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Bad romance(2)

凌IV,ABO。

一点点肉渣放图片!


托马斯从深夜中惊醒。

浑身都是细密的汗水,身体深处又热又疼。

……


“呼……哈……真没用啊,我……”

一次高潮后,体力全无地瘫在床上,托马斯自嘲般地自言自语。

身体的热度稍稍降下一点,托马斯撑起身体,翻身下床。

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闪动,显示收到一封新邮件。

托马斯点开邮件。投影屏幕上,是大概七八张凌牙的照片。

——照片是“线人”发来的。背景乌烟瘴气,看起来像个牌室。凌牙身边站着好几个肌肉虬结的成年男人,有的在抽烟。

托马斯眉头皱起,指尖停留在投影屏幕中凌牙仿佛映照不进任何光芒的眼瞳上。

继续向下滑动,有几张凌牙在室外的照片。建筑外观映照在凌牙脚下的水洼中。

托马斯放大那片水洼,把图片给克里斯发送过去。

 

“IV,”次日早餐时克里斯问他。“昨天晚上给我发那张图片,什么意思?”

“帮我找找。这个地方在heartland。”

托马斯懒得解释。玉座从沙发边转回头来,笑言:

“IV,又在浪费V的时间吗?”

“不是浪费时间!”托马斯烦躁地吼回去。“是跟神代凌牙有关的事情……”

“那V去做吧。”玉座拍板,“毕竟IV也是在认真完成自己的任务呢。”他光亮的眼眸在面具下玩味着托马斯气苦的神情。“——把凌牙打入黑暗的深渊——你明白这是你必须要做的事吧?”

“我到现在为止不是完成得很好吗?”

 

克里斯想做的时候,效率还是很高的。

凌牙所在的地方是个废弃的游戏厅,现在改成非法聚赌的决斗俱乐部。主人是陆王海王兄弟,克里斯听过这两人的名字,组队决斗曾小有名气,最终在某次大赛上被揪出改装决斗盘,因为作弊被放逐。

……托马斯攥紧了拳头。

凌牙会堕落到跟这种渣滓同病相怜,说到底全都是自己的错。

能拯救凌牙就好了,可托马斯的任务是毁灭他。

 

明明知道自己去也不能改变什么,但托马斯意识到的时候,已经站在那游戏厅门前。

凌牙现在对自己的感情,大概还不是痛恨。

如果是那样的话,能见到凌牙的脸、呼吸着跟凌牙同样的空气,对托马斯而言,也算是某种珍贵极了的慰藉。

——即使是痛恨也没关系,能被凌牙看着就行了。

 

尽管戴上帽子、换了便装,在托马斯走进游戏厅的刹那,还是立刻感受到凌牙的视线。

……森然的眼光,过分警觉地逼视着来人。

托马斯心头一阵酸楚,不知道凌牙每一天的神经紧绷到了怎样的程度。

“凌牙!”

“你这家伙、是……”

这种程度的化装当然逃不过凌牙的打量。

在陆王海王兄弟朝托马斯聚过去的时候,凌牙抢先一步,狠狠推搡了托马斯的后腰一把,拉着决斗冠军走出牌室。

 

“你疯了吧!不知道你的身份吗?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

被抓住手臂一把推在墙上,凌牙气势汹汹地质问托马斯。

许久不见,凌牙憔悴多了。

面色惨白,因为睡眠不足,眼睛显得更大,眼眶里像燃烧着。

如果这样逞强下去,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托马斯几乎想和从前那样摸摸凌牙的脸,但他终究收回手去。


“我来没什么关系吧?凌牙能来,我为什么不行?”

“你是决斗冠军啊,IV!你被那群人要挟的话,……”

仿佛突然清醒,凌牙望向托马斯的视线凛冽了几分。

“……莫非是特地来嘲笑我的吗?嘲笑偷看你卡组、被决斗界放逐的我。”

“是啊,”托马斯机械地开口。

“突然有点在意,一度自称我宿敌的凌牙现在在做什么。原来在帮一群渣滓看场子吗?”

 “……IV……”

凌牙睁大眼睛。

仿佛烟灰迅速冷却般,瞳孔中的光芒闪动着黯淡下去。

托马斯自顾自地笑着——

“明明当时还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吧?现在的你,真是让人肚皮都笑破了……”

“——够了!你这混蛋!”

凌牙咆哮着,一拳砸进托马斯身侧的墙面。

 

托马斯所期盼的,就是被凌牙用暴力对待。

从暗中了解凌牙消息的时候,跟凌牙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冲击。

被那蒙尘的蓝瞳多凝视一秒,托马斯心头的负罪感就膨胀一分。

顺畅地呼吸都做不到,灼热地压迫着胸腔。

……也能被凌牙稍微伤害的话,托马斯还会轻松一点。

 

然而,凌牙举起的拳头却迟迟没落下。

托马斯的眼光被凌牙死死锁住,想转开眼珠都做不到。

尽管知道以凌牙的道行,不可能看穿自己心底的卑怯,但仍然忍不住心跳如鼓。

……手脚也渐渐发软,身体深处泛起阵阵潮热。

汗水从托马斯额角渗出,越是被凌牙盯着,身体越是像煮过一遍似的。

 

靴子落地。最糟糕不过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托马斯急促地呼吸着,如渴水的旅人般,拼命捕捉空气中那丝甘冽的Alpha信息素气味。

——抑制剂失效了。难道他,要在凌牙面前……


TBC.


……变身吗?!


评论(6)
热度(15)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