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老友

凌IV。

凌牙遇到从前的朋友。

 


IV来找凌牙玩,凌牙带他到游戏厅。IV没怎么来过游戏厅,对平民娱乐还很向往的样子。他跟凌牙先投篮球、桌上足球,运动到额头冒汗。凌牙买冰饮料,IV也去买,立在窗边擦着汗咕咚咕咚灌下去,彼此相视忍不住笑,都觉得对方的样子比自己傻。

 

剩下最后3个币,IV要玩格斗游戏。

凌牙坐他旁边,看IV选了脑袋能转360度的人偶女仆,哑然道,“……什么品味啊?IV,喜欢这样的女人吗?”

IV盛情邀请:“凌牙,你也玩嘛!”

凌牙攥住摇杆选角色。

选到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IV纵声大笑:

“你喜欢的女人是这样的吗?”

“啰嗦,你有意见吗?——就是她了。”

凌牙伸手摸口袋,不料币子只剩两个。他烦躁地抓额角叹气:“等我一下!”

IV目送凌牙到柜台前,嘴角忍不住上扬。


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还能把凌牙如朋友般约出来。

IV已经很感动了,——大概该觉得满足了吧?

 

“给我20个。”

凌牙把揉皱的钞票拍在桌上。

打着瞌睡的收银店员看到他手指上戒指,被踩到尾巴一般猛地抬起头来——

“……鲨鱼?”

凌牙愣愣地直视红头发店员。

“你这家伙,我们在哪里——银次郎,吗?”

凌牙手立刻被热情地抓起,银次郎在柜台中大笑起来。

“是我啊!好久不见……”

 

凌牙倒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故人。

全国大赛后,凌牙一度状态低迷。他跟同被驱逐的决斗者海王陆王兄弟混在一起。彼时银次郎也在给那对兄弟跑腿,对凌牙极是看不惯。后来海王陆王被黑卡蛊惑,想去做卡片强盗,银次郎身不由己被卷入,还是凌牙替他顶下来,并忠告他离开心城。

“鲨鱼,你救我一命!”银次郎万分夸张地捧着凌牙的手。“你让我逃走,但我妈妈还在心城,我肯定走不远……回来之后特地打听你,发现你已在WDC上拿到名次,恭喜恭喜!”

“……”凌牙抽回手来。“你还决斗吗?”

“休息的时候还会,打牌。”银次郎挠头傻笑,“但现在已经结婚了,跟那时候不一样,放在决斗上的精力也……鲨鱼,真想跟你打一场!”

“行啊,”凌牙微笑,“但我不会放水的。”

银次郎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你……”他想了想,“你和那个时候还是一样啊!”

“凌牙——”

IV已经跑来,在凌牙身后探头探脑。

“凌牙的熟人吗?”

“从前的朋友。”凌牙告诉他,想了想,“……帮过他小忙。”

会跟IV解释这句,因为银次郎已经往塑胶袋里装了差不多100个币子,硬是往凌牙手上塞。

“鲨鱼对我恩同再造!你再来玩,只要我值班的时候——币子随便拿,我请客!”

凌牙想:“再也不来了……”

 

根本喊不过银次郎,凌牙认命地收下大堆币子,抓了一把分给IV。

“太沉了……天黑之前我们打掉这些。”

“啊——”IV感叹。“从前的朋友吗?对你真好啊。”

“废话。他欠我情,不对我好难道对你好?”

凌牙心无旁骛,金发大波妹踹得人偶女仆LP掉得流水一样。

“IV,还不反击吗?”

“……好。”

IV胸口涌动难明的情绪,扭头深深看了凌牙侧脸一眼。

游戏机屏幕上,人偶女仆掏出电锯,即刻反败为胜。

凌牙震惊不已,“电锯从哪里来的?”

 

IV想:凌牙的过去暧昧难明,那些他没参与过的往事,想象起来都困难。像他IV这种量级的朋友,凌牙大概积攒了不少。

IV几乎睡不着,其实已经睡着了,半梦半醒间,凌牙好像在发光,却其实在放火,灼烧得IV大叫着坐起来。

自己跟凌牙的关系,难道仅此而已?

