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身体交换

凌牙+璃绪+IV,CP是凌IV。

凌牙跟璃绪交换了身体!


 

托马斯睡得迷迷糊糊,手臂蹭上两团弹性十足的绵软物体。

半睡半醒间,丝毫没觉得异常。

反倒因为被子全被共枕之人抢去,更想要与那温柔的体温亲近。

托马斯干脆翻身,一把抱住对方,眯起眼看——

 

这张脸!!!!!

 

托马斯本能的反应是撤退。一手按床边一个360度回旋,将自己甩到了房间对面。

与此同时,床上的女孩也皱着眉头清醒过来。

“搞什么,IV,大早上的这么吵……”

穿着鲨鱼睡衣的“璃绪”闭着眼翻身下床,往洗手间走。

 

30秒后,洗手间中传来镜子被一拳打碎的声音。

 

“凌牙!!!”托马斯抓住“璃绪”的肩膀用力摇晃。“你变成璃绪了啊!!!”

“我知道!!!”“璃绪”也濒临崩溃,如同溺水者一般紧紧抓住托马斯肩膀。“怎么回事IV,快把我变回来!!!”

托马斯:“我做不到啊!!!”

“不是你做的吗!!!”

“能做的话我早就做了!!!”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感情很好地对着喊了半天,“璃绪”陡然间福至心灵。

“不行……现在我必须要去看看真正璃绪的情况如何了!”

托马斯:“好!我也去!”

“想都别想进璃绪的卧室!”

 

两人跑到妹妹的卧室门前,“璃绪”对着门拼命一阵拍。

“璃绪!璃绪!璃绪你还好吗!”

“……搞什么啊,凌牙,一大早上这么吵……”

门打开了。

身穿粉色衬衫与制服短裙, “凌牙”睡眼惺忪地看着两人。

门外的两人此刻心中百感交集。

“璃绪”想:“……我,穿着制服短裙的样子……”

托马斯想:“凌牙,穿着制服短裙的样子……”

“怎么回事啊IV,鼻血流出来了。”

“凌牙”盯着他,不耐烦地说。

旋即,在看到托马斯身边那张理论上来讲该是自己的脸时,瞳孔逐渐放大——

仿佛要亲眼确认这个事实一般,“凌牙”转头就向洗手间冲去。

 

30秒后,洗手间中传来尖叫,——

“凌牙!怎么搞的!你对镜子做了什么!”

 

大致来说算是交换了灵魂的神代兄妹此刻懊丧地坐在沙发上。

托马斯坐在对面,给他们倒茶。

“璃绪”心乱如麻——

“这种变化是怎么回事?是暂时的吗?还是永久的?是不是我受到了什么诅咒,把完全无关的璃绪卷进来了?我跟璃绪今后要如何生活?璃绪遇到喜欢的人之后,结婚的问题怎么解决?我现在应该以纳修还是梅拉古的身份与德鲁贝他们相处?我还能用回我卡组吗?以后还能毫无芥蒂地跟游马和快斗相处吗?他们会怎么看待现在的我?”

“凌牙”同样心乱如麻——

“这种变化是怎么回事?是暂时的吗?还是永久的?难道这就是我跟凌牙的命运吗?如果我现在献身的话,凌牙的灵魂是不是就能回到这具身体里?没有胸部真是不习惯。我跟凌牙今后要如何生活?以梅拉古的身体,哥哥还能够统率七皇吗?以后,我还能用回我卡组吗?还能毫无芥蒂地跟小鸟、小猫她们相处吗?她们会怎么看待现在的我?”

托马斯的心也很乱。

“……我正在跟凌牙交往,但凌牙里面的人换成了凌牙的妹妹!我到底算是在跟谁交往?还是说,两个都……”

 

为避免神代兄妹沉浸在对命运的感伤中,托马斯适时提出了一点微小的意见。

“我的父亲和哥哥都是对巴利安很有研究的科学家。”他说,“凌牙,璃绪,我们现在去到我家,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把你们的身体换回来吧!”

神代兄妹都觉得这意见很有建设性……

 

但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遇到了问题。

“璃绪”消沉地蹲在璃绪的衣柜前。

“我就是我,我是神代凌牙!如果现在穿着妹妹的胸罩上街,就觉得好像已经回不去了……”

“为什么你们日本人总是被这种形式上的东西困扰呢,”托马斯说。“那种东西不穿也没关系吧?”

站在一边的“凌牙”一拳朝托马斯挥去:

“何等狂妄的发言,IV!这种事情,没有胸部的你跟哥哥都不可能理解的吧!”


“璃绪”不肯出门,托马斯只好打电话回家。

“爸!”

玉座一接起电话,托马斯就发急喊道。

“我这边遇到一个特别棘手的事情……”

“哦呀,是电话诈骗吗?”玉座说,“不要把人家当老年人!就算你现在跟我说托马斯被车撞了,生命垂危,只要15块钱就能救他性命,我也不会给你打钱的,趁早死了这条心吧骗子。”

托马斯:“…………………………”

“不是我,……是跟凌牙有关的事情,”托马斯心力交瘁地说。

玉座来了精神。

“重要的事情早点说嘛,托马斯!”

