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备份钥匙

凌IV,未交往前提。

偷偷配了凌牙家备份钥匙的托马斯……


 

米歇尔的私服都是托马斯去买的。

这天托马斯看到米歇尔穿了件不认识的帽衫,随口问了句:

“那个帽衫是哪里来的?”

“啊,你说这个?”

米歇尔愉快地扯着帽衫桃红色的领子。

“这个是游马姐姐的衣服啊。托马斯哥哥不说我还忘了,应该快点还回去的。”

托马斯感到难以置信。

“……你为啥会穿着游马姐姐的衣服啊!”

“说来话长。上次下雨,衣服都湿透了。正好离游马家比较近,游马家没人,我就拿游马给我的备份钥匙开门进去啦。”米歇尔说,“雨越来越大,我就顺便把露台上衣服都收了。收衣服的时候发现了游马姐姐这件帽衫,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粉色就有心动的感觉……把衣服换下,就穿回家了。”

托马斯:“哦……………………”

 

托马斯的心路历程如下。

首先是欣慰——米歇尔长大了,都会收衣服了!

其次是不满——在自己家里怎么没看你收过衣服,都是我在收啊?

继而有些疑虑——随随便便把别人姐姐衣服穿走,真的没关系吗?

最后是震惊——等等,什么时候米歇尔拥有了游马家的备份钥匙!

 

“等等,米歇尔!游马把他家备份钥匙都给你了吗?”

面对托马斯的质问,米歇尔露出可爱的笑脸。

“这个自然会有的吧?因为我是游马的同伴啊。”

托马斯:“我跟凌牙也是……”

“出于对同伴的信任,给个备份钥匙之类的举动不是轻飘飘吗?”

托马斯:“凌牙对我的信任……”

“而且我也回报了游马哦,托马斯哥哥。”米歇尔说,“我给了游马一张房卡呢,他什么时候想到我房间里来的话,完全出入自由哦。”

托马斯:“我也想凌牙到我房间里……”

 

听了米歇尔一席话,托马斯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

“既然是同伴……”他想,“凌牙也应该把他家的备用钥匙给我一份啊!”

 

“想都不要想。”

被凌牙想都没想就干脆拒绝,托马斯愣在原地。

“不对,凌牙!——怎么搞的,我们不是挚友吗?”

“……谁跟你是那种擅自的关系……”

但凌牙露出了傲娇的表情,证明托马斯所想不错。

“退一万步说,IV,就算你这家伙偶尔也有不那么烦人的时候,”凌牙道,“我也没有理由把我家备份钥匙给你吧?我跟璃绪住在一起!若是给你备份钥匙,在璃绪换衣服的时候,你这家伙大摇大摆地闯进来怎么办?”

仅仅是想象着那画面,都让凌牙露出痛苦的表情——

“……我,是一定要保护好璃绪的啊!”

“搞得我好像要对你妹妹做什么似的,”托马斯叹气,“不会的,凌牙。”

凌牙冷冷地看着他。

“IV,满口谎话!璃绪那么漂亮,你却根本不动心吗?”

“……???我好像怎么说都错……”

 

被凌牙残酷无情地拒绝后,托马斯离开了凌牙家。

——不过在凌牙关上门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翻开了神代家门口的地垫。

备份钥匙赫然躺在地垫底下。

托马斯非常得意。凌牙啊凌牙,果然是太嫩了!这种地方随便一猜就想到了!

怕把钥匙带走让凌牙产生疑心,托马斯拿出口香糖放在嘴里。

只要把口香糖嚼软,拓出钥匙的形状,随便到哪里都可以配上一把了。

托马斯觉得自己好聪明!

 

正在神代家门口以非常帅气的姿势站着,嚼口香糖的时候,看到璃绪背着书包朝这边走来。

“……这不是IV吗?”

“这不是璃——凌牙的妹妹吗?”

“你这不是知道我的名字吗!”璃绪十分不耐烦。

“IV,你堵在这里干什么?又想陷害凌牙吗?”

“璃绪,”托马斯道,“现在的我已经没有陷害凌牙的理由了啊!”

璃绪一双眼睛亮亮地审视他的脸。

“就当你说的是真话。那你在这里干什么,……莫非,是在等我?”

嘴里口香糖粘住牙齿,托马斯心跳好快。

“这个、怎么说、是吧……璃绪你的事情,我还没有当面道歉呢!”

璃绪的瞳孔略微放大——

 

——正在这时,门扇从里面狠狠踹开。

“IVVVVVVVVVVVVVVVVV——”

凌牙怒吼着从门里冲出来。

“果然没错啊,你这家伙!还说对璃绪不动心!其实是想在我家门口泡璃绪是吗?这种事情我不允许!快给我滚吧!”

璃绪吃惊地看着被门的冲力波及、在地上滚了半圈的决斗冠军。

“……凌牙,你误会了。IV只是想对我道歉而已。”

“才不只是这样!”凌牙捏起拳头,“这家伙还想要备份钥匙呢!”

璃绪:“——啊?”

她转向托马斯。

“IV,你要我家的备份钥匙干什么?”

“凌牙,绝对是误会!”托马斯从地上爬起来,着急地向凌牙解释。

“备份钥匙只是一个同伴的证明啊!这样等到下雨天,我如果在附近,还可以过来借一件璃绪的帽衫穿穿——”

凌牙十分火大地瞪他。

“你这家伙,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总之是想偷窃璃绪的衣物是吧?”

“……………………………………………………不是。”

 

托马斯心力交瘁地回家去了。

 

虽然如此,但在对凌牙的事情上面,托马斯怎么可能轻言放弃呢!

