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可爱不可爱

凌IV,女装。

对于IV的女装,凌牙做出激烈的反应!

 


凌牙拿叉子恹恹戳了几下沙拉,抬头对上IV纯良的笑容。

凌牙没好气:“干嘛!”

IV一手托腮。

“不爱吃蔬菜吗?凌牙你啊还真是,小孩子。”

“我这不是正在吃吗?”

“哪有,你在挑里面的金枪鱼碎……”

IV英明地指出。

凌牙略作思考——

“金枪鱼也可以算作是海中的蔬菜吧?”

“……才不是吧!”


凌牙继续戳沙拉。

IV说:“凌牙,不喜欢吃的话,就让我来帮你解决好了!”

他掰开自己叉子,缠着一团草往嘴里塞。

凌牙笑他。“决斗冠军也有吃不起饭的时候吗?”

“怎么可能,”IV含糊其辞,“……在节食呢。”

凌牙一口可乐喷在桌上。

“你吗?!”

“谢谢,谢谢,”IV假意道,“凌牙,谢谢你的反应,真不愧是我的头号粉丝啊。但我下周有个综艺通告,今天拿来服装试了一下,觉得少吃点可能会在fan面前呈现得更完美。”

“那种事情不是怎样都好吗?”

“才不是怎样都好,总不能叫我的fan失望吧。”

IV朝凌牙投来暧昧的笑容。凌牙莫名不爽……

 

凌牙问:

“IV,你下周到底要穿什么啊?刻苦成这样,不是跟笨蛋一样吗?”

问出这句的时候,IV已吃草吃到第三顿。

凌牙看他耳朵都耷拉下来,埋头趴在桌上。

“……旗袍啊。女式的。”

“哈???!!!”

凌牙大惊。IV爬起来,翻找图片给凌牙看。

“‘拯救快要黄铺的中华料理门店’,大概是这样的内容。”IV说,“剧本上写好,到时候会被店家要求穿旗袍在店门口揽客,我就假装很惊讶地接受——啊,综艺节目都是这样的哦。”

凌牙:“那不是赶客吗?”

IV完全不理。

“没办法。大概这就是fan的期待吧?”

“没人会对你有那样的期待的!”

“诶诶——”IV严重受伤,“难道凌牙不期待吗?”

“我最不期待了!”

凌牙咬牙切齿地摇头……

“……亏你还摆出那副超级想穿的样子!你怎么想的啊!”

 

但凌牙无法阻止IV在他家的镜子前面开心地换上旗袍……

 

IV当然也不想穿,起初还跟制作人关于他的定位问题起了争执。

“我不是决斗冠军来的吗?为什么还要上演这种戏码……感觉蛹酱的fan才会期待这种事的吧!”

“IV,你的粉丝也长大了啊,大家会期待你与以往不同的姿态的。”制作人道,“即使是蛹酱,现在用低智甜歌也留不住fan的心了,她最近不是去拍那个出轨的电视剧了吗?”

IV只好承认制作人说得有理……

 

但看到凌牙受不了,IV发觉这旗袍穿得值回票价。

 

“怎么了凌牙。光芒太耀眼而难以直视了吗?”

面对IV自信满满的宣言,凌牙选择把头埋在沙发垫里。

半晌憋出一句:

“——那个开叉太高了吧!”

“这个就放心吧,”IV以安慰的口吻道,“上镜的时候会穿丝袜的。”

“……丝……”

凌牙这下更没法放心了。

“IV,你还有羞耻心吗?这个问题对你来说可能太难了,但你这种形象出来丢人的话,绝对会掉粉的吧。”

“话也不必这么说吧!”

凌牙的反应如此不上路,IV深觉沮丧。

“一点都不可爱吗?”

凌牙坚定地摇头。

“……那,最低限度的好笑总有了吧?”

“让人想哭倒是真的。”

现在IV十分想哭,——“这么不堪吗?”

 

璃绪回到家时,吃惊地发现IV坐在她家沙发上,身穿旗袍抽烟,脸色灰暗。

“怎么啦,”璃绪问,“跟凌牙打赌输了?”

IV悲伤地抬起头。

“真的一点都不可爱吗?”

