子了。”

“我会那样吗?”

听到这回答IV笑起来,眼神发亮。

“我知道凌牙不会的!至少在今天……”

凌牙叹气。

“都说今天没什么好庆祝的了吧,IV。在这天来到人世的那位并不是我。”

“不对,凌牙!”IV大叫。“凌牙之所以能够以我认识的神代凌牙的姿态站在这里,不是有赖于这一天吗?”

 

他请凌牙吃饭,凌牙席间一直看手机。

七皇都很遗憾纳修没去唱歌,纷纷给领导发小视频营造在场感。

凌牙边看边笑,IV差点叉子敲杯,让整个餐厅看他——

“凌牙!!!看着我呀!!!!”

“嗯?抱歉。”凌牙扣下手机。“游马刚刚问我什么时候过去。”

决斗冠军气愤地抬起一只手撑下巴。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过去啊?”

见IV气鼓鼓如河豚,凌牙憋笑。

“这副表情干什么?”停了停说,“莫非你想过去吗,IV?”

IV眼睛鲜红,凝视凌牙,半天才喘出一口气。

凌牙听到他低声说:

“怎么可能?……凌牙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吃完饭,IV请凌牙到他住的酒店顶层,看心城夜景。

凌牙觉得一旦迈进IV住的酒店,事情势必就不是看夜景这么单纯,因此有些踌躇,毕竟答应妹妹要早点回去。

“凌牙,”IV超气,“看个夜景都不行吗?搞得好像我要对你做什么一样。别说我根本就没有类似的计划了,就算有计划,现在也要当即取消……”

 

酒店是心城一个制高点,顶层花园有灯有酒有小提琴,比凌牙想象中热闹。

在观景台俯视,灿烂又朦胧,满城电灯流光溢彩。

凌牙不言不语,夜风中抱着肩膀往远看。清澈的瞳孔透进的色泽,比IV所见的心城灯火更漂亮,犹如宝石倒映宝石。

凌牙扭过头来,IV赶快眯眼看风景。


“IV,”凌牙的声音响在耳边,“谢谢你了。”

“……也没什么好谢的吧。”

“替我庆祝生日。——‘凌牙’跟‘璃绪’的生日。”

凌牙声音放轻,“虽然,‘背负着这对兄妹的份一起活下去’之类的觉悟,说实在的从来没力气去想。不过对这些家伙来说、这些现在仍在某处的灵魂……今天,是他们的纪念日吧?”

听到凌牙的感慨,IV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

“你这样想?那也没关系。不过对我来说,今天只不过是一个凌牙绝对没理由再跟巴利安的朋友们一起庆祝的纪念日罢了。至于之前的‘凌牙’,我完全不知道,我所认识的一直是你啊。”

他咬牙,上前一步。

凌牙抬眼看他,被拥入温暖的怀抱里。

那具身体上,颤抖的心跳不断传递过来——


“我认识的凌牙根本毫不可爱,但是超级温柔。就是因为太温柔了,才会一直被莫名其妙的东西折磨。……可这么温柔的凌牙,会因为乱七八糟的事情感到寂寞吗?我啊,倒是经常因为凌牙的事情……”

 

“璃绪,”凌牙十点前回家,“生日快乐。唱得怎么样?”

少女正在沙发上涂指甲油,闻言吃惊地抬眼。

“唱得还好,快斗结的账。——凌牙,不是不过生日了吗?”

凌牙把盒装点心放在桌上,顾左右而言他:

“这是IV那家伙特地买给你的限定点心。”

“限定这种东西好没意义啊,”璃绪说。“最好吃的东西都不是限定的。”

但她仍然端正地坐起来,拆开点心包装纸。

“凌牙,要尝一个吗?”

凌牙皱眉看她:

“你非要半夜吃吗?”

“啊。就是想看看会不会打开盒子就有木偶跳出来、拿着小提琴演奏生日歌之类的。”璃绪笑起来,“这种夸张的事情,总觉得还蛮有IV的风格……”

 

凌牙发现,璃绪拆礼物的时候,笑容好似很开心。

难不成,璃绪其实是很想过生日的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明年继续过这个生日也无妨。


FIN.

评论
热度(29)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