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恶魔英雄

AU,旁观者第一人称。

CP:凌IV



恶魔要来到镇上了。我去找IV先生。

 

IV先生是小镇剧场的傀儡师。

现在更多孩子喜欢看电影,但我仍爱看IV先生的傀儡戏。他有变幻莫测的双手,十指翻飞精巧又美妙,每只傀儡在他指间都有不同的表情。

IV先生长得很帅,消瘦,穿白衣,侧脸有一道长长的疤痕。性格很和气,总是笑,还会准备糖果分给大家吃。

但大家吃了他的糖果,总是闹肚子,因此慢慢不来找他玩了。

IV先生很开心地看大家肚子痛,但没人来找他玩,他又露出寂寞的表情。

我很喜欢IV先生,不想那张脸上露出寂寞的样子,因此有空就来找他。

 

“IV先生!”我说,“恶魔要来镇上了。”

IV先生好似漫不经心地看着我。

“你听谁说的呢?是你家大人吗?”

IV先生此刻一个人在屋里,我靠在门边,尽力往里面望去。

IV先生的房间又干又冷,有张窄窄的床。其余的地方,满满堆放的都是傀儡的零件。我见到很多眼珠和头发,每走一步都会踢到胸膛和手指。可怕的景象,地狱一样,而IV先生每晚睡在其间,神情坦然。我想他一定很勇敢。

“我爸爸说的。——恶魔马上就要到了,但谁也说不准。恶魔的样子有人见过,谁也不知道谁说的是对的。”

我告诉IV,IV歪过头来听我说话。

“他们说的恶魔是什么样子的?”

“好像没有嘴,”我捂住嘴,比划给IV看。

“眼光很可怕,听说被看到的话就会石化。很强,一只恶魔就能毁掉一个村落,几只恶魔就能俘虏整个城市。”

听到我的话,IV先生愣了愣,却很快露出厌倦神情。

“听起来很不像真事啊。”

“也许吧。”我说,“但恶魔来了,我们不是都会死吗?”

IV先生脸上的厌倦更浓了。

“恶魔也不会虐杀没威胁的猎物吧。”

“IV先生好像认识恶魔一样。”

“别开玩笑了,谁认识那种东西。”

 

IV先生叫我进去,看他操纵傀儡。

我很迷恋地看着他漂亮的双手。

覆盖着毫无疮痍的肌肤,细长的指尖微微翘起。每颗骨节都像被天使亲吻过,在操作机关时,展现出难以言喻的灵活与柔软。

“喂,小子,看什么呢。”IV先生一改平日里温柔的样子,没好气地对我说。“看傀儡戏的时候,眼睛不知道要往哪里看吗?这样会让操作者很困扰的……”

“是是是,对不起!”

我赶快把目光移动到鲨鱼先生身上。

 

“鲨鱼先生”是IV先生偏爱的傀儡。

个头不算是最大,但打磨之精巧,已经到了令人绝望的境界。幽深的眼瞳上覆盖的睫毛,是用黑色兔子的绒毛细心地粘上的,每次睫毛脱落,都会看到IV先生骂骂咧咧地重新补上几根。不仅手指上所有关节都转圜自如,连细小的脚趾都妥帖地塞满了活动关节。腰间的关节上则设置了卡子,让鲨鱼先生无法做出人类绝对无法达到的、某些过分柔软的动作……

此刻,鲨鱼先生在喝饮料。

说是喝饮料,只是拿起一罐机油、张开嘴而已。

鲨鱼先生的身体多半是暗色的骨架,远远看去有点吓人,但IV先生乐滋滋的。

我马上感到无法忍耐的无聊……

“IV先生,鲨鱼先生是你认识的人吗?”

我放胆问道。

IV先生愣了愣,随即脸上出现那种我有点熟悉的厌倦表情。

“啊……算是吧。是个讨厌的家伙。”

“那你还把他睫毛粘这么长……”

“啰嗦!”

IV很不耐烦地看着我。

“该不会,”我抱着膝盖问。“鲨鱼先生跟IV先生,其实关系很好吧?”

这下,IV停下手里的工作,从暗处看我。

他瞳孔红透,面上表情难捉摸,眼神却不给人什么压力。

“该说关系很好吗?”

IV先生笑了。

“——也可以这么说吧?”

