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十万嬉皮(5)

纳IV,AU。

稍稍有点虐,但很快就会好的!



能免费用酒店排练厅的最后一天,纳修起个早,清晨就到酒店。

排练厅门隔音,但没关严实,敞开一道小缝。听到响动从里面传出,纳修先愣在原地,随即提了口气,推门就进。

“IV,”他朝台上喊,“自己这不是挺high的吗?”

托马斯正飙高音,猛然受惊吓,声音断在半空不说,麦克风还掉下来砸到脚趾。

“……纳修……”

“早上好。”

“——早安,”托马斯咬牙道。

他弯腰捡起麦克风,端着肩膀看纳修。

“这么早来,有何贵干?”

“主唱不辛苦,怎么获得投资人青眼?”纳修笑。“我说你啊,昨天我在台上喊你上来你不上,这不是还能唱吗?”

“是啊,”托马斯也顺着他话,“在KTV我可是麦霸,很讨人嫌的。”

“你知道就好。”

“但是,”穿白西装夹克的青年在台上低头,朝纳修寂寞地笑,“我没资格跟你站在同一个舞台上啊。”

纳修正把琴从肩膀放下。闻言,手指收紧攥住背带。

“什么意思?”

“实在抱歉——”

托马斯清清嗓子,麦克风凑在唇边。那声音越过半个排练厅,环绕回响在纳修头顶。

“——对不起,凌牙,对你犯下的那些卑劣的事情。用假唱带换掉你伴奏带、致使你这么多年都背负污名、失去站在聚光灯下的机会……这些,全部是我的错。纳修,要恨就恨我吧。”

纳修没说话,隔着段距离看着台上握着麦克风的托马斯。

良久,他叹气:

“这种事情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突然说这些,叫我恨你什么的……”

托马斯把麦插回架子上,眼光幽幽。

“会恨我吗?”

“早就恨过了。”纳修平静地说,“如果换在过去,IV,千万别撞到我枪口上来啊。”


他朝舞台走来。托马斯在台上,紧张地看着他。

立在台边,纳修顿了顿,伸出一只手。托马斯看着那只手,觉得自己掌心都是黏黏的汗水,耳边仿佛响起风声。他心惊胆战,也抬起手臂,伸过去握纳修的手。

指尖相碰的热烈感觉,就和梦境一样。

意识到的时候,他把纳修也拽上台,主唱找个地方放吉他。

头顶灯光还没打开,但托马斯已经口干又脚软了。

 

托马斯住的套间带双早。而时间太早,餐厅还没开。

他看着纳修从口袋里掏出饭团来,坐在舞台边啃。纳修见托马斯眼巴巴,只得拿出一个分给他。托马斯咬上一口,梅子海苔饭团物料寒酸,却叫他觉得比吃过的任何米都甜。

“露出这么感动的蠢样,”纳修扭头看他,“叫梅拉古看到就好了。”

“纳修,你妹妹捏的饭团?”

“是啊。”

托马斯咬一大口,闭嘴咀嚼,看着纳修弯起唇角笑:

“真好吃……”

“好傻!别看着我。”纳修立刻抬手遮眼。“IV,我印象中,你不该是‘不吃这种庶民食物’的混蛋人设吗?”

托马斯心情极好地问:

“我该掏出一把钞票撒在半空,让你去捡吗?”

“啊,我会去捡的。你试试看也行。”

“真的?”

托马斯笑着伸手入怀。

纳修瞪他,琢磨着如果他真的敢掏钞票的话就揍他。结果托马斯只是摸出手机,夹在手指间不动,鲜红眼睛又盯着纳修的脸。

“纳修,”他说,“我……我一直想为你做点什么。”

“再别提这件事。”纳修道,“现下,数字公司的支持对我们而言雪中送炭。IV,我们两不相欠了。”

纳修双眼湛蓝又澄澈,和夜空中的寒星仿佛,叫托马斯如鲠在喉。

“……可是你,”托马斯艰难地说,“比他们,值得更大的舞台。”

听到这话纳修立刻抬头看他,托马斯闭起眼,听到自己说:

“——数字唱片根本没想过要签你的乐队,纳修。他们……我们只想要你。玉座格外中意你,你来,立刻顶级包装,立刻发片,我们别的歌手全部往后排。这样的话,你就可以……”

“……我就可以什么。”纳修咬牙,“IV,你以为我会接受吗?”

托马斯半天说:

“希望你接受。”

纳修默然移开眼神,神情变得冰冷。

即使坐在托马斯身边咫尺,也仿佛远远隔着个棒球场。托马斯心头一团乱,但不能表现出来。他绝望地看着纳修漂亮的侧脸纹丝不动,几十秒后才开口说话。

“IV,”纳修说,“我还以为你变了,其实没有。你永远不能理解什么对我来说重要。”

他站起来,伸手去够琴,托马斯机械地也随着站起来。

“你浪费我的时间。”纳修说,没转过身来,“你浪费我们全员的时间,IV。你该感到羞愧的。”

 

TBC.

评论(1)
热度(18)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