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For real

CP:IV璃。



决斗冠军推门进来,垂手拿一束花。他没朝床上看,径直去取空罐头瓶接清水。

突然脑后传来声音:“IV?”

“……你,醒了?”

IV转头,动作太大,手中水罐泼出水来。

神代璃绪手肘撑在枕头上,看不清神态的瞳孔盯着他。

“你来这里干什么?”


这问题倒不好回答。

IV对璃绪,当然负疚。璃绪昏迷后,他到医院造访多次。起初怕璃绪醒来,继而盼璃绪没有大碍,还能爬起来报复他。

清醒时的璃绪,强悍到令男人都忌惮。

此刻却好像已被摧毁,如一具精细洁白的傀儡躺在薄被里。

既然是傀儡,或许配花会很合适,IV对自己装饰方面的审美挺有自信。

他屡次带小花束来,插在装满清水的水罐中。


来探望璃绪时,IV在登记表格上签的是神代凌牙的名字。

某次他正在病房里,却与真正的凌牙狭路相逢。

“是你啊?学我签名学得超不像的家伙。”

凌牙阴沉着脸看他。

“——还以为是璃绪从前哪个死心眼的追求者呢。”

“凌牙,你妹妹这么凶的女人,亏她在学校还有人追呀。”

“璃绪的事情轮不到你说——”

IV笑容凝固,被凌牙一把甩到门上。兄妹俩一样怪力,IV肩胛骨不祥地轻响。

“IV,”凌牙恶狠狠地说,“别让我在这里再看到你!璃绪她啊,根本不想见到你的脸……”

“哈,”IV低声说。“那有什么关系?是我想见她啊。”


彼时WDC刚刚完赛,IV自觉跟凌牙已经开始互相理解,但凌牙对此显然有不同的感想。那天IV照例给璃绪带花,刚被凌牙驱赶,跑出医院大楼,就见花束从窗口扔出砸在地上,被救护车轮胎碾过去了。

IV低头看花的尸体,心中也不觉得如何痛惜。

那是束很便宜的非洲菊。玫瑰比较贵,希望凌牙不要扔玫瑰。


第二次IV带着玫瑰来,凌牙说到做到,把他堵在病房门口揍了一顿。


那之后,凌牙发觉IV总在他面前出现——

“凌牙凌牙……你妹妹怎样了?还好吗?”

“你特地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讨打吗?”


IV觉得自己渐渐适应璃绪不会醒来的日子,怀揣罪感奋然生活。

正在此时,璃绪竟能动弹,还眨眼看着他说话——

“凌牙说你还经常问我。”少女声音听不出悲喜。“是真的吗?”

“啊?真的……难不成凌牙还会对你撒谎吗?”

IV走近璃绪,握着花的手藏在身后,掌心满是冷汗。

“你是不是没事了,……什么时候出院?”

“再观察三天,手续办妥就可以了。”

璃绪脸颊还残留着病中的憔悴,眼睛倒很精神。

“背后是什么,IV?拿出来看看。”

IV把花束拿到身前,被璃绪眼光打量,手臂不太抬得起来。


那是束红玫瑰。——那天IV带着花回去了。


璃绪懒得理他,这点IV理解。

照镜子的时候,有时脸上伤疤灼烫,让他回忆起那晚的熊熊烈焰。

璃绪醒来后,IV心头压抑的感情并未减轻。

非要说的话,是越发沉重了——不过苦果哽在喉头,倒也不是咽不下去。


……大概因为,璃绪再也不会躺在病床前,毫无知觉地任他走近了吧?


“IV。”某次跟凌牙喝茶,凌牙突然问,“你没再去找过璃绪吧?”

“璃绪出院后就没有了。”

凌牙怀疑地打量他。

“骗人?”

“真的!——我也是很忙的。”IV大倒苦水,“玉座跟V最近不知道神神秘秘在研究什么,存款花得像流水一样。我再不出去赚钱,家里就只有中间名可以拿去卖了……”

凌牙很不屑。

“烦死了。搞得自己好像很可怜一样,我跟璃绪可是一直都在打工的啊!”

“欸——你妹妹在哪里打工啊?我说不定可以去露个脸,带点人气呢。”

“你去只会污染璃绪呼吸的空气,”凌牙一口回绝。“想都不要想,我怎么可能把璃绪往火坑里推?”


璃绪从打工的地方下班,雨已经下起来了。

她撑伞回家,在门前找到一束玫瑰。花瓣鲜红未染雨水,不知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

璃绪从花束中间摸出张卡片,上面写着“给璃绪”。

她把花提在手里,收伞进玄关,看到凌牙趴在沙发上打电动。

“回来了。”

凌牙一眼注意到花。

“谁给你的?”

“凌牙,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刚回来,5分钟都没有。”凌牙伸袖子,“衣服还湿呢——璃绪,你去干嘛?”


“IV?”

套着雨衣的黑影应声回头。

IV竟会穿雨衣,璃绪吃惊不小。

“……没办法,”IV举着湿乎乎淌着水的袖子。“如果只是打伞的话,肯定会被凌牙发现的!”

“躲在暗处等人回家,光这件事就很吓人了吧?”

璃绪撑伞走近,凛然质问。

“凌牙说你还很忙,我看你分明闲得很嘛。”

“诶——”

IV隔着雨幕看她,嘴角慢慢扯出笑。

“比起那个,璃绪,你真的在跟凌牙打听的我的事情啊?”

“我是担心凌牙啦。”

璃绪口吻淡漠地说。

“因为游马跟快斗他们的关系,凌牙现在很开心。最不想的就是因为IV你的关系,让凌牙再度堕落到黑暗的深渊里去。”

IV探究地看她。

“在保护凌牙吗,璃绪?”他朝璃绪笑。“需要帮忙吗?”

“帮什么忙啊?”

“跟你一起保护凌牙啊。”

IV说。

“如果凌牙的心再度沦入黑暗的话……我答应你,那时候,我一定是拼尽全力把他带回来的人。”


璃绪毫不留情:“这种事如果说有谁肯定做不到,那就是你了吧!”

“……怎么连你也……”

IV露出委屈的表情。

看到他这幅样子,璃绪反倒露出微笑。

“不过,如果有我在的话,凌牙一定不会出事的。都是因为我中了你的招,凌牙才会变成那种叫人不放心的样子……归根结底,都是你的错啊。”

“是啊,”IV说。“璃绪,你讨厌我也没关系。”

璃绪继续微笑望看他。

“想被讨厌吗?”

“怎么可能啊!……只是,别当我不存在就行了。”

IV激烈地反驳道。

有点消沉又有点不甘心,雨水里燃烧般的眼眸直视璃绪。

“璃绪——我来保护你吧?不会再伤害你,也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你是凌牙最重要的人,你再出事的话,凌牙接受不了的。既然这样,就让我来负起这个责任……”


……

璃绪不清楚自己对IV的想法,但她突然发觉她不讨厌红玫瑰。

虽然比普通的女生要厉害不止一点点、漂亮不止一点点、对凌牙的爱也超出正常限度不止一点点……

但在这点上,神代璃绪跟她们,好像也没太大分别。

……


“IV,这件事你打算负责多久呢?”

“一生也可以,一个月也可以啊。”

IV迅速回答。

“璃绪——下次你打工结束后,让我来送你回家吧?”


FIN.


评论(1)
热度(27)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