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饮冰(2)

纳IV,AU。



纳修年纪轻轻,通吃黑白两道,港九新界知道那辆紫色玛莎拉蒂。有一次贝库塔将其短路发动,去加油站,要往油箱加柴油。10分钟后加油站老板出来道歉,“大佬,我们认得纳修的车,小人上有八十老母七十岁的泰迪,实在惜命,不敢叫巴利安来掀摊子!”

 “靠,老子就是巴利安!”

贝库塔生气,往加油站扔了个打火机。

 

单说托马斯从家里被撕扯出来,带着泪痕睡去。次日中午才起,眯眼看陌生房间,肚子不争气地叫。叉烧香味从窗外飘来,托马斯下床趴窗口看:繁华市井,明档烧腊,鸭子亮晃晃挂在橱窗里,纳修的紫车把在楼下。托马斯心意已决,转身跑出房间。

“喂!”

还没在围廊跑出两步,一声大吼震得托马斯耳朵嗡嗡响。“小朋友,哪里走?”

他被拎回门口,鹌鹑似的。基拉古歪着嘴看他,“肚子痛上厕所吗?”

“我饿了……”

托马斯委屈地说。基拉古恍然大悟一般,“我去给你拿吃的!”

这人一转身,托马斯就朝楼梯口冲刺。蹬蹬蹬跑下两层,头顶传来基拉古的怒吼。托马斯跑得更快,没顾上看脚下,撞到栏杆滚下楼梯,浑身骨头都痛。一双白鞋来到他身边,托马斯翻起眼睛一看,心口一凉,纳修毫无表情俯瞰他。

“起来了,IV。这不比你家里,地上是很脏的。”

“我不叫IV!”

“你精神不错。”

托马斯又要气势汹汹地吼几句,鼻子突然抽动,从纳修手里的饭盒中闻到叉烧香味。胃里开始委屈,饿得隐隐痛起来。纳修注意观察他,带着不擅长关照小孩之人特有的玩味和谨慎,终于抓住IV手腕,叹息道:

“先去吃东西。把你饿得更瘦了,我怎么跟拜伦交代?”

小孩手腕细瘦,体温燥热。纳修没牵走他,惊讶地回头看到托马斯又是狠狠吸鼻子眨眼睛。

“别假好人了,纳修!你想,我爸还会管我吗?”

“……”

纳修揣摩自己是说错话了,双眼有点发黑。

托马斯不肯动步,纳修伤脑筋地蹲下来,硬把他抱走,“哭咧咧的样子被看到,很好看吗?”

 

纳修让他先选,托马斯选了叉烧饭,纳修吃叉烧面。

托马斯刚哭过,一勺勺吃得很慢,纳修倒一手撩着头发,运筷如飞,一碗面很快见底,只剩几根上海青飘在汤里。

“哈!”

托马斯自觉发现了纳修的弱点。“你不爱吃蔬菜!”

“谁说的!”大佬愠怒,“没有这回事。我吃给你看。”

一大一小正在吵,梅拉古推门进来,穿白套装,像中环白领丽人,托马斯眼睛追着她瞧。

“纳修——”梅拉古只看托马斯一眼,淡淡地问,“拜伦的儿子?”

“啊。”

梅拉古纤手放在哥哥肩膀上。“你要亲自培养他?”

托马斯大叫:“才不想被这种家伙‘亲自培养’……我要回国的!”

“我跟德鲁贝刚送你父亲和兄弟到码头,目送他们上游轮。”

梅拉古说。

托马斯哭得没眼泪,胃里翻江倒海,低头哇的一声,把方才吃下的米都吐回饭盒里。

“………………………………”

他对面的兄妹露出焦头烂额的表情。梅拉古递来餐巾纸,让托马斯擦擦额头汗水。

 

托马斯不知道的地方,巴利安上层为他大吵一架。基拉古怒气冲冲地反对留下这孩子,阿里特义薄云天地支持他,米扎艾尔也支持,觉得小孩麻烦。与此相对,纳修表示要负担起教育IV的职责,梅拉古说永远拥护哥哥,德鲁贝说永远拥护纳修。所有人都觉得贝库塔必定与纳修唱反调,想不到这家伙居然投了赞成票。

“纳修,”米扎艾尔散会后放话,“你想留下他的,就自己陪他玩吧!别让他进我房间,动我东西!”

贝库塔幸灾乐祸:“那可说不准……”

他立刻去找托马斯,带托马斯去冰室,点了吃不完的甜品,全都记在纳修账上。

看到这一幕纳修很欣慰。“贝库塔,想不到你这么喜欢小孩。晚上的局不用去了,以后你陪IV玩吧!”

 “想都别想!纳修!太恶心了!”

贝库塔觉得纳修对他的用法令人发指……


TBC.

评论
热度(13)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