 

大家喊我去看电影,我懒得去。

影片名字是什么永别,什么朋友,听着就很悲。

更不用说,比起银幕上真实肉身的影像,我更贪看被IV先生所支配的、仅剩骨架的傀儡——在剧场手术台般的追光灯底下,粉墙煞白,投影枯瘦,方寸画幅间,仿佛唯有IV先生是真实呼吸着的血肉。

而平时的IV先生,即使笑语晏晏,即使身处艳阳下,那迷人的笑脸,也奇怪地给人以泥雕木塑般的空洞感。

只有在手指被丝线缠绕着的时候,IV先生才真正自由——

我有这种感觉,虽然不敢说了解了那个人。

 

恶魔来了。

 

这次不是捕风捉影,是确切的消息,恶魔大军已经杀进隔壁镇子。

全镇人,一半恐慌,一半平静,慢慢地,恐慌那部分人也想通了,渐次变得平静,等待水漫过头顶——恶魔太过强大,世界被他们支配,只是迟早的事。命运如此,即使暂时逃开又如何?

话虽这么说,逃还是要逃的。并不想走,但大人们已经做了决定。

他们连夜打包细软、变卖大件。他们哭泣,我却只觉得厌烦。

我偷偷溜出来。意识到的时候,已经站在镇上剧场后的房间前。

我明白了。

我来,是想向IV先生道别的。

 

“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的脸了呢。”

不知是开心还是寂寞,总之让我觉得悲伤的,IV的声音。

“小小年纪,不要哭丧着脸啊。打起精神来,跟命运战斗,然后,帅气地输掉吧……这样才算是我的fan啊!”

“……原来我是你的fan啊……”

“这是什么意思!”

不太生气地骂我一句,IV先生摸了摸我的头。

 

从那纤长的手掌上,传来的体温竟然难以置信地温暖。

再也忍耐不住,痒痒的眼泪在我脸上爬行开。

 

“IV先生……不走吗?”

“走?走到哪里去啊?”

“逃走啊。等恶魔来到镇上,大家都会死的吧……”

“不想我死掉是吗?”

“当然了!”

我揉了揉眼睛,大声说。

“如果以后再也看不到IV先生的傀儡戏,我会很难过的。所以说,请你……”

“哪里有star是为了fan活着的啊。”

不知是不是开玩笑,IV先生说。

他又露出了那种厌倦的神色,眼睛望向自己的膝头。

“对了,小子。”他拍拍我的头,“给你看个好玩的东西。”

 

我以为IV先生又要向我展示鲨鱼先生不知所云的表演,没想到他带我进了电影院。

“IV先生!傀儡剧场在那个方向……”

IV没理会我,像看笨蛋一样看我。

“我当然知道。”

IV先生剥开一盘泛黄的录影带,塞进放映机器里。

吱吱呀呀地,光晕旋转开。

我坐在最后一排的丝绒座椅上,睁大眼睛看着银幕。

画面逐渐颤抖着放大,银屏上出现一张少年的脸。

他有深色的长发、惨白的面孔。黑暗中浮现,仿佛手与脸都在发光。那眉眼真是端正好看,神情也真是冷酷又骄傲。不是让人想要去靠近、也并不需要任何人去保护的类型。

我回过头,看到IV先生满脸温柔眷恋的笑。

“喂,IV先生,那是谁啊?”

“安静。”

我只好扭回头来。

渐渐地,我在座位上坐直了。影厅中只有我和IV先生,尘埃的味道,稀薄的光线,排风扇外暗下去的天空,耳中放映机的轰鸣和我的、IV的呼吸声。不知是困意袭来还是精神集中,我也没了聒噪的欲望。

此刻,银屏上的少年正在喝水。

凝视那纤细白皙的手去握住水杯的姿态,一丝凉意猛然间穿过我胸口。

“……他、是……”

我认得他。

虽然是没有见过的脸,而每根手指最细微的动作我都熟悉。

“……鲨鱼先生?”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IV先生为何那么执着于将名为鲨鱼先生的傀儡,打磨出几乎变态的精巧模样。

是为了在自己幽暗的房间中,尽可能完美地,还原出“那个人”的一切吗?

 

眼珠的偏移。

手指的伸缩。

肌肉的牵动。

睫毛的颤抖。

 在世界某处的“那个人”不会知道,他的肢体,被IV先生以不眠不休的果决意志,进行着几乎是猥亵的揣摩……

没法想象这是怎样一种执念,我再也坐不住,踉跄着退到过道里。


IV的眼神闪电般地看着我:

“已经注意到了吗?”

