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因为IV大人的关系女朋友要跟我分手

凌IV。


 

我坐在咖啡厅里,眼睛盯着手机屏幕。

超过40小时了。沙耶加还是不回我邮件,电话更是不接。

沙耶加是我女朋友。与决斗宅的我不同,对决斗一窍不通的她,个性温柔得和砂糖一样。

但就是如此温柔的人,两天前也忍不住对我发了火。

想到这件事情就挫败得要命——

 

沙耶加做出对我的分手宣言前,情绪都很良好。

大概晚上7点,我去书店接她下班。

……现在回忆起来,沙耶加当天好像特别可爱。

“对今天晚上,”沙耶加问,“有什么特别的计划吗?”

“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可能没有计划呢!”

……现在回忆起来,真是傻得可以。但当时确实是那样对她说了。

沙耶加眼神晶亮:

“具体是怎样的安排,能不能剧透下?还是说……现在不方便吗?”

“不不不,完全没关系!”

沉浸在兴奋之中,我抽出地铁卡时都用上了令人害羞的帅气手势。

“只有这件事绝对不能错过——今晚21:00准时开场,是IV大人跟鲨鱼的世纪决斗啊!”


……现在回忆起来,我真该注意到沙耶加那时的眼神的。


“决斗场上的绅士,迎战曾经堕入黑暗的宿敌!这样华丽的对决,谁敢说下次什么时候看到啊!即使今晚是父亲的葬礼,作为IV大人的粉丝,也铁定要塞上耳塞听转播的——”

“——更何况,”沙耶加的声音冷得像冰,“只是区区女朋友的生日呢?”

 

“…………欸?”

沙耶加眼睛通红地望向我。

“每天都是IV、IV的,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喜欢那种只会打牌的偶像完全没必要吧!你胃痛的时候,他会深夜跑出去给你买药吗?你喝醉酒的时候,他会把自己大腿给你枕吗?他对你妈妈会像对他自己妈妈一样好吗?到头来,在女朋友生日当天,反倒是那家伙……既然这样,不如分手算了!”

“不、等等、沙耶加……不是这样的!我……”

张口结舌的我,着急地想抓住那纤细的手腕。

但沙耶加一转身,便消失在人群里。

 

那之后直到现在,我的电话沙耶加一个都没接。

到她工作的地方打听,也只得到了“没来上班”的答复。

跟沙耶加交往一年多,是奔着结婚去的。实话说,决斗宅的我,居然找到了这么可爱的女朋友,现在想来都跟做梦一样。在书店翻阅杂志时,第一次看到作为店员的她温柔的笑脸,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立刻红着脸约她出去吃晚饭。那碗拉面吃得我出尽洋相,但沙耶加后面对我说:

“觉得那时候的你,真是太可爱啦。”

不夸张地说,听到这话我差点哭出来……

当时就决定了,要保护沙耶加一辈子。

 

但是,当赛季开始后,IV大人开始活跃在决斗的舞台上。

说IV大人是我的英雄都不过分,我是看着那个人的决斗长大的。

IV大人不但牌技华丽,并且温柔明朗,就像太阳一样。能够那样绅士地对待对手的那个人,心中必定是对自己的实力抱有完全的自信吧?这份优雅而余裕十足的男子气概,着实令人倾倒得不行。

憧憬着IV大人的我,也曾立志成为一名职业决斗者。可能我在决斗上真的没有什么天赋,但机缘巧合,现在成为了一名报道相关赛事的自由记者。

这些年来,在我不断成熟的同时,IV大人也在变得更加耀眼。

对他的憧憬与日俱增——跟那些只因为IV大人长得帅、就轻率地决定成为粉丝的小女生不同,我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有机会跟IV大人决斗,亲身享受他的fan service。能与那样优秀的人在决斗场中相遇的话,真的死了也甘心。

 

……顺便说一句,差点令我跟沙耶加分手的那场比赛,IV大人帅气地输掉了。

但没关系,IV大人果然是最帅了,连输掉都帅。

不行了,IV大人怎样都帅,即使是匍匐在鲨鱼脚下,也是——

 

等等。

手边的咖啡已经冷掉了。我拼命揉了揉眼睛,看向斜右前方的那张桌子。

那个戴着帽子、右脸贴着橡皮膏的人——

不就是IV大人吗?!