“你别把烟灰掉在我家地板上啊……”

 

IV抽过烟后,本想留下吃饭,结果玉座一个电话打来。玉座开小车出去兜风,结果警察不相信他“外表虽然是小孩,内心却是成熟的科学家”说辞,非要监护人领他回去,车也扣下了。IV到警署领了一顿骂,交出驾照扣分,回去路上玉座还在后座喋喋不休,觉得这届警察不行,抱怨IV来得太慢。

 

神代家,凌牙跟璃绪吃饭。

吃完饭璃绪洗碗,扭头见凌牙从IV没带走的烟盒里掏烟抽,边抽边出神。

“凌牙别抽烟!”璃绪喊,“对肺不好。”

凌牙假装没听见,等她解了围裙过来,一支烟递过去。

璃绪气愤地一口咬住,凌牙拿打火机给她点火。


“那个IV,”璃绪吐了口烟问。“穿着旗袍,想干什么啊?”

凌牙皱眉头。“谁知道,综艺节目之类的。——这不是在出丑吗?”

“凌牙脑筋太正经了,这种事情现在很多啊。蛹酱都去拍出轨电视剧了。”

“这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吧?”

“明明就差不多啊。”

“明明不一样,”凌牙小声说,小心地不跟璃绪争。

“……如果是我,肯定就不会去穿那种东西。”

璃绪中肯地提出——

“但是IV跟你想要的不一样吧?”

 

阿克雷德家此刻仍在宾馆住,顶层套间。IV另外订一间标间,方便助理帮他收发。

IV下楼到酒店大堂,凌牙手插口袋看过来。

“这个你忘带了,”凌牙把烟塞进IV手里。

“抽了一根味道还不错。”

“这么晚专程送这个过来?”决斗冠军眉开眼笑。“凌牙,上去喝杯茶吧!”


电梯中,IV以显然是没话找话的口吻说:

“凌牙,抽了我的烟,以后就慢慢用身体还给我好了……”

凌牙撇嘴,“我还是吐出来还给你算了……”

 

他们到IV自己住的房间,IV忙着给他找红茶。

凌牙看桌上放着半个三明治。

“不节食了吗?”

“从凌牙家出来,突然就很饿。”IV叹气。

“凌牙觉得我不可爱,心都碎成一片片的了。”

凌牙想:“本来想说点好话的,但看这幅样子还真火大啊!”

“璃绪觉得还蛮可爱的。”凌牙张了张嘴,有几分别扭,“……简直是瞎了。我说,‘你觉得可爱,干脆跟IV交往算了!’然后璃绪那家伙反倒把我训了一顿。”

“哦。”

IV喝茶。凌牙盯着他看,把IV盯得快要屏不住。

凌牙毛了。

“……给点反应啊!”

“反应?我很开心啊。”

把茶放在桌上,IV坦率地向凌牙露出笑容。

 

“如果是凌牙要穿女装的话,我一定会觉得超级可爱的。至于凌牙你怎么想我,其实都没关系……就是稍微觉得有点寂寞,大概是我自己的原因吧?”

“这种恶劣的撒娇一点也不可爱啊。”

“只有凌牙觉得不可爱而已。”

“不可爱的东西就是不可爱吧。”

“最不可爱的就是凌牙你了!”

 

两人喝茶笑谈,IV把冷掉的三明治慢慢吃掉。

标间视野不如顶层开阔,但落地窗仍倒映着浩瀚的心城灯火。凌牙眯眼看下去,IV看着他侧脸出神。白皙肌肤染上黄澄澄一层暖色,眼珠深蓝,睫毛投出纤长的阴影,摄人心魄地好看。

 

红茶喝完,IV拿茶杯去洗。洗干净茶杯出来愣在原地,茶杯掉在地毯上——

凌牙背对他,旗袍仅穿到一半。

被深色长发覆盖,雪色肩胛在昏暗中仍然耀眼。


“凌牙,”IV万分激动,“这是只给我一个人的特别service吗?”

“……废话,”凌牙脸颊微红。“如果是那种全国观众都能看的综艺节目,不是超级傻的吗?”

 

FIN.


评论(2)
热度(32)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