当晚,他就潜回凌牙家门口,拓下钥匙形状,自己配出了凌牙家的备份钥匙。

“你完了啊,托马斯。”玉座说,“高贵之心都因你蒙尘。”

托马斯不甘地反驳:

“对凌牙更过分的事情,爸爸你都干过吧?”

“没办法,我是爸爸啊。”玉座愉快地道,“身体虽是小孩,内心深处还是那个把你们三个播种到你们三个的妈妈的身体里的成熟男人,偶尔使出一些阴湿手段也无可厚非的哦。”

托马斯满脸通红:

“…………什、什么播种啊!可恶!我为什么要被迫想象爸爸妈妈做爱的画面!”

 

托马斯心情沉重。

不光是因为想象到了爸爸妈妈做爱的样子而心情沉重的……

热血的冲动褪去后,对自己私自配了凌牙家钥匙这件事本身,也渐渐不确定起来。

这是件坏事吗?

总之,是件错事吧?

 

一个人行走在河边,夕阳铺满水面。

托马斯想,或许是自己过分想要凌牙的信任也说不定。

毕竟自己是伤害过他跟璃绪的凶手,这点不会改变。

即使自己这边竭尽全力地修补着这段关系,终究无法知道另一端凌牙的真实心情。

太焦灼地想知道了……想知道,凌牙究竟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托马斯忍不住握紧了口袋里的钥匙,金属被体温暖得发烫。

 

做出这样事情的自己,——果然没有得到凌牙信任的资格吧?

 

托马斯想把那钥匙抛进河水里,手臂却沉重得抬不起来。

……呼唤声,突然在身后响起。

“IV!”

托马斯猛然回头。此刻正占据着他心情的人,正在把摩托车停稳,抬头叫他名字。

凌牙手中拿着头盔向他走来:

“喂。决斗冠军也会这么普通地在外面散步吗?”

“不要这么称呼我啊。”托马斯苦笑。“凌牙,……上次的事情,抱歉。”

穿紫色衬衫的少年猫眼流转,打量他。

“怎么了?”

“上次贸然跑到你家里去,跟凌牙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那些,你当做没听到就好了。”

托马斯咬住嘴唇。

凌牙没答复。半晌,挤出一句:

“这也没什么可道歉的吧?”

“不。……需要道歉的,是这个。”

托马斯掏出一直放在口袋里的钥匙。

“——是我私自去配的,凌牙家的备用钥匙。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做出这种卑劣的事了,不知道为什么……”

 

保留着些许念旧气息的金属钥匙,静静躺在托马斯掌中。

凌牙眯起眼睛看着那钥匙。

“门口地垫底下的钥匙,被你发现了吗?”

“是的。藏在那里的话谁都会发现的吧?”

托马斯解释道。

“——不是哦,”凌牙说。

“……诶?”

“地垫底下的,”凌牙抬起眼望着IV,“是假钥匙。如果有人用那个开门的话,首先会触动电网,然后我跟璃绪都会收到非法入侵的警报。”

“——”

凌牙微笑着抬起头来。

“既然IV你现在看起来没有被电击过的迹象……那么,是还没来得及试验这把钥匙吗?”

“……也不是。”

托马斯握紧拳头。

“果然还是没办法用这个去开凌牙家的门。不是凌牙亲手交给我的钥匙的话……”

凌牙训斥他,“这是什么意思啊,IV?做出这种事情来,结果还想要钥匙吗?”

 “凌牙!——现在的你不想给我钥匙的话,我完全理解……”

托马斯喊道。

 

……手,突然被抓起来。

凌牙的体温从手腕流淌到掌心。托马斯突然发现,他跟凌牙距离好近。

闻到凌牙头发里清淡得跟肥皂差不多的洗发水味,看着凌牙长长的、垂下的样子温柔得要命的睫毛。

托马斯的手被凌牙拉住,指腹按在凌牙的腕表上。

机械发出轻微的电子声响。

与此同时,不知凌牙情况如何,——托马斯的心脏要融化了。

 

“行了。”

凌牙放开他手。

“我家现在是指纹锁,你按指纹就可以进门了。”

面对呆若木鸡的决斗冠军,凌牙叹了口气。

“而且IV,你是笨蛋吗……现在谁还用金属钥匙?”

“——凌牙,”托马斯不敢置信,透过指缝看着凌牙的脸。

“真的……把备份钥匙给我了啊!”

“切,反正你这家伙每次入侵的时候我跟璃绪都会收到警报的,不怕你再搞什么陷阱。”

凌牙一脸别扭,转过脸去:

“上次见面,是我太粗暴了。其实给你这家伙一份开门权限,后来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所以这两天,一直在到处找你,想告诉你……IV,不管什么时候想来我家,我跟璃绪都欢迎。”

 

凌牙指尖的触感还残留在掌心里,让托马斯胸口发烫。

能够站在这里,听凌牙说这些话,不管经历了什么都值得……

 

凌牙已跨坐上摩托,听到托马斯叫他。

“凌牙!”

“干什么啊。有话刚刚不会说吗?”

凌牙不耐烦地停下车。

“——今天晚上,可以带我回家吗?”

凌牙错愕地对上托马斯热切的双眼:

“既然凌牙说什么时候都可以,那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好了!让我来对凌牙献上最棒的fan service,IV大人的拿手菜,土豆烧牛肉和可乐饼吧!”

托马斯以帅气的姿势手指凌牙,发出了十分自信的宣言。

凌牙想,“你的拿手菜居然这么土气……”


此刻的托马斯好像遇到了新主人的路边弃犬,摇着尾巴大吵大嚷,非要一起回家不可。

真是的,简直后悔把钥匙给这家伙了!

凌牙的心中甜蜜又烦乱,任托马斯坐上摩托后座。

 

FIN.


评论(2)
热度(34)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