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饮冰

纳IV,就类似那种港片黑道AU……

情节都没想,严重随便写写。想写两个人吃虾饺!写到虾饺就结尾!(



托马斯下了学回来,便见到家门口小径上停着那辆车。

真是漂亮的车,保险杠上顶着三叉戟,通体电镀成茄子紫,夕阳里熠熠发光。托马斯敬畏地绕上几圈,推门进去。

阿克雷德家正做回国准备,厅堂中大件一件件减少。此刻客厅中孤零零只剩一张沙发,一个边桌,紫车的主人在沙发上坐定,身穿紫衫,把一个紫色保温杯放在桌上。两星期内他已来了四次,托马斯悄悄跟米歇尔猜测,莫非是房屋买主?阿克雷德家现在住的这座宅子把着九龙湾,风景很美,夜里涛声拍岸。

托马斯朝那人走过去,把书包扔在沙发上。

“嗨!”

“嗨。”那人一愣,一双海水蓝眼睛打量托马斯。“你是,米歇尔?”

“托马斯·阿克雷德。怎么?”

托马斯故意挑衅地看他。

“没什么。”对方顿了顿,冷淡道。“……比料想中年长。”

托马斯却兴奋起来:

“你知道我!父亲跟你聊到过我?”

紫衣裳的家伙大概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怨不得托马斯,小孩实不擅长判断年龄。皮肤很白,长发,消瘦,脸很端正而神情冷酷,显然是大人当中骄傲又不好玩的一类。听到托马斯的质询,这人迟疑一下,拧开随身带的保温杯喝茶水。

“这么说吧——”

“诶!”

托马斯注意力却立刻被那保温杯中的茶水吸引,鼻子用力抽了抽。

“这是什么?”

“茶啊。”

“我家只喝红茶——但这香味我认识,跟茶楼里卖的一样。”

“对啦。”紫衣裳家伙应声。“你要尝吗?”

托马斯两手按住对方膝盖,在保温杯边抿一口,立刻皱眉叫:

“好苦!”

“苦就对了。”

“要我给你拿糖跟牛奶吗?”

紫衣裳家伙看着他,眼中第一次出现笑意。

“不必,我喝很习惯。谢谢你,托马斯。”

托马斯转起眼珠打量这人。

“我还不知道你名字。”

“我叫纳修,”十分干脆,纳修说。“听过我吗?”

托马斯不客气地噎他:

“为什么我该听过你,你演电影吗?”

纳修看他良久,突然扯开唇微笑。一改庄严神情,笑起来真是温柔。他真好看,托马斯想。

“不……我不演电影。”

托马斯又提问:

“前几日跟你同来那个戴眼镜家伙,叫什么名字?”

“德鲁贝。”

“上星期那个穿粉衬衫大姐姐呢?”

“梅拉古。那是我妹妹。”

纳修知无不言。托马斯趁胜追击。

“你来见我爸那么多次,是要买这座房子吗?”

这下,纳修沉默了。他抬起雪色的手,喝干杯中茶水。

“托马斯,”他说,“拜伦没告诉过你?我是来带你走的。”

……

 

托马斯被塞进那辆紫车中。

他哭得脸面红胀,狂踢乱打到没力气,被安全带困在副驾驶上。

“凭什么……凭什么,就只有我不能回国?”

“你父亲有他自己的安排。”

纳修单手掌着方向盘,语气冷得能结冰,显然已不耐烦得很。

托马斯·阿克雷德咆哮起来,但听着更像小狗呜咽。

 

稍早些时候,满面笑容的父亲终于对他摊牌。

“托马斯,没法带你回国。你先跟纳修走,等你长大后我们会回来找你的。”

托马斯仇恨又绝望地盯着父亲。

他熟悉父亲这幅笑脸,——“先把狗狗送走,等它长大,我们再接它回来!”托马斯曾兴高采烈地相信,珍藏着狗狗的项圈和水杯,若不是克里斯一次说漏嘴,那条牛头梗已经被安乐死……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啊,对了。”父亲对他说,“从此后,你要舍弃托马斯·阿克雷德这个名字。纳修会用‘IV’来称呼你。这也是为你好,IV——为了你通过这个试炼能轻松些啊。”

 

全程纳修旁观,古井无澜,不知在想什么。

拜伦根本一句没提为什么是托马斯,为什么是纳修……

托马斯哭到嗓子都哑了的时候才想到,他应该问的。

为什么接受试炼的是他?

究竟是对哪一方的试炼——纳修看上去跟他一样不喜欢这安排,但强自忍耐,开车时,秀丽的眉头紧紧皱着。

 

TBC.

评论
热度(11)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