而我已经再没办法用昔日的眼光,看待曾憧憬的对象——

“……鲨鱼先生、是……”

“是认识的人啊。确实。”

IV的声音夸张又空洞。

“因为是个笨蛋,已经被我杀了。——但是,但是啊,没办法忘掉他。在意得不得了,不断地想起来,不断地想起来,最终意识到,无法再看到这个人的事实,让我不能忍耐。于是、所以、那个——尽管……是个漂亮的人,却被我做成丑陋的玩偶了呢。对此作何感想,凌牙?”

 

此刻的IV先生,我从来没见过。

温柔、偶尔有坏心思的IV先生,居然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仿佛崩坏的小丑般,扭曲的面孔上呈现着可怖的滑稽与悲伤。

已经分辨不清是恶心还是怜悯,我的内脏绞成一团。

“……我,我不是。”

我艰难地后退着,随时提防着IV扑过来,“我不是凌牙……”

“我知道。”

——他知道。

IV细长漂亮的双手紧紧捂住被眼泪浸湿的脸。

 

我随父母收拾家什,想要活着的焦灼心情几乎顶到喉咙口。

只希望能多活一个月、一天、哪怕一分钟也行。

必须要活着。如果死掉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心情从来没这么混乱过。当日的情形没有一天不在眼前闪现。

我感到恶心,却又难以抑制地想去怜悯。和弟弟妹妹们横七竖八地在大床上睡着时,我想到IV先生在他幽暗的小房间里,漂亮的双手详细地抚摸过鲨鱼先生金属的骨肉。

已经很多天没去探看IV先生,现在,那张脸上露出寂寞的表情了吗?

喉头的硬块渐渐软化。

马上就要离开镇子了,不想留下什么遗憾。

不想让IV先生觉得,我直到临走都在憎恨他。

虽说,我憎恨与否,对那个人也并没那么重要。

从很久很久之前开始,IV先生的眼睛就只看着那位凌牙了吧?

 

而当我下定决心时,恶魔已经攻入镇子。

 

恶魔来到镇上了。我去找IV先生。

 

怀着不知何来的激动和勇气,我穿过呼啸着的街道。

人群已经慌张,恶魔来到他们中间,像银子弹射进水下,扰动密密麻麻的鱼群。

我见到很许多血,被踩踏、被富室的马车撞倒、横亘着的尸体,流下许多血。传闻中没有嘴巴、眼神会令人石化的恶魔,倒是一只都没见到。

“IV先生!”

我大喊,绕过剧场。

但在看到IV先生居住的小屋时,我本能地闭紧了嘴巴。

整扇门被撕掉,半堵墙都不在了。

那毁灭般的痕迹,绝对不是人类的手笔。

我屏住呼吸,逐渐接近,小心地选择着落脚处。

IV先生房间里悬挂着的那些精巧的傀儡,已经全部被碾为齑粉。连稍微大点的零件,都逃不过被破坏的命运。

墙上投下两个人形的影子,却只传来IV先生一个人喘息声。

 

“凌牙,别动那个啊。那个很贵的。”

只能勉强维持着站姿,呼吸间满是痛苦。

然而,IV先生的嗓音却带着近似欢愉的古怪气氛。

“凌牙”的手中握着的,是名为鲨鱼先生的傀儡。

“是这样吗?”

“凌牙”冰冷地回应着。

精巧得天衣无缝的傀儡,在他掌中毫无抵抗地成为碎片。

IV先生肩膀抖动了一下,细长的手指死死撑住墙面才不至于跌倒。

“IV,已经对你说过了吧?别再用那个名字叫我。”

“为什么不行,凌牙?你的命运,还没……”


我差点惊叫出来,幸好及时捂住嘴。

“凌牙”的手猛地扼住IV的喉咙——

消瘦修长的身体,被那只非人类的强悍手臂举到半空。IV先生挣扎着,颤抖的十指在半空中摸索一阵,绕在“凌牙”的手腕上。

肌肤接触的那一刻,“凌牙”像被烫到一样迅速扔下他。

已经没力气再站直,白衣上满是血污和尘土。如同断线的傀儡般,匍匐着想要撑起身体,做最后的表演——此刻的IV先生,却从胸腔深处发出笑声。

这声音仿佛更加刺激到“凌牙”的神经:

“你在笑什么!”

IV不笑了。“凌牙”的狂怒却并未停歇。

IV双手撑着地面,拼命想要起身。对那份努力感到憎恨一般,“凌牙”用力地踩在他的手上。

 

骨节碎裂的声音,IV带着哭腔的呻吟,回荡在昏暗的空间。

我的心脏也被揪起、揉碎。

那双细长无瑕的灵巧的手,余裕地掌控着傀儡们的生命的厉害的手指,坚硬的关节此刻却宛若熟透的浆果,在“凌牙”足下轻而易举地破碎。

“凌……”

IV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手,已经说不出话来。

“凌牙”好像是满意了一般——但投射在墙上他的身影,不知为何也颤抖得厉害。

“这下你明白了吧,IV。……我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而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不就是你吗?”