IV只有一个朋友,凌牙对他来说珍贵又特别。

IV,——也想成为凌牙的、“特别”的存在……

比如说,IV想,璃绪对凌牙来说就是特别的存在。但IV的条件已经不足以成为凌牙的妹妹了。

 

IV给凌牙寄自己的海报。

凌牙还没拿到手,就被璃绪拆开包装,签名海报剪成4片,拿去垫养乌龟的水箱。

看到自己的四分之一片脸在乌龟脚下,IV气得不行——

“璃绪!”他大叫,“你不知道吧?这个海报是限量版,很贵的!”

“有多贵啊?”

“2000块一张!”

璃绪从钱包里淡然数出2000块给IV。IV没脾气地伸手接过了。

“……不是这个意思。而且,上面还有我的亲笔签名呢……”

“原先值2000块的海报,你写过字之后估计折价到只剩1000了吧?”

璃绪朝IV不客气地伸手,IV乖乖把1000元还了回去。

“……不、不对啊。那个,是我对凌牙的一片心意啊!”

“看到你的脸会影响凌牙的食欲的。”璃绪说,“我早上米饭就做多了,凌牙吃不掉不就浪费了吗?”

“璃绪,”IV服气。“为什么你讲话总是这么有道理呢?”

 

IV来到凌牙的学校。

还没放学,IV在校园里闲逛,并没被粉丝认出来, 有点不开心。

他在凌牙教室后门张望,凌牙不在。

他又找到天台,凌牙在这里,头枕着手臂睡觉。

IV轻手轻脚,坐在凌牙身边,又窸窸窣窣躺下,在凌牙背后。

地面好硬,天上的云看起来很软。凌牙的肩胛骨从白衬衫透出轮廓,IV盯着看,稍微有点睡意上来,但地面实在太不舒服了……

 

IV过来时,其实凌牙已经醒了。

凌牙看清是IV就觉得头痛,干脆继续装睡。然后听到脑后传来爬爬索索的声音,好像IV意味不明地卧倒,又不断翻身调整位置。凌牙忍不住转头,骂道:

“还让人睡觉吗?”

“凌牙你没睡啊!”

IV惊讶地大叫,手臂支颐撑起身来。

“这里地面太硬了,怎么睡着的?”

“你要是刚听了两节超无聊的课,你就会觉得这边已经很舒服了。”

“上课吗,”IV一时间感慨万端。“我也想啊……”

下课铃声响起来,校园里逐渐溢满喧闹。

 

“IV,你过来干什么?”

凌牙问。IV深沉地想了想,反问道:

“凌牙,你最好的朋友是谁?我吗?”

“不是,”凌牙即答。“我在思考游马还是德鲁贝,不知道谁算是我最好的朋友。突然问起这个来,怎么了?”

“可是,”IV饱含感情地说,“我最好的朋友就是凌牙了啊!”

“切,是就是吧。”凌牙说,“我不会生气的。”

靠,你还想生气……

IV有点后悔今天来找凌牙了。

“凌牙,等下放学之后,有事吗?”

“去喝茶吗?今天不行。上次在游戏厅白拿币子了,今天去帮银次郎卖章鱼肠。”

IV心酸没办法,忿忿更没立场。

“凌牙你,”IV最终说。“不是挺温柔的吗?”

凌牙瞪他一眼。

“别说奇怪的话。更别拿奇怪的表情说奇怪的话……”

IV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抬起手揉了揉脸颊。

“现在呢?”

 凌牙咬着牙看他。“干嘛一副寂寞得不行的样子啊!”

 

IV想:虽然可以勉强凌牙接受自己的粉丝服务,却勉强不来凌牙的心情。

他一个人在房间里苦恼,III进来拿东西,被IV抓住倾诉了一番。

III阳光地说:

“托马斯哥哥,你该感到开心才对啊!鲨鱼现在好像还没有讨厌你。在你对他做过这样那样的事之后,换成别人肯定现在超级讨厌托马斯哥哥的呀!”

IV搞不清III是不是想安慰他,但更觉得沮丧了。

米歇尔平常好像不是这么不会说话的人。

难道,凌牙真的没有喜欢自己的理由吗?

 

晚上,IV在敷面膜,凌牙打电话来。凌牙会打电话过来,这种好事不常见。IV一鼓作气,干脆邀请凌牙视频。

凌牙一见他就大叫,“怎么回事!IV,你怎么这么黑了?”

