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试试蜜运

凌IV,一点微小的甜饼……

“凌牙看到我的时候,没有觉得讨厌吗?”

“大部分时候还没有,目前。”


 

还能再与凌牙见面,IV没想到过。他冲动赴死,回想起来透彻快慰,又有点酸楚。

世界回归秩序后, 他没再去找凌牙。他和凌牙这样,说来也算世界正常秩序。

只是偶尔想到,在heartland他还有这个唯一的朋友。

 

某次IV赶早班飞机去外地工作,透过出租车玻璃看到两名化身人类的巴利安战士从神代家出来。大概是叫阿里特跟基拉古,在凌晨的街道上吵闹,两人仿佛要趁清早去修行。

IV意识到的时候已经笑开。

如他们一样,凌牙此刻也该在平静而开心地生活吧?

 

取回不算完整但已很圆满的家庭后,IV开始觉得时间过得快。半年多没有见到凌牙,也丝毫没有怎么样。

这半年,IV在决斗场上气运正浓,摘下好几项老牌赛事名次。

有人愿把他往偶像方面包装,也有人敦促他进军到职业决斗者更高层次的舞台。

这是需要IV自己决定的事情。

他其实有心听从爸爸的意见,不过玉座根本不管他……

 

IV十八岁生日,请家人吃怀石料理。

对日本文化,克里斯很感兴趣。米歇尔也温暖人心地致谢,向兄长送上手作礼物。只有玉座挑挑拣拣,非要在喝茶后再来一顿点心。IV无奈唤侍应生,却在纸门拉开的瞬间愣住。

“……凌牙?”

“——IV……”

穿着玄色短和服、系着小白围裙的服务人员,是神代凌牙无疑。

凌牙会来料亭打工,完全出乎IV意料。凌牙也很诧异地看着他们一家。

 

IV闪身出门,先跟凌牙叙旧。

“凌牙,没忘记你第一粉丝的脸吧?”

“啊,稍微有点想起来了。”

凌牙手持餐牌,抱肩膀看着IV。

“来干什么?”

“吃饭呀。凌牙,今天是我生日。”

凌牙愣了愣。“……生日快乐。”想想又说,“等下我问厨房有没有赠菜。”

“不用麻烦啦,”IV笑道。“凌牙,你祝我生日快乐就足够,礼物什么不需要。”

“你这混蛋,”凌牙突然生气,“这不是一定要我给你送礼物了吗?”

 

虽然不清楚凌牙情绪波动的要领,总之见到就觉得开心。

凌牙制服的黑色中袖伸出一截灿白的手腕来,腰间的围裙上还绣着蓝色的海豚。

“德鲁贝说是鲨鱼,”凌牙平静地说。“那就当做是鲨鱼吧。”

IV喷笑。

“凌牙来打工,补贴家用吗?家里多了许多张嘴,很吃力吧?”

“那倒还好,”凌牙说,“我叫他们也出来打工了。虽然没有户籍,时薪完全没保障。倒是IV你,最近怎样?”

IV很得意。

“凌牙,你没看新闻吗?关于我的消息很多啊!”

“怎么啦。”凌牙损他。“你卷入命案了吗?”

 

此刻近距离凝视着凌牙海蓝色的双眼,心情仍然有些难以置信。

为抵消这种做梦似的感觉,IV伸出手臂,拥住凌牙肩膀蹭了蹭,露出释然的笑容。

凌牙僵硬地任他蹭。“这是干什么?”

“拥抱一下。”IV笑,“好久不见啦!”

凌牙颠倒餐牌递过去,表情有点苦恼。

“别随便抱啊。”

“我是热情的外国人嘛!”

凌牙不说话,IV觉得有点冷场。为免冷场,IV赶快低头翻餐牌。

“我点什么,你有提成吗?”

“点你爱吃的就得了。”凌牙很不客气地说,“这单我请你,算给你生日礼物。”

IV觉得太破费,“你还是给我其他的生日礼物吧!”

“不要算了。”凌牙横他一眼,飞快夺回餐牌。“你去死吧。”

 

凌牙跟德鲁贝在同间料亭打工。打烊后往外走,凌牙突然说:

“我今天看到IV了。”

“我也看到了,”德鲁贝说,“就在前面。”

凌牙抬头看到IV猫在停车场等他,不禁吃惊。

“纳修,你们要叙旧吗?你们慢慢聊,我自己先回去。”

“可以吗?”凌牙头痛。“也许不会很久……”

德鲁贝走了。凌牙朝IV步过去,IV等在他车旁边出神。

“凌牙!!”

决斗冠军向他露出牙齿雪白的微笑。

“去吃夜宵吗?”

 

——IV是真的想知道,别去以来凌牙过得好不好。

 

凌牙在便利店买了关东煮和饭团,直接坐在公园台阶上拆开包装。远离明丽的灯光,IV睁大眼睛,凌牙看上去仿佛有点疲惫。话也少了,咀嚼好几分钟才动声。

“我有看你的比赛。”

IV激动,“真的?”

“好歹算你的fan吗?”凌牙平淡地陈述。“不,其实是阿里特跟米扎艾尔抢遥控器,换台的时候偶尔暼到几眼。今年打得不错吗?”

“还好,捧回两座冠军金奖。”

“看把你美的,”凌牙笑。“以后要走职业道路吗?”

“还在考虑呢。不过如果去集训,没法抛头露面了,对曝光率会有影响。”IV单手撑脸, 不断敲着一根手指,“最近一些大企业来跟我谈代言和CM……凌牙,你觉得呢?”

“我觉得什么啊?”

“我是实力派还是偶像派呢?”

