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装病

凌IV小甜饼,未交往前提。

趁猎物麻痹大意之时,鲨鱼发起了进攻!


 

凌牙根本不想等IV,但在出场馆前被IV挥着手叫住:

“等我一下!”

IV抛开好几名等着他签名的粉丝,朝凌牙跑过来。

“干嘛走那么急?”

“讨厌表舞台的气氛啊。”

凌牙干巴巴地说。

的确。——康复后的璃绪鼓励他继续在赛事上露脸,但凌牙本人热情不高。此次与IV赛程重叠,更加非凌牙所计划。

“等下,”IV微侧过头去,向挤做一堆张望过来的fan们露出笑容。

“……凌牙,有安排吗?”

“哈?你想干什么?”

“也没必要这么戒备嘛!不会吃了你的。”

IV笑嘻嘻地拍凌牙的肩膀,凌牙揪起眉头。

“既然自称我的头号粉丝,就拿出点气魄来!”

“那种气魄一点都不想有——”

 

嘴巴上这么讲着,凌牙认命地停下等着IV。

也有他的粉丝在附近徘徊,看着凌牙一脸杀气,不敢上来搭话。

与之相对,IV充分展现出决斗偶像春风般温暖的一面。

也太能装了!凌牙暗自腹诽。

看到IV甚至伸手帮女粉丝整衣领,让小姑娘粉脸红透,凌牙都快吐出来了。

 

“忙完了啊。”

“啊……总算。”

今天的IV与往日好像有些不同。凌牙允许他上摩托,把璃绪的头盔借他。IV接过戴上,仿佛心力交瘁,拢着膝盖蜷缩起来,身体的热度腾腾地烘烤着凌牙。

“说吧,什么事?”

两人有一阵没见了,凌牙猜测IV是有什么大项目要跟他谈。

“……找个地方喝口水吧?喉咙好干。”

IV却似不愿草率开口。

凌牙笑他,“因为一直假笑,喉咙才会干的吧?”

“啊,才不是。”

风声呼啸,戴着头盔的IV突然叹气。

“我生病了……”

凌牙根本不信,“继续演!”

IV说,“凌牙你懂什么啊!”

 

凌牙确实不懂。

看样子,IV显然期待在咖啡厅或奶茶店里继续跟凌牙的谈话。但凌牙从字面上理解了“喝点什么”,从自贩机里买了罐茶水扔给IV。

“不是口干吗?”

“……谢谢你,”IV摇摇头。

两位明星决斗选手在人迹罕至的海边公路旁,站在人行道上,喝罐装饮料。

阳光散漫,海水拍岸。IV睁眼看时,凌牙向他的方向浑不在意地眯起眼睛。

“凌牙你,最近好吗?”

“还行。”

凌牙的瞳孔比海水还蓝,比海水深湛,风吹不动,只吹动他白皙脸颊侧面垂下的长发。

“……跟我没什么好说的吗?”

凌牙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不如说跟谁都没什么好说的。IV,你今天样子很奇怪啊。怎么了吗?”

“不是说了吗?我生病了。”

“真的假的……”

凌牙面无表情,突然抬手就去摸IV的额头。

IV倒猛然后退几步,手里的茶水都洒出来了。

漂亮的长发少年此刻嘲弄地看着他。

“果然是装病吧?”

 

IV没吱声。

沉默了一阵,凌牙瞪着他,有些烦躁地咬着下唇。

“……别装神弄鬼了,IV!你想搞什么?这是你参加的什么整蛊综艺节目吗?摄像头在哪里……”

凌牙扭头,四处寻找摄像头。

突然,肩膀被IV的双手握住——

转回脸来时,映入凌牙瞳中的IV的神情前所未见。

“……是跟凌牙有关的病。”

凌牙猜想:

“需要住院的吗?”

“不是!——是看到你这家伙和别人打牌、眼睛看着别人的时候就会发病,凌牙的眼睛只看着我的时候,病得更厉害了……”

IV说。

凌牙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人。

“……IV,说来说去,到底想要我怎么办?从你面前消失吗?”

 

病症是口干、脸热、耳膜剧震、心跳过促、四肢乏力,忍耐不住地想念、想见面、想要亲近。

唯一对症的疗法,就是让对方染上与自己同样的病毒。

……但是那双眼睛平静无澜,风光揉碎,完全没有这样的意思。

想到这一点,IV似乎病得更重了……

 

带着清爽咸味的海风仍旧吹拂着头发,罐装茶水已经被体温浸染得温热。

凌牙所见的IV满脸通红,凝视着他的眼睛里,神情扑簌得厉害。

“凌牙。……”终于动声,“你这家伙,在我面前消失的话——”

“——还是不行的吧?”

带着捕杀般迅速的决断,凌牙飞快地踮起脚尖。

仅仅是牙尖擦过唇瓣的感觉,都释放出甜蜜的毒素。

IV的大脑停止了思考,机械地任凌牙予取予求。

却在凌牙柔软的嘴唇稍稍离开时,几乎是恳求地抓他的手。

“等一下,凌牙……”


“还没治好吗?”

凌牙抬起眼睛,投来困扰的目光。

“擅自病得这么厉害,你这家伙还真难办啊……”


FIN.

评论(6)
热度(28)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