 

我差点扑过去确认,但理智把我拉回到座位上。

说起来,IV大人最近是在heartland没错。昨天还在推上看到,有迷妹陶醉地表示在某处偶遇IV大人,穿的貌似就是这套私服。当时还在切齿,这好事怎么就没轮到自己身上;现下IV距我不超过5米,我反倒近乡情怯,脚软得简直不像个男人。

IV手肘支在桌上,穿衬衫马甲,裤脚塞进马丁靴统里。

这样看起来,他比电视上看到的还要瘦,但帅气分毫未减。

他还没点单。是在等人吗?

窥探着偶像的秘密,让我心脏跳得,手表都快要报警……


手机振动声传来。我慌忙摸自己身上,结果是IV大人的手机。

他接起来,压低声音。

“……凌牙,……我当然到了!没有,没人注意到我。”

我连忙心虚地喝一大口咖啡……

不过话说回来,“凌牙”这名字有点耳熟,不知道是哪两个字。

最近好像很多人叫这个名字,我表姐家的小孩也是。

鲨鱼也叫凌牙,我突然想起来——

就在我想起来这件事的同时,鲨鱼推门进到咖啡馆里。

 

我一口咖啡喷落地板上,看鲨鱼低着头快走,迅速在IV对面落座。

——怎么回事,这两个人不是关系超差的吗?

 

稍微有点被骗的感觉,看到IV大人按铃唤服务生来,十分熟练地帮鲨鱼点单。

鲨鱼——凌牙——倒是悠闲地看着手机,在IV点了三份红丝绒蛋糕时昂头道:

“吃不了三份吧。”

“不会吧!每次只点一份的时候,看凌牙好像意犹未尽的样子。”

“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意犹未尽了啊IV,这么腻的东西吃一份就是极限了。”

“诶诶,凌牙这种感觉的,不是超级爱吃甜食又不想被知道的类型吗?”

IV单手撑着下巴,扯开唇角露出坏笑。

“……那吃不掉的你吃算了!”

“剩下的你打包回去给你妹妹吃啊,”IV建议。

凌牙不满:

“为什么璃绪要吃剩下的,她是哪里的野猫吗?”

“野猫多好啊。——最喜欢野猫了!”

IV懒洋洋拖长声音。凌牙看他一眼,突然笑了下。

IV眼睛睁大看着凌牙。

“怎么了?”

“没事。”

“凌牙,刚刚笑了吧?”

“嘴长在我身上,你管我笑不笑。”

凌牙恶声恶气地回应他。

“……凌牙就是这样,太不可爱了!笑起来可爱多了,所以才忍不住在意的。”

 

……这两人,关系,超好啊!!

我悲怆地发现了冲击性的事实。

不,倒不是说不喜欢鲨鱼。

毫无疑问,神代凌牙也是非常优秀的决斗者。

但我心目中IV大人和鲨鱼的关系,应当是决斗场内的惺惺相惜,其实不太是像现在这样……

 

凌牙面前两块蛋糕,IV面前一块。

“IV,”凌牙说,“这蛋糕心都是冰的,难吃死了。你点的好蛋糕。”

“好啦好啦,废什么话!IV大人点给你的,随便吃吃算了。”

IV大人漫不经心的回复正道出了我的心声……

凌牙撇嘴,虽然抱怨,仍然迅速吃完半份。抬起眼时,IV手指已经探过来。

“奶油都粘在脸上了,凌牙真不小心。”

“我自己来!”

“你自己的眼睛又看不到你自己的脸啊。”

IV的逻辑无懈可击。凌牙瞪着眼睛,让IV手指戳他的脸。

“擦掉了吗?”

“马上就好哦。”

IV故意慢吞吞,两根纤瘦指尖捏在凌牙脸上。

凌牙皱起眉头要拍开他手,IV飞速抽回,沾着奶油的指尖直接吮在嘴里。

凌牙耳朵都红了。

“你他妈的……这是在外面!”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IV还笑,“也没人注意到我们嘛!放宽心。”

我心虚地赶快喝下大口咖啡……

 

………………冲击性的事实接二连三。

IV大人和鲨鱼,不光关系超好那么简单,基本可以确定是地下情侣了。


IV大人居然喜欢男人!真不敢想象!

