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失学灵蝶的忧郁

看完天启脑中就剩下,灵蝶好美,灵蝶劈开一辆车恰好救到暴风女,百合好甜……自我满足,随便写写!


CP:灵蝶/暴风

摘要:Ororo梦到她的偶像Raven化身成Betsy的样子和她亲热。醒来后,她面对Besty时感到很不好意思。

 


天启之战后,Ororo被变种人学院收留。她正无处可去,对未来也没有清晰的想法,但她十分愿意离她的英雄更近一些。

Raven。Ororo更熟悉“魔形女”这个名字。

魔形女比Ororo贴在埃及家中墙上的照片看起来更美艳,也更强悍。她化身灵蝶,勇敢地接近天启。Ororo当日躲在废墟后,毫无保留地倾慕她的勇敢。

几天后,她做了个难于启齿的梦。在变种人学院,男孩子气的Ororo立刻与快银、夜行者等人混熟,与凤凰和镭射眼亦常常一同行动。可这个梦不能对任何人说。

 

梦中,Ororo与Betsy极尽缠绵。突然间,凝视着她的Betsy眼瞳变成金色,随即显露Raven真身。梦中她只剩感官快乐,醒来后却满心困惑和羞愧。

她与“灵蝶”Betsy是恋人。

天启之战当日,她眼见灵蝶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Betsy狡黠、凶狠,也更年长,或许已习惯在黑暗中生活。但Ororo不能不承认,有时候,尤其是快乐或想要快乐的时候……她真希望Betsy就在身边。

 

在Ororo家乡小镇上,只有她一个变种人,没什么可骄傲的。

她还有Betsy这样美貌的恋人。严酷的生活会让人变得麻木卑怯,大概只有与Betsy的关系、以及墙上Raven的肖像(那提醒她世界上某处还有人在斗争)让Ororo保持清醒。

 

情爱中,Betsy担当教导者的角色。Betsy再胜任不过,并乐在其中。

她们偶尔会在卡利班的地方见面。不分时间地点,只要头顶有块屋檐——有时甚至没有,被Besty拥抱就是绝顶的快乐。

灵蝶漂亮又强大,火辣又精悍的肉体完美如神殿。

但Ororo知道这具身体某处、蝴蝶一般美丽和脆弱的地方。

……她是个好学生,在和Betsy的关系中如此,在变种人学院亦然。


在变种人学院,Charles教会她此前从未学到过的东西,比如真诚,信心,负责;还有希望——Ororo希望,自己未来能与Charles一样坚信。

她的风暴力量是生命与纯净的象征。

……Betsy说,她最喜欢她坦率地享受欢乐的样子。

 

暴风女Ororo Munroe被X战警招募当夜,镭射眼、凤凰、夜行者跟快银到商场,很乖地看夜场电影庆祝。商场中播放加拿大少女歌星Robin的《go to mall》,带队去的魔形女说一听到就头痛,Ororo陪她提前回来。

走进房间中,Ororo猝然惊呼,手腕被扭住,一具温热身体压她在墙上。

“不记得我了?”

听到那声音,Ororo战意顿失。

“Betsy,你……怎么进来的?”

“你该问我来干什么,暴风。”

灵蝶的嘴唇按在她嘴唇上,缓慢而柔媚地摩挲,甜蜜的吐息撩拨得Ororo浑身发烫。

“卡利班给我找到个活儿,我们两个可以干。就是现在,跟我离开这鬼地方,怎样?”


借着月色微光,灵蝶美艳的面孔在黑暗中浮现。

“Betsy,我每天都想你。”Ororo沙声道。

“……但我在这里很好。我觉得你也该考虑来……”

Betsy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很好?你确定?我才不要上学呢。”

“Betsy,这里有很多我们的同类!”

“同类,当然。——那个跑得很快的小子,你让他对你做这个吗?”

Ororo发出一声羞耻又欢愉的低喘,Betsy拉着她的手,用力揉她潮热的双腿间。

“……你在说什么……”

“暴风,因为我而湿了吗?”

Betsy执拗而坏心地撩拨她,难以抵御的酸痒从鼠蹊间升腾。

良久,蜜色的大腿无力地蜷起,被Betsy方便地挂在手臂上。

对久别重逢的恋人敞开身体,Ororo没觉得羞耻,反而笑着问:

 “你是在嫉妒吗?”

Betsy哼了一声。

“我只是想知道,我的女孩在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那个梦,突然在脑海中闪现。

梦到Raven化身Betsy跟她做这种事,究竟算不算对不起Betsy?

被情欲冲晕的头脑,已经全然没法得出合理的结论。

 

眼见Ororo满脸通红,心虚地别过头去…………


…………………………灵蝶超气然而无可奈何。

说到底,可能都是自己没来上学的错吧!!


FIN.

评论(4)
热度(8)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