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十万嬉皮

纳IV,AU。

贫穷的主唱纳修,与金主(?)IV……


 

校园乐队巴利安有两把吉他:主唱纳修,跟米扎艾尔。德鲁贝是贝斯手,性情不如普通贝斯手张牙舞爪,但也会做其他贝斯手都会做的事情:弹贝斯,以及帮大家订外卖与KTV包厢等。

这天巴利安排练到中午,鼓手贝库塔把鼓棒用力掷向主唱:

“还练你妈啊,天这么热!快要饿死了!!纳修!!!”

纳修稳稳接住鼓棒。他叹了口气,把吉他放下。

天确实热。排练室没空调,琴底下汗水浸透衬衫。

“那休息下,下午继续。德鲁贝,订盒饭。”

“纳修,关于这个,我刚刚想跟你说——”

米扎艾尔高声道,打断德鲁贝话头:

“有那么热吗,贝库塔?在我老家,一年300天都是这样的天气!”

“哦,”贝库塔说,“这不都是纳修的错吗?因为做人太烂,学生会不拨经费,排练室空调都没有,搞得一暑假这边都热得跟米扎酱的老家一样!靠,好想回到家里空调房,躺在水床上,跟巨乳女仆打牌啊……”

“贝库塔,”纳修凝视着他的眼睛,“身为财团公子的你却放弃了继承家业,坚持参加我们的音乐社团,这种精神太令人感动了,也激励着我继续守护我们的音乐梦想。德鲁贝,外卖单子拿一下,你看今天中午吃哪家。”

贝库塔一脚把鼓踢翻……

“关于这个纳修,”德鲁贝一推眼镜无奈地说,“刚想跟你说,我们已经没钱了。”

米扎艾尔吃惊地看过来。

“订外卖的钱都没有?可恶!我好饿啊!现在觉得能吃下一头龙!”

纳修眉头紧锁。

“我知道,最近我们经费状况不如人意。但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

“等下,”米扎怒道,“上礼拜我们不是还去房产推介会上商演吗?还没结款吗?”

“唉,”德鲁贝迟疑着说。“上回请我们去的那家公司,开发商已经被贝库塔家的千尊财团挤垮了。老板跳楼自杀,我们的款没有结成。”

米扎:“哦………………”

“没关系,”纳修道,开始掏口袋。“先拿我的钱给大家订饭吧。”

“纳修!”德鲁贝动情地说,“你不能再拿你跟梅拉古辛苦打工积攒下来的钱补贴乐队了!我看这顿大家都别吃算了,克服一下。想吃什么,排练完回家,叫妈妈做给你吃。”

贝库塔说:

“我妈妈已经去世了……”

 

纳修叫梅拉古送钱来,给大家订了里面只有梅子的便宜便当。

下午的排练,众人心事重重。排练结束后,纳修提议开会。

与会人员除了乐队四人、纳修的妹妹梅拉古,还有拳击社的阿里特(因为发型关系,偶尔被认为是纳修的弟弟),及流行文化研究社的基拉古(偶尔被认为是流行文化研究社的监督老师)。

“最近乐队经费周转出了点问题,”纳修说。“我们准备多接些演出,唱什么都行。基拉古,能帮忙联系一下吗?”

基拉古认识圈内人,常帮乐队介绍演出。听到纳修的话他踌躇片刻:

“你知道最近是淡季,演出不多。”

“在声色场所也行,”纳修说。

“不行!”梅拉古怒道,“纳修,不许去声色场所。”

“真的没有了,”基拉古说,“不过最近,那个数字唱片公司设了个鼓励原创乐团的奖金。你们可以寄带子去试试看。”

“可以,”纳修道。“德鲁贝,咱们还有带子吗?”

“有是有。”德鲁贝叹气,“但数字唱片公司,最近几年比较青睐实验风格的乐队一点,技术上都很花哨。我们唱校园民谣,寄了可能等于白寄——而且带子就剩一盘了,我还想留作我跟纳修青春的记忆呢!”

纳修:“德鲁贝……”

贝库塔:“德鲁贝,你好省省吧。咱们那个破带子录的质量,都完全听不到你的贝斯线。”

 

拳击社的阿里特对乐队事情完全外行,来参会主要因为经常被误认为跟纳修一家。

他问:“数字唱片公司是干嘛的?”

梅拉古解释:“是欧洲很有名的爵士乐手拜伦·阿克雷德自家作坊。阿克雷德年轻时跟日本做实验音乐的Dr.菲卡成立组合,后来分道扬镳,从台前转入幕后。几年前推过一个叫IV的童星很红,那时还唱流行甜歌,后来没消息了。最近致力于技术融合,录音室据说是心城科技最高,恐怕技术外包比较多,自己歌手有名的作品还没听说什么。大概因为这个,想设奖项,网罗青年歌手吧。”

阿里特:“Zzzzzzzzzzzzz”

 

德鲁贝还是在当天下午把熔铸着自己与纳修青春记忆的带子寄出了。

数日后,乐队已完全揭不开锅。纳修给联系了一个婚礼演出,没酬金,但彩排完毕后,可以免费用酒店设备排练。

贝库塔说:

“他妈的!本大爷堂堂千尊财团公子,竟沦落到如此田地……”

纳修道:“贝库塔,有空调已经很好了。不需要再在热得好像米扎艾尔的老家一样的活动室里排练,我很满足了。你不满足吗?”

贝库塔:

“靠废话,比起现在看着你这家伙慈爱的脸,我本可以躺水床上跟巨乳女仆打牌啊!”

米扎艾尔发火,——“你们这些人,到底懂我老家什么啊!”

三人打闹时,德鲁贝握着手机一跃而起。

“纳修,我们带子被数字公司挑中了!”他转头对纳修说,“说要派人来考察我们乐队一段时间,没问题的话,就颁发奖金。现在来的人已经在楼下了,我去接他一下……”

纳修也一跃而起,贝库塔被麦克风线绊倒在地。

“不用了,德鲁贝,”纳修道,“我去跑一趟吧!”

 

能够得到经费,延续乐团,守护大家的音乐梦想,纳修心中十分快慰。

但这点激动之情,在看到来人的脸的时候,仿佛当头浇下一瓢冰水。


车停在楼底,那人从驾驶座下来,车钥匙交给酒店门童。

阳光刺眼,这人朝纳修露出明朗笑容,还伸手过去。

“纳修,还记得我?你头号粉丝的脸——”

 

TBC.

评论(4)
热度(28)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