“是面膜,”IV解释。“明天有工作。”

“工作就是卖脸,你是哪里的偶像吗……”

IV大惊,“我不是一直都是偶像吗?”

凌牙也很吃惊。“你不是决斗冠军吗?”

“凌牙啊,你都不知道你粉的是什么样的人吗?”

“谁粉你了,”凌牙露出傲娇的表情。

“既然明天很忙的话,本来还想叫你出去玩,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吧。”

“谁说的?对凌牙我永远available。”IV笑起来,“明天什么时候?”

“上午。”

IV一口回绝:“那不行,有工作。”

“……,”凌牙说,“那你去死吧。”

 

工作结束后,IV去找凌牙。

在游戏厅,凌牙专心打节奏游戏,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束,露出白皙的耳朵。嘴里叼着烟,IV仔细看,发现不是烟是冰棒棍。

IV发自内心地笑,“凌牙!”

等凌牙打完这盘,IV问:“约不到别人,才喊我出来玩吗?”

“什么意思……”

“游马啊,德鲁贝啊,他们没空吗?”

“IV,你想说什么啊?是不想来吗?”

“没!”

IV心中根本乱糟糟的,张了张嘴,竭力想圆上一些。

“……是说,改天也跟游马他们一起出来玩吧……”

“不是这个吧!”

凌牙冷冰冰地抬眼看他。“耽误到你工作了吗?不太想跑出来陪我浪费时间吧?”

“不是!绝对不是!跟凌牙出来玩,一开始还是很开心的……”

IV艰难地组织着语言。

而凌牙倒好像误会更深,看上去想揍他一顿。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觉得没意思了?”


“——”

觉得越描越黑,IV干脆不说话。

“凌牙,”他最终问。“我跟你,如果不做朋友,会怎么样?”

凌牙瞪着他,半晌露出明显是负担很重的表情。

“……在这之前,我跟IV你一直都不是朋友吧。”

IV诚恳地问:

“那为什么反倒是在跟凌牙成为朋友之后,我觉得更痛苦呢?”

凌牙超级火大, “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啊!”


仿佛下一刻就要扭头走开,但凌牙久久都没动作。

在IV有些茫然地抬头的时候,正对上凌牙清亮灼人的瞳孔。


“IV,”凌牙烦躁地说。“如果只是我单方面想见面,让你觉得麻烦的话,……下次,你拒绝也行的。”

“欸、啊?”

击打着耳膜的音节,令IV的心脏陡然间狂跳。

“……等等,凌牙。你刚刚说的是……‘想见面’,吗?”

IV突然间面红耳赤、紧盯着他的脸,凌牙下意识后退半步。

“你耳朵没出毛病吧?”

“——凌牙凌牙,你说的是‘想见面’吗?”

“是又怎样,”凌牙戒备地打量IV。“突然这幅样子,要死吗?”

IV双眼晶亮,握紧拳头表示:

“我也想跟凌牙见面啊!”

“不是不开心吗?”

“不对,见不到凌牙才更不开心……”

 

马马虎虎认定了凌牙怀揣与自己相同的心情,IV的步伐也随之轻快起来。他去买游戏币,顺便给凌牙买了饮料。两瓶可乐插在两台街机当中,水蒸气凝结成水滴沿瓶子流下来。两人决一胜负,半天都没挪地方,风扇在头顶有气无力地摇。

凌牙的手终于够到可乐瓶,拧开喝掉一口,又把瓶子插回去。

半晌IV摇杆摇到手酸,叹息着甩手也去拿可乐喝。拧开喝干后,才发现跟凌牙喝到同一瓶。凌牙目不斜视,显然完全没注意到。只有IV心底地震一样,脊背冒汗,突然手软得差点抓不住水瓶。凌牙见他半天不动,奇怪地扭头看过来。IV匆忙抬手,用袖子抹了两把嘴唇,汽水甜蜜的味道却仍在唇齿间涌动,魔法般经久不散……


“你输了啊,IV。”

凌牙说。屏幕上,他的金发大波妹把IV的人偶女仆一击K.O.。


凌牙好像挺开心。微笑的样子,也让IV觉得可爱得要命……

IV叹了口气,又摸出币子塞进机器里。

“……刚刚是意外啊。再来一把,凌牙!”

 

FIN.


评论(3)
热度(26)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