“……你是笨蛋,”凌牙嗤之以鼻,“问你自己,我怎么知道啊。”

IV歪过头,看着凌牙。凌牙被他看毛了,低头咬下一大口饭团。

“我最近运气比较好罢了。”IV道,“不趁现在把名气变现,不是浪费吗?”

凌牙讽刺他,“你只是忍受不了寂寞吧?”

IV喊冤。“才不是……没跟凌牙见面的日子,我也超级寂寞的啊。”

“真能说啊,”凌牙翻起白眼。

“是真的,”IV嘀咕。“因为凌牙是我唯一的朋友!”

 

吃完夜宵,还要买关东煮给同伴们带回去。凌牙又折回便利店,IV店内四处乱逛。

凌牙听到收银台里女店员窃窃私语:

“那边那个是IV吗?”

“欸欸?——背影好像。”

“完全就是吧!”女店员激动地乱叫起来,手忙脚乱地掏手机。“你说他会跟我合影吗?”

“好狡猾啊!是我先发现的……”

女店员们推搡一阵,鼓足勇气朝IV喊:

“IV大人!可以要求fan service吗?”

“哦呀,”IV高兴地说,假装吃惊。“认出我来了吗?我的fan眼力真是了不得啊……”

尴尬!凌牙浑身起鸡皮,默默退到一边,看到女店员手忙脚乱开相机,跟IV装神弄鬼地自拍了十多张,然后凑在一起选照片。

“这张可以发INS吗?”

“发吧,”IV也大概满意。“别忘了加我tag哦!”

 

走出便利店后凌牙很想管IV要精神损失费,但IV突然笑着看向他。

“凌牙,我们也来自拍一张如何?”

“……你想干什么啊。发INS吗?”

IV摇头。

“这样在觉得寂寞的时候,可以看着照片想念凌牙啊。”

“……”

凌牙已分不清,这人是在故意恶心他还是怎么。虽然是刻意粘腻下去的撒娇口吻,但不知怎么回事,听上去真的寂寞得要命。路灯光底下,IV明朗的五官看上去比平常还温柔。嘴唇张了张,还挤出一句:

“好久没跟凌牙见面了,今天真是开心……”

“想我的时候还看我照片,太晦气了。”凌牙叹气,“想我的时候,拎着牛奶、水果、花生油和大米来我家找我不就行了。”

“那不是凌牙跟朋友们在一起的地方吗?”

“IV你不也是朋友吗?”

“我跟凌牙那些朋友不一样。”IV洒然笑道,“凌牙,……总是很想跟他们见面啊。”

“不管你想逼我承认什么都没用。”

凌牙不耐烦地说。IV摊手,“果然没错吧?——凌牙,还是来自拍吧。”

 

IV手掌的温度隔着肩头的衣衫传过来。IV用力拽凌牙往他身上贴,热腾腾的体温,让凌牙只能更焦躁。

“拍完了?”

“等一下,再两张就好!”

凌牙一副麻木的表情,被摆弄了好半天。IV低头选照片的时候,凌牙突然说:

“手机给我一下。”

IV递过手机。凌牙迅速往前翻照片,IV着急得声音都变调了,“……凌牙!还给我!”

凌牙说:

“你这前面不是一直偷拍我在便利店买东西吗?”

“怎么能算偷拍,”IV心虚,“我们是朋友嘛……”

凌牙咬牙切齿。

“是朋友就别搞得这么可怜巴巴的啊。——IV,到底在想什么?”

“我在想什么,凌牙你还不明白吗?”IV突然提高声音喊回去。“我只是想多跟你见面而已……又觉得,凌牙每次见到我都好像很讨厌的样子。但不见面的话,凌牙肯定会忘掉我的脸吧。如果去拍摄CM,让凌牙在电视上见到我会如何?如果凌牙能多看到我……”

“……你一个人在那边想了不少啊,IV。”凌牙说。“可是你这家伙不做出这种姿态的时候,不是还挺可爱的吗?”

“……”IV抬起头。

“凌牙看到我的时候,没有觉得讨厌吗?”

“大部分时候还没有,目前。”

凌牙说。

 

凌牙低头删照片,删了半天,剩下一张,把手机递还IV。

“感激吧,替你免去选择的苦恼。”

IV看照片,叫起来:“这张我拍得太傻了!”

“不是很适合你吗?”

“才不是!”IV气愤地一把拉住凌牙手腕,“再来!”

“…………………………烦死了。”

凌牙又开始被摆弄。IV垂下头大喊,“凌牙——笑一下啊!”

两人距离太近,IV嘴唇擦过凌牙额角。

那一刻像触电一样,手中的手机都差点掉下去。

“……凌牙?”

 

凌牙平常仿佛随时都会咬人的眼神,此刻被笑意浸染得软化。

IV心跳巨震,手臂垂下,指尖轻轻碰着凌牙的手掌。

虽然明知这样很傻,但迟迟没勇气去攥住……

两人各自驳杂的喘息跟心跳中间,倒是凌牙突然抓住IV领口拉低,狠狠咬上IV的嘴唇。

 

那是一点都不绵密的接吻,简直还没开始就结束。凌牙眼角泛起红晕,IV则是心跳都快停下,愣了愣,赶快伸手上来,紧紧握住凌牙抓在他领边上的手。

“凌牙……给我的生日礼物吗?”

“哈?”凌牙根本快忘了他过生日。“非要说的话……”

IV说:

“凌牙,……那你还是送我其他的生日礼物吧!再送点别的……”

“——你去死吧。”凌牙叹息着继续拉低他领口,“只有这个还不行吗?”

 

FIN.


评论
热度(34)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