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十分十二寸

种曲。学趴(?

种岛生日快乐>////<今年,远野是你的副队长!



课间,有人拍了大曲肩膀一下。

大曲像被针扎了一样暴转回头——

“干什么!”

“哈。干嘛动静这么大?”

拍他肩膀的是远野。远野一脸神秘,左右看看,招手叫大曲去楼梯间。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周五。”大曲说。

远野满脸不豫地看着他。

“不会吧!——再猜。”

大曲:“你的《世界处刑大全》延期未还两星期,要从你卡里扣400块……”

远野更震惊:

“这怎么可能!那本书,一个月之前我就让君岛帮我还了啊!”

“……图书委员记录不会出错,你还是再想想吧。”

大曲没什么精神,转身要走,肩膀又挨远野扒拉一下。

“那件事等下我去找大背头算账。不说那个,大曲,连你也不知道?”

远野满脸兴奋——

“今天,不是种岛那家伙的生日嘛?”


“……………………………………不知道。”

“真不知道?”

“…………………………”

“其实知道的吧?”


大曲当然知道。

种岛修二是网球部部长,闲散的大众情人。远野是副部长,两人关系其实算不错。

——但是,如果远野跟种岛的关系能轻率地用“不错”来概括,大曲却不知该怎么描述他跟种岛的相处。两人是小学同学,却也算不上青梅竹马;四年级,种岛从南方转学过来,坐大曲同桌。两人熟悉得到对方家里都是推门就进,却也时常好几周都不说一句话。

大曲的性格跟种岛更不同:种岛要恭维或促狭他时,一定夸他温柔。

自己温柔与否大曲根本不想知道,但温柔绝对不是种岛的优点……


远野偶尔也会做点副部长干的事情,比如说——

“部长过生日,咱们给那家伙准备个惊喜party吧!”

黑色长发的高中生愉快地振臂高呼。

部员们云集响应:“好欸——!!!”

“………………………………我是来干什么的啊,请问。”

并非网球部成员的大曲被远野硬是拽来部活室,此刻一脸尴尬。

远野畅快地笑道:

“当然是为了防止你泄密了!”

“………………把我带来你们惊喜party的筹划现场,是为防止我泄密?”

“不允许你这家伙脸上也出现‘远野是笨蛋’那种表情啊!”远野用力按了一下大曲肩膀。

“闲着也是闲着,来帮帮忙不好吗?”

“啊——”

大曲还没应声,加治的嗓音就懒洋洋地传来了。

“果然远野是笨蛋吧?”

“卷毛闭嘴。”

加治“切”了一声。

“惊喜party这种老土的东西,种岛怎么可能喜欢啊,远野!你的脑袋都跟烤秋刀鱼的内脏一样被抠出去扔掉了吗?”

“欸——”后辈参谋三津谷一脸震惊,“烤秋刀鱼的时候内脏要抠出去的吗?”

“卷毛,”远野歪过头,朝加治艳然微笑。

“不喜欢惊喜party吗?真遗憾呢,本来还有个绝对能给种岛留下深刻印象的重要任务留给卷毛你的。这样看来我还是自己去做吧。”

加治的耳朵立刻竖起来。

“是什么事啊,远野?”

“就是把三层蛋糕端上来的时候,让卷毛藏在桌子底下啊。种岛那家伙要切蛋糕的时候,卷毛的脑袋突然从蛋糕中间冒出来——如此这般,充满戏剧性的出场方式呢!”

大曲:“啊……………”

大曲本料定远野的提案一定会被拒绝,想不到加治满眼放光:

“好啊!!!”

大曲:

“…………………………………………………………”

远野竭力憋笑。

“看不出嘛远野你,”加治已经沉浸在喜悦中,“简直就像朋友一样啊!”


远野:“。”

远野:“稍等一下卷毛…………我不是你的朋友吗?!”


——于是,被分配到了“听到远野的信号,就举着加治从蛋糕中徐徐升起”的任务。

直到加治骑上他肩膀、两人矮着身子躲进当中挖出洞的桌子底下,大曲也没搞清楚自己干嘛就答应了远野的安排。


这可能成为大曲人生中干过的最蠢的事……

大曲已经做好被种岛全方位狠狠嘲笑的准备。

甚至10年后,再跟种岛见面的时候,那家伙说不定也会拎出这件事来:

“……龙次,还记得我17岁生日那年,你躲在网球部桌子底下的事情吗?”

