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Rundown

凌牙+IV+水母前辈,AU

严重随便写写……CP是凌IV。


 

得知要跟IV搭档,神代凌牙激烈反对,但没办法。他从警署大厅出来,站在街边,炙热太阳光白花花刺得脸疼。一辆黑车悄然滑过来,凌牙拉开车门,倒在副驾驶位晒不热的真皮座椅上,哑着嗓子口吻恶劣道:

“走!”

IV瘦削手掌搭在方向盘上缓缓转动,歪头笑着看凌牙。

“啧,对搭档就这态度。——凌牙,你妹妹还好吧?”

“璃绪追这件连环劫案中招,正在ICU抢救。满意了?”

IV惊讶地睁大眼睛:

“这次的劫匪吗?”

趁红灯,凌牙丢给他几张照片。照片上男人带大檐帽,看不清脸,穿着似八十年代嬉皮或世纪初混混的喇叭裤。

IV翻动照片,凌牙说:“有两把枪。璃绪中的是生物毒素,实验室正在分析……”

“你又让你妹妹涉险,”IV一脚油门下去,深沉地说。

“是啊,”凌牙语声平板。“我太烂了。”

 

IV是警界明星,而凌牙恰恰是硬桥硬马,觉得警界根本不应有明星这种东西存在。IV该有看板自觉,去到市长就任典礼上摆花瓶笑着拍手,或做警民鱼水面子工程,引幼稚园樱桃班小朋友排成排过马路。总之不该派他案子,更不该把凌牙派给他搭档。

何况早年间,凌牙的职场差点被IV断送。旧事重提无益,只叫凌牙对IV想都不愿想,更别提共事了。不过IV显然不这么觉得,甚至认为凌牙该喜欢他。他给凌牙买晚餐咖啡,凌牙头痛。

“我要冰的。”

“冰的对胃不好啊,凌牙!”

“胃不好的是你吧?我要冰的。”

凌牙开窗,不顾IV哀鸣,直接把热咖啡掷出去。

车窗外传来惨叫,凌牙跟IV都扭头看,只见一张银白卷发、苍白浮肿的外国人面孔贴上玻璃,给IV吓得拍了下喇叭——

“靠……干嘛?”

“你们哪个中学的?”来者是邪茬,撑圆嘴巴中气十足地大吼一声。“怎么把热咖啡往前辈脚上倒,前辈融化掉怎么办?”

IV嘀咕,“会融化的前辈也太菜了……”

凌牙咬了口帕尼尼,转头对IV笑。

“这时候你还不下去公关?”

“我?……凌牙,你……”

IV叫屈,认命地推车门下车。却在看到来客装束的刹那姿态一滞,一手掏警徽一手掏枪:

“心城警署,跟我们走一趟!”

男人怪叫一声,扭头就跑。IV迈开腿追,喊了声:

“凌牙——”

“我看到了!”

头戴大檐帽的苍白男子,正是报告中提到的谋害璃绪的连环劫匪!

凌牙腾挪进驾驶室,两手把方向盘,把车扯上人行道,穷追奔跑在前头的嫌犯。嫌犯跑得踉跄,见路边一辆出租车,掏出枪一枪射穿顶棚,司机吓得滚出驾驶座。嫌犯溜进抢来的车猛开,凌牙两眼发红穷追不舍,IV早被甩在后面。

“靠……”

IV气喘吁吁,两手撑着膝盖头,苦哈哈地瞧凌牙绝尘而去。

一辆粉红超跑停在他身边,车里年轻女孩朝他笑。

“这位不是心城警署IV大人吗?我们是你的粉丝呀。需要征用车吗?”

 

IV驾粉丝的车一直往南郊开,到某荒废庄园门口,看到自己的车被弃在路旁,顿时有不祥之感。他跳下车,往庄园里找,生怕看到凌牙满身血污地躺在地上……

他爬到天井,俯瞰见到凌牙目前无恙,正在跟嫌犯搏斗。大概该放心,却还是放不下来,见凌牙脚下失稳,被嫌犯狞笑着一掌根推到下巴。

IV赶快从天而降,就地滚上半圈挡在凌牙身前。凌牙叫:

“IV……!”

IV扭头训他。“你在干什么呀?”

“……”凌牙冷汗涔涔,露出不愿理睬的表情,咬牙道:“当心。”

“你同事中毒了。”嫌犯瞪眼吐舌,IV后撤半步,看到那根舌头上含着微型吹箭。“海中最强的生物,水母的毒素!不注射抗体的话,根本没几小时好活……”

“你他妈,害璃绪的凶手!”凌牙挣扎着站起来,IV朝他伸手,被凌牙一把推开,自己跌跌撞撞朝嫌犯走近。“抗体在哪里?”

IV放声喊道,“凌牙,你不要逞强!这水母混蛋我来解决,定把他带回警署……”

“烦死了!!”

 

凌牙栽在地上,浑身像被车碾过,掏出手机呼叫救援,信号却差,气得他把手机往地上砸。这时一个硬物朝凌牙方向扔过来,凌牙眨着模糊双眼去摸,是嫌犯的点四四左轮。

他把枪攥在手里,听到IV在头顶对他笑:

“给你防身!”

水母朝IV扑来,被一拳塞在脸上。IV右手伸到水母脑后,抓住后颈就拉过来,水母咕噗一声惨呼,IV左膝顶他肚子、手肘沉沉拐上水母脑袋。放开后水母倒地,被IV马靴一脚踩在脸上。

“凌牙!”IV大叫,“有事吗?救援来了吗?”

“你朝我喊也,……”凌牙抹了把脸上汗水,看清水母陡然扬起手臂,“……IV!”


没料到水母被击中头脑要害还能反抗,IV被水母拖进地堂。他比水母小只又瘦削,局势即刻变得吃紧。水母骑上他腰,占据地利后劈下IV的枪,已没有子弹,水母用枪托砸IV的脸。

IV嘴里淌血,杀人的眼光瞪他,——“水母混蛋敢打我脸!”

“小哥,我打都打了欸!”水母愣了愣,“我跟你同届的时候,比你现在帅100倍,我说什么了吗?”

IV眼见凌牙握着枪正咬牙爬起来,赶快继续跟水母缠夹。

“水母混蛋,你真的比我帅100倍的话你出道算了,干嘛还做劫匪?你爸爸也会替你伤心的。”

水母倾诉人生的经验:“我也不知道啊,时运使然吧。一入江湖岁月催,人啊,就都不知道……”

后颈一凉,被凌牙拿枪顶住。


制服水母后,救护车把凌牙拉走。IV也上车,车上护士给他包扎头脸。

听闻实验室已找到抗体,璃绪脱离危险。IV低头看凌牙,凌牙眼睛半闭,长长叹出气来。

“IV,”他说,“这次……好像受你帮忙了。”

“不用这么说,凌牙,你也救了我啊。”

凌牙说:“那我们两清。”

IV急了,——“不行!”

他左右环顾,医护人员看着他笑。IV用力抓抓被纱布包裹住的额角。

“凌牙,”IV郑重地说,“我觉得,我们是互相亏欠的关系。我会还你人情的,你也还还我吧。”

凌牙:“……”

他想,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欠人情啊!


FIN.

评论(1)
热度(21)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