“……我吗?”

IV沙哑的声音仿佛梦呓。

“是啊……”

他的脸贴在地面上,喘息着。

被摧毁的双手已经不是他的,无力地耷拉在身旁。

“……可是,凌牙。你现在虽然是这幅样子,但是……”

 

眼泪落下来,我终于抑制不住呼喊。

幸好我的声音被淹没在IV的惨叫里,似乎没被“凌牙”发现。

IV残破的身体被“凌牙”拎起,用力摔到房间另一侧。

同样残破的傀儡中间,IV还未停止微弱的挣扎。

 

 “凌牙”转过身来。

借着微弱的天光,我终于看清他的脸。

那已经是张恶魔的面孔,却还有双人类的眼睛。

 

“IV……”

“凌牙”几乎是脆弱的声音在空气中涌现。

傀儡堆中的IV勉强动了动,最终又颓然瘫倒回去。

“……为什么,不肯憎恨我?”

“凌牙能憎恨我,因为有更重要、更想要去保护的人吧?我最重要的人就是凌牙了,所以没办法……”

IV告白的声音空洞而又酸楚。

“原来如此。”

“凌牙”说。

“……可我已经不是他了。”

“嗯,”IV说,“我知道。”

 

“凌牙”异色的瞳孔骤然放大——

 

“安心吧,已经不会再用那个名字称呼你了。”我看见IV先生的脸,那笑容聚起又落下,居然看上去并不是苦涩的演技,而像是发自真心。“我认识的凌牙,不会对朋友做出这种事。……他既然已经放弃了人类的身份,那我又何必……”

“……是吗?IV,这就是你的真心话吗?”

“凌牙”机械地发问。

“对啊。从你身上,我已经看不到那个人的影子了。”

“凌牙”向着IV走过去。我明白,处决的时刻到了。

“……等等,”

IV突然说。

“能不能帮我把那边的傀儡拿过来?”

“哪个?”恶魔问。

“大概在你身后,长头发,被你捏爆的那个。”

恶魔找了找,从地上把鲨鱼先生捡起来。

“要我放在你身边吗?”

“是啊,”IV说。“拜托了。”

“别客气。”

 

这情形实在有点滑稽,而我却笑也笑不出来。

——已经不是凌牙了吗?

——已经看不到那个人的影子了吗?

……别开玩笑了。

即使全世界都无法从这只恶魔身上看到“凌牙”的影子,IV先生也绝对不会认错的。

只是捡拾和抓握人偶的动作,却已经透露出独属于“凌牙”的姿态;甚至连同那将人偶掷在IV先生臂弯中、看似粗暴的动作……在发生之前,仿佛都在IV先生的剧场中上演过万次。


这具自己曾吃透的身体深处,仍埋藏着那颗自己熟悉的灵魂吗?

这样的遗憾和痛苦,IV先生决意忍耐到地狱里吗?


我再也忍受不住,放声啜泣。

手臂被粗暴地攥住,恶魔将我从藏身处拖出来。

“看到不少了吧。”

恶魔冷酷地与我寒暄着。

“是IV认识的孩子吗?差不多也该送你去地狱跟他见面了。”


恶魔的体温像是冰冷的海水,与IV先生温暖的身体完全不同。

我的胃里一阵翻腾,用力眨着糊满泪水的、模糊的眼睛。

 

“恶魔不会虐杀没有威胁的猎物的、我听说……”

在恶魔的手刀即将要劈下来的时候,这句话咒语一般从我口中溢出来。

恶魔愣了愣。

“……这是,你听谁说的?”

“真的是这样吗?”

我凝视着恶魔的脸。

那不似人类的异色瞳孔里,流动着的究竟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只是被恶魔看着,也并不会变成石头。

此刻变成石头的,倒好像是恶魔。他的拳头捏紧又放开。

他没杀我,也没再看IV先生的尸身一眼,迎着夕阳走出屋檐外,走进这小镇,收藏起温柔,去屠戮世人。我胸口巨震,脸颊滚热,泪水流干,突然被巨大的恐怖侵袭,想要活着,却失去了求生的欲望。




恶魔已来到这镇上。

 

FIN.


评论(1)
热度(49)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