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Suit up

凌IV小肉饼,放图片。

好像很喜欢IV穿西装的凌牙……!


 

第一次见IV穿西装,凌牙愣住。

“怎么了?”IV抬手抚摸领带结,笑得眼都眯起来。“意料之外的帅吧?”

“……才没有。”

“凌牙,你的眼神都告诉我一切了!”

“是你自己在乱想吧?”

凌牙抿嘴,眼眶的确有些发热。穿上黑色正装的IV更显光风霁月,露出牙齿笑得纯白无瑕,在公众面前扮演好绅士决斗冠军的戏份,多少令凌牙气闷。

璃绪这次居然还作为IV女伴出席,凌牙更加憋屈得捶床。

“IV,”他说了最后一遍。“九点前把璃绪给我完整带回来,不然你等死吧。”

IV佯装不解。“凌牙,‘完整’是要多完整啊?你展开讲一下……”

 

璃绪穿小礼服走下楼梯时,凌牙正按着IV后脑勺往鱼缸里压。

“……璃绪……”

IV半张脸已在鱼缸里,鼻尖离水面几毫米,“今天好漂亮啊!”

“还好。”璃绪穿白色镶边蓝色礼服,“这件是在斯巴达城,凌牙给我买的。”

“凌牙sense不错嘛!”

“什么呀,凌牙只负责付钱……”

凌牙放开压着IV的手,抱肩膀坐在桌边。璃绪往手包里放支口红,扬着眉毛伸手推凌牙肩膀。

“生气了?安心,我会好好回来的。”

“璃绪,”凌牙抬头问,“用我去接你吗?”

“不用,IV说他把我送回来。”

 

这场是有红毯的慈善晚宴,义卖某副匿名富豪捐献的豪华卡组,所得善款用来修缮福利机构。heartland有名的决斗选手都收到邀请,IV随便逛了一圈,抬头见快斗在二楼露台。

其实凌牙也收到请柬,但看到请柬上的黑领结,就把信封撕了。IV还很遗憾,期盼见到凌牙穿正装的样子。

璃绪笑道:

“根本不可能。凌牙连领带全都是一拉得,能把衬衫扣子扣起来,对他来说就是极限了。”

IV感到惋惜。

“凌牙这么不喜欢穿正装?”

“正装全都是穿给人看的,就跟bra一样。”璃绪淡然道,“不是因为社会规范要求,根本都不想穿在身上。”

IV红着脸震惊地抬起头。

“那璃绪,你,现在,穿了吗?”

“要不要把你这个问题转达凌牙啊?”

“别别别!”

IV笑着给璃绪拿饮料。

“也是。凌牙很讨厌受拘束啊!”他想了想。“我就不一样。只要有人觉得帅,我就穿得很开心……”

 

璃绪尝了口饮料,眉头一皱递给IV。

“有酒精的。”

“你过敏吗?”

“不啊。但凌牙知道你给我喝酒精饮料,……”

璃绪鹌鹑状低头,朝IV可爱地闪着睫毛。IV只好把那杯酒精饮料仰头喝了。

“我不知道里面有酒精啊!”

“欸,——”璃绪指着穿行过来的侍者,“那个看上去是没有酒精的样子!”

结果还是有酒精。IV短时间里灌下两杯,本身酒量就弱,耳朵开始泛红。

“……你下次,拿起来之前,先问侍者一句。”

IV艰难地劝璃绪。

璃绪反倒横他一眼:

“IV,不想喝你不喝就算了。看起来不是很想喝我喝过的饮料的样子吗?”

IV赶快叫屈,“谁想喝了……就算是凌牙喝过的饮料,饮料也就是饮料而已吧!”

 

九点半,凌牙正焦躁不安坐在餐桌边等,听到门铃声。

“璃绪!……IV?”

他开门,看到璃绪翻着眼睛,一手拎着5寸细高跟,肩膀上扛着不省人事的IV。

“……”

凌牙无言地将IV接过,看璃绪拎着裙摆进来。

“璃绪,打车回来的?”

“嗯。”

“…………这人怎么回事。”凌牙指指IV,陈述语气。

“这个啊,”璃绪露出厌烦的表情。“一开始只是觉得有趣,才让他喝了几杯。之后快斗过来聊天的时候给我拿了杯酒,IV突然冒出来,乱七八糟地说着‘要保护璃绪’之类的话,抢过我的酒非要喝……在纠缠的时候,IV就倒了。快斗说要送我,我觉得丢脸,自己叫车回来了。”

凌牙把IV放在沙发上,疑虑未消。

“快斗给你喝的是什么啊?”

