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凌IV。

仍然future fic,稍微一点米扎艾尔+快斗。


 

回到家看各处没人,IV听到浴室里哗哗水声。他走过去,拍门:

“凌牙?”

里面答应一声。IV开心地笑,迅速脱下衣服,拧开门往里面走。

“一起洗澡吧!”

“别进来!”

凌牙泡在暖水里,肌肤被熏蒸得略带粉色,摆出戒备姿态朝IV大喊。

凌牙反对的原因非常明显,浴缸确实不够大。IV硬挤进来,不少水都泼在地上。凌牙愠怒地捞了把头发,一条腿没处放,干脆伸出去,架到IV肩头。IV在对面,一脸欣喜,蜷缩进温暖的水里,抬手把凌牙放在他肩膀的脚踝拨开。凌牙又放上去,IV这下懒得动,发出一声绵长叹息。

“要累散了……”

“刚刚还精神成那样。”

“只是跟凌牙一起泡澡,突然高兴了一下。累还是很累的!”

“切,——这哪里是泡澡,水全都漫出去了。”

凌牙往身上撩水。

IV闹了一阵,水雾逐渐散得差不多,IV摘下莲蓬头往身上冲水,温暖水汽又一团团涌起来。

凌牙问,“你是下周要飞哪里吗?”

“某海岛。”

“哦?那好。听说很漂亮。”

“那要不要一起去,凌牙?”IV朝凌牙笑,“日程正好空出一天,可以陪你走走。总在心城,不是要发霉了吗。”

“我在心城可很忙的。”凌牙嘀咕,用鲨鱼形状海绵擦肩膀。“米扎艾尔这几天心情不好,我要放他假他又不肯。贝库塔还在惹他,怕我不在,回来看到房子都给拆掉了。”

“凌牙,对他们有点信心啊!有璃绪跟德鲁贝在,谁都不会把房子拆了的。”

IV循循善诱,想叫凌牙和他同去。结果凌牙很吃惊:

“我们不带璃绪吗?”

IV:“……我跟你去海岛,带璃绪干什么?主办方只报销两人机票食宿,我助理都不带。”

“哦。”凌牙说。

“那就很麻烦了。我还是跟璃绪看家吧。对了,怕浪费机票,你可以带米扎去海岛散两天心。估计他回来就不那么暴躁,也不想拆房子了。”

“凌牙,…………………………我不要。”

IV默默无言,捂着耳朵,脑袋沉进水里。凌牙十分奇怪地看他。

 

巴利安七皇初来人间时,除了打牌什么都不擅长。纳修希望大家平静地升学,但除了德鲁贝看起来还挺想升学的之外,其余人好像都觉得学习令人沮丧,被贝库塔撺掇,到处大搞破坏,行事高调,卡组引来不少觊觎。纳修率领七皇,荡平这些寻衅来的组织后,发现心城的地下决斗界百废待兴。如今心城地下决斗界已被七皇把持,而德鲁贝最终也没能升学,专心辅佐纳修。

纳修是个好领导,IV承认。大多数时候凛然可靠,亲力亲为,但同时也非常操心。凌牙操心他的同伴们,作为恋人的IV也时常感受到负担。一开始还想跟凌牙生气,后来发现生气也没用。

 

IV买了披萨外卖去找凌牙。

巴利安七皇目前据点在一间游戏厅,地上两层地下两层,白天很冷清。

IV意图明显,12寸披萨只带一张,结果被凌牙打开盒子就分了一圈,他跟凌牙都没吃到。阿里特还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抱怨披萨买得少。

IV坐在桌边,笑眯眯腹诽;猛然听到头顶传来咀嚼披萨的声音,IV震惊地转头。

“凌牙的妹妹!……别接着我的头吃啊!”

“会怎样啊,”璃绪满口咬着面饼。“芝士会粘在头发上吗?”

“——芝士会粘在头发上啊!”

