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Bad romance

凌IV,ABO

暂时还没到肉……


 

凌牙的味道?

——拒人千里的清冽,却又意料之外地甜美。

仿佛刻意诱惑一般,在托马斯的鼻端挥之不去。


虽然并不在发情期,但仍忍不住想对那味道做出反应。

托马斯的额头抵在更衣室柜门上,掌心不知不觉已满是潮热的汗水。

“喂、IV……”

肩胛骨被轻轻触碰,托马斯被踩到尾巴似的霍然转头。

“什、什么事?”

穿着白色上衣与紫色短装马甲的少年一脸别扭地撇嘴瞪他。

“IV,你这家伙刚刚开始就把脑袋扎进储物柜里,没问题吧?你的比赛不是快要开始了吗?”

托马斯懒洋洋地看着凌牙笑,“担心我吗?”

“才不是担心!必须要打倒你才行,远东冠军只有一个啊。所以在跟我对战之前,绝不许你随随便便输掉……”

凌牙说。——真是可爱得让人心碎。


托马斯是Omega,通常被认为是更弱小和情绪化的性别。 不过在父亲面前不受宠,大概不是因为这个,可能还是头脑不够聪明。

与神代凌牙搞好关系——这是玉座的命令。

因此,在全国大赛开幕伊始,同为选手的托马斯就开始向凌牙示好。看上去粗暴又孤傲的优胜候补,说到底还是太嫩了。凌牙的追随者大多是同龄的小混蛋,而似乎对来自年上者的宠爱格外受不了。几番下来,凌牙差不多被托马斯养顺了,还主动提起妹妹璃绪的事情。

折磨这么清澈见底的人,简直毫不人道。

托马斯憎恨一切,也憎恨着必须对凌牙实施加害的自己。


受到凌牙的信息素煽动,托马斯那场比赛赢得辛苦。

比赛结束后,托马斯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降温,手腕却被凌牙一把抓住。

“IV——刚刚的比赛,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托马斯扭头,丝毫不知道自己就是病根的年轻Alpha皱着眉头瞪他。

“差点都要输了啊!状态不好吗?脸这么红。”

“可能有点卡手……”

“不是操作失误吗?”

“没有啊。”托马斯假装慨叹,——“凌牙,你根本没有好好看我比赛。你的半决赛不是在晚上吗?我回家看转播……”

凌牙探究地瞧他,几秒后收回目光。

“是啊。我会赢下来的……在决赛中击溃你。”

“别说笑了凌牙,被击溃的是你才对。”

托马斯多少有些消沉地转过身去。


当天晚上,托马斯约璃绪决斗。

知道托马斯跟凌牙关系很好的璃绪,带着几乎是玩乐的心态轻松赴约。托马斯使用了玉座给他的卡,——爆燃而出的实体火焰瞬间吞噬了璃绪。托马斯冲过去,拼命把凌牙的妹妹从火舌间撕扯出来。


托马斯的脸和身体都被烧伤了。但作为惩罚,还是太轻了。

跟凌牙的关系被自己亲手剪断,这份痛楚在心中更加激烈百倍。

对毫无关系的人施加辣手,托马斯已经无法回头。

即使日后凌牙得知其中委曲——托马斯很怀疑这天会不会到来——也绝对不会原谅,实实在在地对璃绪犯下这桩罪行的自己。


组委会方面宣告:IV对凌牙的决赛,由于种种原因延期。

“种种原因”的内情,大抵是凌牙得知妹妹的噩耗后,完全失去了比赛的状态。不眠不休地在ICU外等待,熬得眼圈发黑唇焦舌燥,看不清,听不见。

璃绪是赴了某神秘人的决斗邀约。

凌牙决心要找出凶手,为璃绪报仇。


璃绪的状况几经反复后基本稳定下来,而意识已是清醒时渐少。

转入看护病房后,担心凌牙太执着地为她报仇而丧失自主,璃绪艰难地表态,要凌牙先把比赛赢下来再说。

“我会的。”

模糊的氧气面罩外,凌牙的声音似乎传递过来了。

“璃绪……我一定把胜利带来给你。”


凌牙状态最糟糕的几天,一点IV的关怀都没得到。

托马斯也在手术。为保住眼睛,情况棘手。

摘除眼球避免感染大概是最稳妥的选择,但玉座突然萌发了莫名其妙的强烈信心,坚信托马斯能挺过去。

阿克雷德家的次子确实命硬,得以在决赛中用两只眼睛,目睹自己对凌牙犯罪。

 

被“无论如何都要实现璃绪的愿望”的念头侵蚀,掉入了托马斯的圈套。

背负耻辱的十字架,曾经的优胜候补被冷酷而公允地放逐。

毫不知情的凌牙,还觉得被偷看卡组的托马斯对自己生出了芥蒂。他再没去找过托马斯,……幸亏如此,托马斯正觉得演不下去了。

 

一段时间内,托马斯像吸血鬼害怕阳光似的,规避着凌牙的近况。

可是没过多久,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在通过种种途径搜集这个人的消息。

他憎恨一切。——但没法去憎恨完全是被自己毁掉的凌牙。

在玉座的夙愿达成之前,自己不管什么都会去做。

但如果在那之后……如果在那之后,凌牙想要报复,……

 

托马斯不愿想太遥远的事,但阻止不了凌牙的身影在心头一次又一次地浮现。


TBC.


评论
热度(12)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