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Come Rain Or Come Shine

凌IV,future fic。

美满又幸福的,凌IV酱的未来!可能接着开车,那就另开一篇pwp……


 

天气阴阴,好像要下雨。既然飞机有晚点可能,IV叫凌牙不用来接他。

“凌牙你等在家就行,再帮我烧个洗澡水。”

凌牙问,“回来就洗澡吗?

“啊。飞机上太干,脸都掉渣了。”

“2小时飞机,能干到哪里去啊。”

凌牙对护肤方面确实素无心得,习惯性反呛一句,结果IV口吻不太对地回他:“你懂什么!”

凌牙有点想笑,也没放在心上。

“好吧。你回来好好搞你那个脸吧,我可能先睡了。”

“行。”

要上飞机了,IV挂断电话。

 

IV到国外工作,回心城买了当日最晚一班。到机场,凌牙果然没来接他,回到凌牙的公寓,凌牙果然睡了。

璃绪敷着面膜看电影,看他进来,扬着手问:

“礼物!”

“璃绪,”IV苦笑,“你怎么跟我爸一样?”

“我哪次管你要过礼物,这次是你自己要带给我的。”

璃绪理直气壮地说。

IV给璃绪买了副墨镜。璃绪现在跟凌牙学骑机车,觉得头盔很丑,想戴墨镜。

IV自己也买了一副,现在戴在鼻梁上,顺口逗她:

“怎么样?配成情侣了啊。”

璃绪却一抬手,摘下IV的墨镜。

IV愣住了,不自在地别过脸去。他眼睛旁边青了一块,眼角有些肿,眼白略微渗血。

璃绪抿着嘴凝视他。

“IV,挨揍了?”

“……起冲突,”IV含糊地说。“是对方选手主场,稍微有点误会。”

“变成物理决斗了哦?”

“我也不能还手啊,”IV气愤地说。

“好像还手能打赢一样,”璃绪说。

“有戏啊。”IV深沉道,“对方又没有你跟凌牙这么厉害——”

璃绪笑着问他:“我比较厉害还是凌牙比较厉害?”

 

IV泡完澡进房间,凌牙已把被子踢到地上。IV把凌牙搬到床另一边,用没挨揍那边脸对他,再把被子捡回床上,关上窗睡了。

 

因为颜面受伤,IV接下来几天都没安排工作。如愿睡到午饭时分,醒过来,房间里已完全没人。IV计划着回家一趟,正打算出门,凌牙开门进来了,拎着西瓜。

“凌牙,午安!”

“早,”凌牙换了鞋进来。

“挨揍了怎么不跟我说?我还是看新闻知道。搞得好像我欺负你一样。”

“凌牙,欺负我欺负我吧,我会好好接受你的service的——”

“我除非闲的,”凌牙说。

IV心情很好,跟在凌牙身后,看凌牙切西瓜。

“不冰一冰再吃?”

“卖的地方湃过了,”凌牙拉IV的手贴在西瓜肚子上。“很冷吧。”

IV笑嘻嘻地,反手抓凌牙的手。凌牙的手去拿刀,IV立刻缩回手来。

“凌牙,我的比赛你看了吧?”

“你不是让我看了吗。”

“决赛看了吗?”

“璃绪好像看了,”凌牙想了想。“我跟德鲁贝开会。”

IV:“欸——”

他在身后抱凌牙的腰,下巴搁在凌牙颈窝里。

凌牙握着寒光闪闪的西瓜刀,“闪开,我会切到你。”

“不是在切西瓜吗!”

“手再不从我衣服里拿出来,就变成切你了。”

IV倍感挫败。“……凌牙根本不想念我。我可是,一直在想念着凌牙的啊!”

 

西瓜冰凉,吃完之后,IV想跟凌牙腻一下的念头有所减退。

餐桌边有个半导体,IV拿起来,摇晃着朝凌牙笑。

“凌牙,你是老头子吗?搞个这个来干什么,听歌吗?”

“不是我买的,德鲁贝拿来给我听新闻的。”凌牙叹气,“德鲁贝觉得特别好,太神奇了。简直是魔法。我说,我又不听新闻……”

“是啊,”IV一手撑脸,嘴里咬着西瓜看过来。“你只关心自己认识的人的事情啊。”

“我这么冷酷吗?”

