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Here Comes the Sun

凌IV。肉放图片。

IV到凌牙的学校,来拍校园体验类综艺节目。

 



凌牙绕过教学楼,跟手里拿着唇膏、边飞奔边补妆低年级女生撞了满怀。

“呀!……”

粉红的唇膏蹭到凌牙衬衫上。凌牙低头看衬衫,后辈女生脸色惨白。

“实在抱歉,神代前辈——”

“没长眼睛吗?下次注意。”

“啊、是!”

凌牙认命,用力擦擦衬衫,手插口袋继续往前走。

与他行进方向相反,许多女生满脸兴奋、叽叽喳喳一溜小跑:

“听说了吗?IV大人现在在校门……”

“欸,是来拍那个‘STAR一日校园体验’的综艺的吗?”

“那我们都有机会入镜吗?惨了,学校之前为什么没提!”

“……”

聒噪声远去,凌牙皱紧眉头,停下脚步。

IV要来他们学校,之前也没跟他提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凌牙根本不清楚。虽然很想去看一下,但如果被IV发现他混在人堆里偷瞥,显得好像很在意一样……

凌牙十分难做决定。他叹了口气,还是不去凑热闹,跑天台睡觉去了。

 

因为天台阳光太好,不留神睡过头,凌牙被班主任老师罚留堂。

游马也被罚留堂,不过是因为小考没及格。

“这天气就是太适合睡觉了嘛……”

凌牙在倒数第二排窗边打着呵欠看窗外,游马用笔捅他胳膊。

“试卷答到一半就实在顶不住,醒来的时候都交卷了。对了,鲨鱼!这道题怎么算?”

凌牙逗他,“只是因为睡着才没答完的话,这种程度的题你不会算吗?”

“……”游马用力挠头。“我、那个……我是考考你!”

凌牙一手撑脸看他笑,抬头见老师没看到这边,伸手扯过试卷,咬开笔盖刷刷写了几步。

“不是这样吗?”

游马不吝赞美,“哇!鲨鱼,你学习好厉害啊!可能我以后只能在决斗跟吃饭速度上胜过你了……”

凌牙正待反驳,听到敲门声。稀稀落落几个留堂同学都抬头,门外探进个脑袋来。凌牙叹了口气,坐直身体,看IV穿衬衫校服,戴风纪委员袖章,满脸温暖假笑,后面跟着好几座摄像机。

“凌牙!!!!!————”

 

IV朝凌牙疯狂招手,凌牙的头已经开始痛。

IV又面对镜头,指着凌牙开心地介绍道,“这位就是我的头号粉丝——”

凌牙(睁眼说瞎话):“那话我可没说过。”

“真的?”IV笑容不改,“那就当我是梦到的吧!”

他身后的导演对副导演说:

“到时候这段剪进去一段,介绍下凌牙的资料,以前优胜候补时候的事情。资料片你让他们回去找给你。”

凌牙抱肩膀戒备道,“……这种事情,不是该事前跟我打个招呼的吗?”

“凌牙,”IV笑嘻嘻地搭他肩膀,凌牙旋身把那只手甩掉。“这次时间表太紧了,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要来凌牙的学校。就配合一段嘛,好不好?”

凌牙没好气地说:

“把我的脸马赛克掉。”

导演硬塞给他一份剧本:

“别这样凌牙,大家都很期待看到你跟IV再次对决的姿态的!”

“不管多少次都是我赢,这样播出来不会影响前决斗冠军的人气吗?”

“你看,”IV向导演摊手,“我说凌牙不会故意输给我吧?”

游马冲过来,睁着亮闪闪的大眼睛。

“怎么回事?要决斗了吗,鲨鱼和IV?还是在讨论什么黑暗的事情呢?”

 

“璃绪干什么去了,”IV问。“刚刚还找了她一下,好像没在学校。”

“璃绪不在心城,她担纲经理的决斗社团去关西比赛。”

“哦……”

凌牙质问:“未经我允许,你找璃绪干什么啊?”

“这什么话,”IV做出委屈的样子。“我当然关心璃绪,凌牙你也会有关心不到的地方嘛。”

没坐助理的车回去,IV陪凌牙回家。凌牙忍了忍,没忍住,又问:

“突然来拍什么一日校园体验的综艺节目……”

“欸,不是很有趣吗?体验校园生活。我没念过书啊。”

IV平静地说。凌牙哼了声:

“你的维基百科上说你在日本的学校念过中学啊。”

“那个瞎写的,我一直家庭教育。”IV冷冷地说,“也没有写我小时候在福利设施里的事情啊,偶像的形象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话说回来,凌牙,你竟然看我维基百科了吗?”