“虽然很想忘掉,但不巧还记得清楚呢。”

大曲想,10年后的自己也许会这样回答。

大曲喉咙口突然被柔软又酸楚的情绪填满。

10年后的种岛和自己,又会在哪里呢?

那时候的大曲想必还会像现在,给第一次见面的人以难相处又没精神的印象。

而27岁的种岛,肉麻地说起来,简直就像被海水洗过的太阳一样。

只是想象一下,不知为何,就让大曲有些难过。


“远野,想干什么啊。一路上故弄玄虚,想在这里偷偷把我处决掉吗?”

熟悉的声音,略带谑浪的口调。

大曲感觉骑在肩膀上的加治动了动,种岛已经进到部活室里来了。

“不是处决,是处刑。”

远野很严肃地纠正道。

“种岛,把你叫过来不为别的,有重要的事要对你说。”

“等一下,远野。”

种岛似乎在忍笑。

“为了以后继续做朋友,表白的事情我可不接受。我对远野你,除了普通部长对副部长的友情之外什么都没有,不好意思……”

“别自说自话地拒绝别人!——不对了,他妈的,谁想跟你表白?”

远野超气。

“…………不过,得知你把我当朋友,居然还高兴了一瞬间,怎么回事。”

种岛压低声音笑了笑,突然罕见地正经起来。

“不开玩笑,远野。之所以这么说,因为我今天是有表白计划的哦。”

“哈????????????!!!!!!”


远野震惊的声音简直把屋顶都掀翻了。

桌子底下的大曲和加治也同时发出惊呼,不过似乎都被掩盖住,种岛没有发现。

远野开始爆笑:

“wwwwwwwwwwwwwwwww不是,我说wwwwwwwwwwwwwwww种岛wwwwwwwwww你吗wwwwwwwwwwww跟别人wwwwwwwwwwwwwww表白吗wwwwwwwwwwwww”

“没有友情了,远野。”

种岛持续着根本不像他的郑重语气。

“说表白当然就要表白,还希望得到你的支持啊。”

“你小子跟谁表白啊!!!!!!!!!!”

“这么想知道吗?”


远野拼命点头。

蛋糕动了几下,桌底的加治和大曲也不约而同地点了头。

能把种岛降服的家伙,到底是拥有天使般可爱的魅力,还是恶魔般可怕的手腕,真是令人在意得不得了。

大曲的心脏自然也吊到喉咙口——


种岛卖起关子来。

“那家伙的脸说起来你也知道啊,远野!”

远野:“………………………………水原希子?”

“你想到哪里去了!希子姐我们只是合作过而已。”

人气读者模特种岛说。

加治小声赞叹:“连希子都认识,种岛果然太厉害了!”

“我喜欢的对象,”种岛笑,“就是我们学校的人啊。”

远野:“………………………………………………凤凰?”

“不是。”

“鬼?”

“不是小白兔哦。”

“大背头?”

“我不是君大大的fan啊。”

“我吗?”

“都说了不是你了……”

“卷毛?”

“不是风多啦。”

“大曲?”

“对啊。”

“袴田?”

“……那是谁啊。”

种岛回答。

脑袋好像有延迟一样,远野的眼睛越睁越大。


“…………………………………………等等我说等一下啊种岛你那个我刚才说大曲的时候…………你是不是说了,‘对啊’?”

种岛眨眼:

“对哒☆”

远野:“————”

“已经决定了哦。参加完你们的惊喜party之后,就约龙次去快餐店,顺便提出交往的请求。”


种岛慢慢笑起来,完美的牙齿闪耀着。


“虽然龙次一直都在那里,不会跑掉的啦。但是最近想泡他的女孩子也太多了点,这才不由得有点在意。话虽如此,我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哦,觉得龙次大概会答应。——但就在刚刚突然想到,那家伙如果说了‘不行’的话,我好像日子都过不下去啦。……到底怎么会这样,好像不太像我啊!”


FIN.


*其实种岛在楼梯间听到远野跟大曲的对话了!这个我应当写出来的,有点着急,没有写到。


评论(1)
热度(26)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