而且,对象还是作为宿敌的鲨鱼。鲨鱼虽然也很帅,但那个性格绝对不敢恭维,跟IV大人的温柔完全不能相比。早年间好像还爆出过丑闻,因为不是他的粉丝,具体什么情况记不太清了。

我觉得我需要来点酒精饮料静一静……

 

酒精饮料端上来时,IV大人和鲨鱼已经在聊决斗的事情。

出自职业选手私下交谈中得到的情报,对我来说委实比金子还可贵。虽然偷听实在不好,但现在也顾不上那些了。

然而,越是想要集中精神,越是被IV大人和鲨鱼的小动作分心。

绝对不是故意要看的,但那两人的脚就在桌底打架,想不看都不行。

 

配合着不少手势,陈说着自己对最近赛事的看法,IV大人滔滔不绝。

而凌牙除了偶尔反驳两句外,完全不说话。

而当他反驳也没两句就被IV打断,干脆从桌中间拉过蛋糕来吃。

“喂,凌牙!”IV大声说,“听到我刚刚说的了吗?”

“你是笨蛋吗……声音小点,别让那边看过来。”

IV在桌下踩凌牙的脚。凌牙眉头一揪,狠狠踩还回去。

“凌牙!”

浅色裤子被踩上鞋印,IV大人一脸震惊地望过去。

“难不成——你是认真的吗?”

“……你在说什么啊,先踩我白鞋的不是你吗!”

凌牙看起来十分烦躁,手中叉子还没放下,对准IV就是一阵踩。

不愧是IV大人,不甘示弱,一脚踢向了凌牙的椅子,让对方整个人向后滑开。

凌牙猝不及防,手里的叉子刮到脸上,脸颊又粘上一块奶油。

IV整张脸在笑,慢腾腾地伸过手去。

“真没办法啊,凌牙连蛋糕都吃不好吗?还是让我来……”

 

真是没眼看了。

童年的英雄此刻在跟男人打情骂俏,我的眼泪几乎沿着面颊流到杯子里。

……不过话说回来,喜欢凌牙也不是IV大人的错。

错的果然是我,这就是窥探偶像私事的报应啊。


仿佛为麻醉自己一般,我又喝了一口手中的蓝色夏威夷。

清爽甜美的口感,让我的思绪随之飘远。

终于意识到了,我居然下意识地点了沙耶加最爱的饮料。


明明不喜欢喝酒的她,却迷恋着蓝色夏威夷的味道。也会自己调制,曾邀请我到她家品尝过。那天气氛正好时,她妈妈突然带着新买的冰柜、吆喝着人抬进来了,情形又窘又好笑。后来想到这件事,我跟她都会笑个不停。

现在,每到夏天,那台冰柜里都储存着蓝色夏威夷口味的雪糕。

(沙耶加与我,一同度过几个夏天了呢?)


心绪一时间烦乱得难以言喻,我的目光又落向了右前方的桌子。

IV大人替凌牙擦着腮边的奶油,凌牙满眼不愉快地盯着他。

“完了没?”

“好好……”

IV笑着撤回手来,手腕突然被抓住。

他睁大眼睛,看凌牙低头含住他手指,伸出舌头舔去指缝间的奶油。

整个动作持续不过两秒。凌牙放开IV大人的手时,那整条手臂被定住一样垂落桌上。

IV已经满面红潮,呆呆地看着凌牙。

“……露出那副表情干什么啊。”凌牙平静地继续吃蛋糕,“不是你说‘在外面也没关系’的吗?”

“……诶、不是。我说,那个……”

突然溃不成军,IV干脆把脸埋在臂弯里。

“……很害羞啊。”

“你居然还有羞耻心啊。知道这个的话,以后不要做不就行了?”

“是吗,”IV大人的声音从臂弯里传来。

“……但是……”

凌牙果然把两块红丝绒蛋糕都吃干净,伸手去拉IV的头发。

“但是什么但是,起来。璃绪还让我去接她呢!”


直到IV大人跟鲨鱼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我的心情才稍微平静。

——确认了自己的心情。已经一秒钟都不能等了。


也想像IV大人和鲨鱼那样,跟沙耶加愉快地聊天。

也想像IV大人和鲨鱼那样,眼瞳中倒映着彼此的身影。

也想让沙耶加害羞,让她露出笑容,吐露对沙耶加的爱语。

在那之后,一生一世保护她,让她成为我孩子的妈妈。

能让我忍不住幻想起未来的对象,除了沙耶加再也没有别人了。


我,要立刻向沙耶加求婚。


之前屡次浮现心头、但仅仅是模糊的念头,此刻前所未有的清晰强烈。

绝对不能耽搁了。那么可爱的她,如果被别人抢走怎么办?

我掏出钱放在桌上,冲出咖啡店,在夏天炎热的街道上,朝着沙耶加家里的方向飞奔而去。


FIN.

评论(2)
热度(47)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