“完全相反,凌牙太温柔了。”

IV咬着西瓜遐想:

“有时候觉得,如果凌牙只对我温柔的话,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这种头衔听起来就不适合你啊,IV。”凌牙笑他。“你不是也在service你的那些粉丝吗?”

“那当然不一样。”IV叹气,“我只是要给他们个理由喜欢我罢了……”

 

晚上IV回家吃饭。玉座见到他就伸手,“托马斯,礼物!”

IV递上礼物。

玉座边拆边问,“是什么啊?”

IV说:“不知道啊。叫助理随便去买的,我说亲戚家熊孩子过生日。”

“逆子!”玉座说。

但礼物拆出来,是玉座之前提到过的很可爱的组合曲奇。

玉座抬头,刚想表扬几句,IV已经钻到厨房里,帮III做晚饭。

“米歇尔,晚上吃什么?”

“跟游马奶奶学了一道酱汤煨芋头,还有克里斯哥哥想吃的饭团。”

III开心地说。

“托马斯哥哥,工作怎样?”

“工作这么辛苦,回家却只有芋头吃,”IV想,“话说回来,游马的奶奶竟然还在世……”

但他最终说出来的是:

“还挺顺利的。你学业怎样?”

“前两天看新闻,说托马斯哥哥跟主场选手发生冲突了呢。爸爸还不知道,知道的话又要说你。”III一边洗豆苗边说。“又把眼睛伤到,跟人打架了吗?”

 

晚上IV本想在家住,但玉座说:

“托马斯,你不在的时候,突然觉得看着你的空房间太寂寞了。没办法,爸爸可能是太爱你了吧?无法忍受这种寂寞,干脆把你的床搬到储藏室去了。你不会怪我的吧?”

“…………哦,”IV说。“刚才就注意到了,玉座,你把我房间改成游戏室了吧。”

 

家里没有睡觉的地方,IV只好回去找凌牙。

凌牙的巴利安部下们,除了决斗好像没什么擅长的事情。又是黑户,无法毫无顾虑地在表舞台上活跃。凌牙盘了间游戏厅,起初只是想让大家有个地方打牌,但德鲁贝读了些管理方面的书之后,对经营方面很有些自己的想法。

IV去找凌牙的时候,见两个没有嘴的巴利安蹲在房间里谈话,吓得赶快把门关上。

门从里面被打开的时候,IV面前已经是那位一身muji的眼镜青年。

“托马斯?凌牙在里面。”

德鲁贝转头又说,“纳修,IV来找你了。”

 

IV跟凌牙往外走,璃绪骑了一趟车回来。

凌牙说,“璃绪,裙子太短了!”

“短什么短,刚刚好。”

“你就不该穿裙子骑车,”凌牙说,“下次穿裤子。”

“凌牙烦死了!”

大排机车发动机喘了几声,璃绪从车上下来。

回去路上IV说,“璃绪裙子不短啊,我什么都没看到——”

凌牙瞪他。“你莫非还想看到什么?”

 

一直没下的雨,终于在两人回家路上浇下来。

夏日阵雨来得很急,凌牙和IV浑身浇透,回家关上门,雨就停了。

“倒霉!”IV生闷气。“凌牙,我命运就差,再加上你,我们太惨了。”

凌牙却好似是很满足。

“惨在哪里。现在不是很好吗?”

“凌牙……觉得现在很幸福吗?”

“是啊,”凌牙平静地笑道,“已经像是做梦一样,什么愿望都没有了。”

 

玄关的昏暗里,IV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他的脸。

雨声,在门外又急促地响起了——

 

“凌牙!我也很幸福……”

“是吗?”

“……但是,还有一个多余的愿望。”       

IV心跳得厉害,在黑暗里,好像身体都被震动。

“如果凌牙现在来亲我一下,我就能更幸福了……”

他屏息等待。凌牙凑过来,抓住他的手腕按在墙上,嘴唇在IV嘴唇上贴了下。

IV不满足地哼了声,凌牙眼睛里有笑意,略微拉开距离:

“行了吗?”

“还不行!”

“麻烦啊,IV。要怎样才行?”

“凌牙,这怎么能叫接吻呢,中学生接吻也不会这样。”IV严肃道,伸手揉开自己包裹住脖子的衣领。“看来凌牙虽然厉害,只有这方面还需要一些指导……”

 

FIN.


评论(1)
热度(29)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