“啊,是啊。”凌牙说,“只是为了把你的资料照片全都换成布丁狗而已。”

IV清爽地笑起来。

“所以说,现在我的资料照片是布丁狗吗?没有人觉得不对吗?——怎么回事,我的百科真的没人看啊!”

 

站在厨房,凌牙听IV打电话回家,“今晚在凌牙家过夜。”

IV挂断电话后走进厨房来。凌牙转身抗议:

“我怎么不记得我同意了这种事……”

“凌牙,你忘记没有关系,我来帮你记得就好。”

IV动情地说。凌牙忍不住笑,被IV从身后抱腰。

“凌牙……今天吃什么啊?”

“鳗鱼。凉菜是海藻。”凌牙不舒服地拧了下身体,“……很痒,别碰……”

IV埋头在凌牙后颈低声笑:

“凌牙很怕痒啊……”

凌牙反手抓住IV手腕,将决斗冠军推到冰箱上,眼角泛红地迫近,——“你不想吃饭了吗?”

“更想吃凌牙,”IV眼光发亮,喘息着看着凌牙笑。

凌牙一口咬上那张嘴唇。

“那现在就让你吃个够……”

 

04小车

 

晚餐剩下的鳗鱼,留待第二天早上接着吃。

次日清晨,看到IV恹恹地伸出筷头,蘸了一点鳗鱼酱汁夹米饭,凌牙在桌对面瞪他:

“那么难吃吗?”

“完全没有……”IV放下碗诚恳地说,“其实我不吃早饭。更别提米饭。”

“那我面子真大,”凌牙干巴巴地说。“今天还去拍那个蠢得要死的综艺节目吗?”

“才不是蠢得要死,凌牙懂什么?拍到不少好料,剪出来肯定精彩。播出的时候,别忘了录下来跟璃绪一起看啊。”

“你总是想得这么美,活着很辛苦吧?”

凌牙一口咬下鱼尾,看IV双手交叉头后,懒洋洋拖长声音:

“还好。大部分时候,还能如愿……”

 

IV本身拍完上午就可以休息,不过进度没想象快。

直到放学,凌牙才看到IV换下校服,还没走出教学楼,又被几个fan围住,收下不少情书和零食。

凌牙接到IV电话,“凌牙,这里有零食,过来我分你一点。”

“不要。吃fan投喂你的东西,根本让人心里不爽。”凌牙说,“你回家跟家人一起分吧?”

话筒里IV笑起来。

“那倒可以,不过有些廉价巧克力可以送给凌牙啊!因为太便宜了,被爸爸看到,会说不够高贵。”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你根本没想分给我什么吧?”

“欸,不是不是!快到校门对面保姆车来找我。”

 

凌牙可能是太闲,居然去了。

路对面停着辆黑色保姆车。V在驾驶座上,III在副驾驶,IV在车里躺着,fan给的零食和礼物堆在肚子上。

“你干什么。”凌牙看着他笑,“这么累吗?”

“累死了……”

凌牙跳进车,留车门开,扭头环视,车里内饰豪华。

“你们有这个车吗?”

“全都是租的,”前排传来V的声音,“我们还买不起。”

“是‘我’还买不起,”IV从放平的座椅上起来,堆在身上的零食掉下一地。他捡起一根巧克力棒低头看,唉声叹气,“……fan居然会送我最便宜的巧克力……我的fan都这么穷,我一辈子都买不起这种车了……”

“吃吧,”凌牙说,“非常适合你。”

“不带回去跟璃绪分享吗?”

“璃绪困在荒岛上20天也不会吃这种廉价巧克力的。”

IV大大受伤,“欸……”

 “鲨鱼!”III从副驾驶上扭头,递给凌牙一个养乐多。“我们等下去接爸爸下班,晚上去烤肉。要一起去吗?”

凌牙顿感毛骨悚然,“我去干什么?”

III笑道,“爸爸超喜欢你啊!”

“……”凌牙说,“可我不喜欢他啊!!!!!”

 

FIN.


评论(3)
热度(30)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