“很普通的,”璃绪耐着性子解释。“不混着喝的话根本没关系。”

凌牙阴沉地说:

“即使是快斗也需要当心……”

“凌牙最讨厌了!”璃绪烦躁地跺脚,“那么担心我的话,你下次也一起去不就行了吗?”

 

璃绪换了鞋就又出门去了。妹妹在气头上,凌牙未敢阻挡,只是问:“去干什么?”

“约了小鸟她们,去桑拿。”

“是正经桑拿吗?”

“凌牙,这么担心我的话也一起来如何?”

于是凌牙闭嘴,听璃绪把门摔得很响。

 

凌牙没趣地转回来,IV在沙发上翻身,险些掉到地上。

“水……”

凌牙从冰箱里拿了瓶水,塞在IV脸上。IV闭着眼睛惊叫,“好冰!”

他抬起一手抓住水,眼睛张开看着凌牙,瞳仁红色像要流出来。

“凌牙在照顾我吗?”

“你需要吗?”

IV嘴角翘起,想了想才说:“好啊!”

他拧冰水瓶盖,手上软得没力气,凌牙皱眉抢过那瓶水,拧开塞还他手里。

“太没用了,IV。”

“靠,……我可是为了保护你妹妹喝到胃痛啊。”

IV躺在沙发上转头,凌牙给他拿个垫子枕着。

IV畅想:“这时候,要是能枕着凌牙的腿就好了……”

“是吧?想得很好啊。”

 凌牙冷静地说,完全没从善如流的意思。


IV抬起一只手,张开五指捂着脸。凌牙看他蜜色手腕被西装外套中袒露出一英寸洁白袖口包围,正装对每一寸皮肉都严防死守,IV的身体被装裹得消瘦又修长,倒是让人挺有想把那层皮一点点剥开的冲动。

“热吗?帮你把外套脱了吧。”

没等IV点头凌牙直接上手,解IV的西装外套扣子。IV低声笑,胸腹震动,费力地移上手来,燥热的手掌贴着凌牙微凉的手指。

“好热啊。……璃绪呢?”

“璃绪去跟朋友洗澡了。”

“是正经朋友吗?”

“……”

凌牙撇嘴,把IV外套用力扯开。IV满脸肉疼,撑着沙发坐起来,不敢再劳烦凌牙动手,自己把外套脱了,递给凌牙,“帮我挂一下。”

凌牙说,“你放那边不就好了?”

“……”

IV去找衣架了。凌牙觉得这种脱掉后要挂起来的衣服自己一辈子都不要穿。


IV找到衣撑,把略带酒气的外套挂在衣帽架上。突然腰被双臂围住,愣了下,凌牙埋头在他脊背上,一声不吭从背后抱着他。

“……凌牙?”

凌牙双手紧了紧,叹气,“……你腰好细。”

IV心跳得口干,凌牙双手滑上来,握住IV腰侧凹陷。

隔着高支数衬衫细腻的布料,凌牙仿佛隔着包装确认食物的种类般,从IV的腰到腹到胸部,手指抓到锁骨,都详尽抚摸过一遍。IV差点站不住,浑身仿佛起火,抓住衣帽架才站直。

“凌牙对穿西装的我……莫非,很兴奋吗?”

IV如此想也如此说,招来凌牙不耐烦地踮起脚咬他耳朵。

“……是你自己在乱想吧?”

 

一辆微小的车

 

“沙发都被你搞脏了,”似乎听到凌牙的声音这么说。

情事结束后,IV躺在沙发上喘气。凌牙去放洗澡水,IV眯开眼睛看他。

“凌牙,真能说啊。搞脏沙发的,你不是也有份吗?”

“我可没搞脏沙发。”

凌牙拿消毒湿巾来,大致擦了一遍。突然被IV兜头盖脸抱住,下巴抵在他头发里。

“……我西装都弄脏了啊,凌牙。还要拿到外面洗。怎么补偿我?”

“塞洗衣机里洗不行吗?”

IV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凌牙是笨蛋吗?”

凌牙嗤笑一声。“用身体补偿你不行吗?”

IV无言地摇头……

“凌牙你,下次别再让璃绪折腾我就行了……”


凌牙抬头,睁大眼睛。

IV双手按在凌牙肩膀上,异常诚恳地说:

“璃绪超级想跟你一起去参加那个晚宴啊。这都没意识到吗?”

“我很讨厌穿正装啊。”

凌牙别扭地抓了抓脖子。

“——而且,璃绪想跟我一起的话,为什么不坦率地直接跟我说呢?”

IV:“……凌牙,你最没资格指责别人不坦率了吧?”

 

不光是因为璃绪的心情,IV自己也超级想看凌牙穿西装的样子。

想到未来某天一定会看到,IV忍不住就觉得开心……

 

FIN.


评论(2)
热度(28)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