“也没关系,没人会在意你的。”

璃绪吃完披萨。德鲁贝一推眼镜动情地说:

“纳修都没吃到披萨,我在这里吃,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装什么逼啊?你吃得最快……”

“没事,我不饿。”凌牙说,“贝库塔,language。”


贝库塔去写计分板的时候,IV饿着肚子跟凌牙上楼。

“凌牙,考虑去海岛的事情了吗?”

凌牙在楼梯上回头。逆光,IV眼睛眯起来,见凌牙转身说,“我不是不去了吗?”

“机会很难得啊。”

“我去会给你添麻烦吧?”

“不去就算了。”IV迅速说,“也没必要这么说。”

凌牙皱起眉头。他转回身,继续上楼梯,没听到IV跟上来。


他带着剩下一块披萨去敲米扎艾尔房间的门。敲了半天,米扎艾尔在里面大喊了声,“进!”

凌牙推门进去,把披萨往桌上一扔。

“吃点东西吧。”

米扎问,“剩下的吗?”

“特地留给你的。”

米扎抓过就吃。

“都凉了。”

“爱吃不吃……”

凌牙抱着肩膀,看驭龙使把芝士吃掉,生气地咬饼边。“米扎艾尔,这两天你想干什么啊?”

“啊?你这是什么语气啊。”米扎撇嘴道,“跟快斗吵架了。”

凌牙说,“笑死人了,快斗会跟你吵架吗?不是你单方面的吗?”

米扎毛了。

“我单方面什么啊?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啊?”

“米扎艾尔,你在跟谁说话啊?”

“……对不起,但是,”米扎整张漂亮的脸都皱起来,半天才开口,“……快斗最讨厌了!只是因为他弟的毕业典礼这种事情,居然就翘掉跟我的第107次最强驭龙使之间的决斗!!第107次哎!!好不容易赶上一个整数!!”

“难怪,”凌牙想。

“快斗怎么能这样呢,”凌牙说。“但米扎艾尔,你也没必要回来甩一圈脸色给大家看吧?惹你的又不是我们。”

“但是快斗超级气人!纳修,你如果在就好了……快斗他,居然对我说这种话!‘米扎艾尔,就算是你转世投胎的现场,我也不会因为那个缺席阳斗的毕业典礼的。阳斗还是优秀毕业生代表呢!’——我靠!!!!”


凌牙下楼回来,IV跟德鲁贝正在闲聊。

“好想深造啊。”德鲁贝说,“不知道为什么,很想读书,去拿个文凭之类的。虽然现在很忙,但总觉得不去做就成为遗憾了。”

“你考个函授MBA之类的就好了嘛。”

“欸,我比较喜欢校园的气氛。”

“你去念书了,谁来帮凌牙打理这摊事情啊?”

眼睛看到凌牙过来,IV继续说:

“其实凌牙这个人很笨的,自己做什么都做不好。没有人帮他的话,一定会忙到连吃饭喝水都没工夫,更不要说出去玩了。”

“说完了?”

凌牙叹了口气,看着IV。IV笑眯眯地站起来。

“稍等下。——璃绪!某海岛,听说过吗?”

长发及腰的少女转身。她本身在电视前面,跟基拉古一起看球,闻声扭头看过来(基拉古迅速换台到蛹酱演唱会):

“听过啊,很有钱的那个。怎么了IV,在那里犯命案被通缉了吗?”

“我那么厉害吗?”

“还好,”璃绪微笑着走过来。“换我的话肯定不会被抓的呀。”

“说的就是这件事。”IV两手一摊,凌牙在旁边瞪着眼睛看他。“有商业比赛在那边举行,富豪报销来往机票、超五星酒店、赌场三千美金泥码,我空出一天日程。璃绪,想和我一起去吗?”

璃绪迅速看了凌牙一眼。

“有这种好事吗?比起你,我会更想跟凌牙一起去呀。”

IV说:

“我也想啊……”




凌牙跟IV到海岛度假第二天,璃绪从心城发来消息:

“米扎艾尔把房子炸了。”


FIN.

评论(4)
热度(20)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