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甜甜

凌IV小肉饼,肉放图片。

超级超级爱吃甜食的凌牙!

 



WDC完赛后,凌牙心神不宁。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

一开始还是可以通过意志力克服的不适,但到后面愈演愈烈。

 

——凌牙变得超级爱吃甜食……

 

只想吃蛋糕而不想吃饭。

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有糖在手边。

担忧自己见到甜食就挪不动脚步的窘态被认识的人看到而受到轻视,凌牙干脆闭门不出。


这天,门被敲响了。凌牙把门打开一条缝。

“我订的蓝莓……啊,是快斗!”

站在门外的是莫名其妙与凌牙成为好友的快斗。

“凌牙,”快斗道,“可以请我进去吗?”

“当然。”

“凌牙,你妹妹的病情如何了?”

“璃绪的情况还算稳定。阳斗呢?”

“阳斗已经痊愈了,我会把你的关心转达给他。”

凌牙拿出金平糖来待客。

两根指尖捏起糖块,快斗仿佛下定了决心。

“……凌牙,游马和星光他们非常担心你的状况。思前想后,似乎凌牙身体上的异常是我造成的。”

正在拼命往嘴里塞糖的凌牙:

“——哈?”

“你还记得吗上次我把你的灵魂狩猎走了,”快斗飞快地说,看来想要迅速翻过这一页。“当时好像是把你的灵魂跟我给阳斗买的奶糖放进一个口袋里了因为天气太热奶糖就不小心融化进凌牙的灵魂里了所以现在凌牙才会变得从灵魂深处开始超级渴求糖分。真没办法,我已经跟克里斯说了,紧身衣口袋太少就这点不好啊。”

凌牙:“………………别随便把别人的灵魂跟奶糖放在一个口袋里啊,快斗!”

他捏紧了拳头——

“因为这个,我可是连正常的生活都没法继续了!!”

“是,是,知道了,”快斗说。“比起那个,我跟克里斯已经潜心研究出把你拯救出这种窘态的办法。我想凌牙你现在一定很想知道吧?”

凌牙怒视快斗:

“是想把我的灵魂再狩猎一次、把奶糖挖出来吗?”

“这倒没想到。”快斗宁静地说,“好像也是个办法——”

“只有这个绝对不行!!!!”

 

快斗说的办法也很简单。

只要一次吃下足够多的甜食就好了,就能够完全抵消掉灵魂深处对甜食的渴求。

但是,哪里能够找到那么多的甜食呢?

“这个不需要担心,我会对这件事负责到底。”快斗拍着凌牙的肩膀,“克里斯已经安排妥当了!”

你很难不去信任快斗这样的人……

凌牙被安抚一番,然后放心地睡了。

 

第二天早上,被扑鼻的甜香味唤醒。凌牙从床上跳起来。

甜香味是从窗外飘进来的!

凌牙立刻换上衣服,像循着血腥味找到落水者的鲨鱼一般,循着甜美的味道,一路走到heartland近郊的森林里。

森林路上的小径上,散放着一颗颗包裹着金纸的巧克力和糖。

凌牙拎起衬衫下摆,把每一颗糖都兜进衣服里,一路走一路吃。

等到吃完这些巧克力,已经来到森林的中央地带。

凌牙的瞳孔瞬间放大——

林间开阔的空地上,竟赫然矗立了一座糖果小屋!

 

屋顶用巧克力瓦片搭建,墙壁是姜饼,门上嵌着糖渍樱桃,花园中插着甘草拐杖。

晶莹的糖粉散落其间,在阳光底下焕发出耀眼的光彩。

凌牙眯起眼睛看着屋顶时,屋顶上的人也正朝他灿烂地微笑。

“凌牙——你忘了你的第一粉丝的脸了吗?”

 

IV非常帅气地跳下来,在凌牙脚边着陆。

糖果色衬衫、背带南瓜裤、手里拿着个超大的苹果糖不时舔上一口,此刻的IV,俨然是这座糖果小屋的主人。

“凌牙!”

IV明显十分兴奋。

“V和快斗说你一定会过来,本身我还不太相信……喂,干嘛跑到这里来?”

凌牙根本不想对他解释“灵魂里有奶糖”的事情,觉得丢脸。

“跟你这家伙没什么好说的。IV,你是糖果小屋的守护者吗?我必须跟你决斗,才能接近糖果小屋是吗?”

“你怎么会这么想?”