“混蛋玉座,你原来知道是我啊!”

 

托马斯把事情的经过跟玉座说了。

“唔这种情况,之前还没遇到过。”玉座说,“不如这样,你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那两个人抓过来吧,在我们的黑暗实验室里进行一番残忍的分析,这样世界上只是少了两个巴利安,却极大地促进了科学的发展啊。怎么样,托马斯,这是只有你才能完成的任务啊。做到这件事之后你就一跃成为我第三喜欢的儿子了,爸爸煮面给你吃。”

“爸,贤明的判断!但我刚刚开的是免提,”托马斯说。

“现在他俩眼神都很可怕,可能你马上就要失去你第三喜欢的儿子了……”

“等一下!”玉座喊道,“应该还有别的办法。我的老伙计菲卡博士有个很能干的儿子快斗,似乎掌握着狩猎灵魂的能力。你们让他帮忙,把你们的灵魂换过来不就行了?”

 

“璃绪”豁然开朗,左拳砸进右手掌心里。

“原来如此!可以让快斗帮忙。我怎么就没想到!”

“凌牙”十分疑惑……

“哥哥,快斗是谁啊?”

“璃绪”柔声解释:

“你不认识也正常。我跟快斗关系好的时候,你还在住院呢。快斗打牌蛮厉害的,还赢过我。哼!那一次是意外,下次一定不会输给快斗的!”

托马斯:“——凌牙,你跟快斗关系到底什么时候变这么好的啊!”

 

玉座在挂断电话前补充道:

“哦对了,凌牙你可能不知道吧,快斗特别讨厌托马斯。如果能把托马斯暴揍一顿然后直播给快斗看,估计他会更乐意帮忙的。”

 

神代兄妹打开窗,快斗飞了进来。

“真没办法,我忙死了。”快斗说,“如果不是凌牙的事情,绝对不会跑这一趟。”

托马斯:“快斗,你跟凌牙到底什么时候关系变这么好的啊!”

快斗:“很意外吗?不会告诉你的,IV,抱着你腐烂的灵魂下地狱吧。”

他转过身,凝视着“璃绪”。

“凌牙,”他说,“初次见面。你妹妹还挺漂亮的。”

“璃绪”:“——你想表达什么?”

目前在凌牙身体中的璃绪更加高兴了,“快斗……人还是挺不错的啊!”

 

快斗使用能力,还没几分钟就救神代兄妹脱离苦海,回到原先的身体里。

凌牙:“快斗……”

“你是要道谢吗?没有那个必要。”

快斗冷淡地扭过头去。

“凌牙,以我们的羁绊来说,帮你脱离窘境是理所当然的。”

凌牙:“不,我不是……”

“那么是要把你妹妹介绍给我吗?”快斗迅速说,“那也不必了。夸你妹妹漂亮,只是初次见面的礼貌罢了。其实在我心中,世界上大部分人都长得差不多。”

凌牙:“我靠,在你瞎的时候吗?你这家伙快向璃绪道歉!——不对,我刚刚想说的不是这个……”

快斗说,“那么是想要跟我决斗吗?很遗憾,今天似乎不是好时机呢。不过未来有一天,命运必定会令我们再次对决的。我也很期待啊,凌牙。”

凌牙十分感动,“——快斗!……不,不对,可恶!我到底想说什么来着!”

 

托马斯有几分惆怅。

凌牙跟璃绪的困境,自己出尽洋相也没能解决。

结果快斗过来,三下五除二就办妥了。加上跟凌牙闲聊的时间、跟璃绪互换联系方式的时间在一起,也没用掉十分钟。

“这样会不会让凌牙觉得我没用呢……”

抱着手肘坐在餐椅里,托马斯喃喃自语,心声脱口而出。

“那没关系吧?”

身穿鲨鱼围裙、正在做早餐的凌牙顺畅地应声道。

“IV,我并不是为了利用你才跟你交往的啊……”

凌牙冷静地说,面无表情地把炒蛋倒进托马斯面前的盘子。


“无论发生怎样的情况,你能够陪伴在我身边度过,这就是全部的意义了。根本不需要你有什么‘用处’——说到底,我不需要你保护,我来保护你就行了。”

异常冷静而笃定的直球,让托马斯心口小兔乱撞。

“凌、凌牙!……虽然很开心,但怎么突然说起这种话来啊……”

“不清楚啊。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福至心灵吧?”

 

托马斯沐浴在“凌牙”长辈般慈爱的眼神中。

蓦然间,一丝熟悉的凉意穿胸而过。

 

“——你是……”

他站起来,瞪着坐在桌对面、低头吃着炒蛋的神代兄妹。

“——现在的你们,难不成……是纳修,和梅拉古吗?”

 

FIN.


评论(11)
热度(56)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