IV做出了帅气的坚决手势。

“糖果小屋什么的怎么都好,对我来说还是朋友比较重要啊。凌牙,你想吃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


话音刚落,凌牙已经红着眼睛冲向了小屋。

仿佛鲨鱼撕咬猎物的血肉一般,几分钟就把一整座糖果小屋都吞进了肚子。

 

“凌、凌牙!……”

IV差不多被吓傻了。

“你、突然吃掉这么多甜食……”

凌牙燃烧的双眼转向IV,一步步接近过来。

“我是说……牙齿、牙齿没问题吗?”

凌牙雪白的牙齿闪出一道弧光,IV发现手中的苹果糖被牢牢咬住。

“这个……也是甜食!”

凌牙低声咆哮。

“好好……给你给你!”

IV赶快松手,看凌牙像海狸吃木头一般,几下把苹果糖咬碎吞掉了。

 

“还不够,”凌牙说,“还要甜食!”

“……不行,凌牙,已经没有了!”

IV赶快摸了一遍身上的口袋,的确是一颗糖都没剩下了。

凌牙恶狠狠地逼近过来,也依样摸了一遍IV身上的口袋。

“不对……应该还有糖的啊!”

 

失去控制的凌牙让IV有些害怕。

但与此同时,想要拯救朋友的决心也在胸腔中坚决地升起。

尽管被凌牙推倒在地、骑在腰上,凌牙的双手在他全身搜索着糖果,但眼前看到的,分明还是自己认识的神代凌牙。

IV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把他带回来不可!

 

“凌牙!”IV大叫,“我们打牌吧!只有通过打牌,我的声音才可能被现在的你听到啊!”

凌牙的应对之策是掐住了IV的下巴——

“吵吵嚷嚷的烦死人了!”

少年白皙的面孔突然贴近,鼻尖几乎擦过IV 的鼻尖。

在那柔软的嘴唇贴上来、炙热的舌尖探进口腔搜索时,IV这才意识到,凌牙对他做的事情。

“唔、唔、哈……”

一只手拼命扯着凌牙衬衫的后襟,想把少年从自己身上扯开。

但那终归是徒劳而已。IV手指颤抖,被凌牙的舌头搅动得全身血脉潮涌。

“凌、凌牙,放开我啊……”

“——很甜啊。”

一只手叉进自己头发里,直起身骑在IV腰上的,凌牙稍微眯起眼睛。

“IV,是把糖藏在舌头底下了吗?”

 

——从来没见到过凌牙这样的姿态。

被如此可爱的凌牙逼问,IV心跳快了10倍……


撞击得喉咙口都甜蜜而疼痛,IV颤声回答:

“才没有啊。这个,你不是已经亲自确认过了吗?”

凌牙的眉头略皱了皱。

“真的?”

IV躺在地上拼命点头……

“那就难办了。”

凌牙探究的目光逡巡在IV泛起红晕的脸上。

“没有把甜食藏起来的话……为了补充糖分,只能把你这家伙整个吃掉才行了!”

 

IV睁大眼睛。

……说真的,一点都不讨厌被凌牙吃掉……

 

糖分


凭借自己的力量(?)压制住了灵魂中的奶糖之力(?),凌牙从地上爬起来。

IV被凌牙伸手拽起。还沉浸在高潮余韵中,整理着衣服的手指在发抖。

“凌牙……要回去吗?”

“那是当然的吧?”

然而两人顿时发现,谁也记不住来时的路了,四面都是阴沉沉的森林。

IV大惊失色。

“怎么办!要跟凌牙一辈子困在这种地方了吗?”

“……什么一辈子,这里离森林边缘都不到一公里。”

凌牙转头看他,“IV,不然我们分头走走看,说不定很容易就走出去了。”

IV怀疑地看着凌牙。

“想把我甩开吗?”

“不是啊!!!”凌牙十分烦躁……

 

两人一起沿着空地边缘慢慢搜索,凌牙突然发现了闪闪发光的糖纸。

……出去的办法立刻闪现在脑海里。

凌牙被每隔一段就会出现的糖果指引到这里来。如果顺着沿途抛撒的糖纸往外走,一定可以找到走出森林的路径。

凌牙把自己的想法跟IV说了。

IV:“原来凌牙吃完糖之后,会把糖纸满地乱丢的吗!”

凌牙,——“重点不是这个吧!”

 

但他很理亏地跟IV一路走一路捡糖纸,吵架吵到渴得不行,森林边缘的光芒慢慢在眼前浮现。

 

FIN.


评论(3)
热度(27)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