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花街流星

凌IV,AU。

凌牙花魁。注意避雷!


 

托马斯·阿克雷德坐在茶室中,双手放在膝头,长腿委屈地叠在榻榻米上。茶室内陈设优雅,葡蟠纸糊起格子窗,窗外涌动着喧闹由远至近。

托马斯心中感到遗憾。

花魁道中的盛景,花魁客人倒无缘追随欣赏。

 

他的船在心园港口逗留,旅客纷纷下岸寻欢。

这是托马斯第一次来日本,惊讶于模型似的房屋、纤细热闹的街巷与和气的、黄皮肤、友善地注视着异乡来客的居民们。当晚他在宿驿中探听,什么地方值得外国人观览。老板与住客异口同声推荐他去花街开眼界:

“外国人旅客我见得多了,”老板道,“都想如畅销书中谈到的那般,到游郭与花魁谋面!兴致好的还有机会与花魁一度春宵,至不济也能喊花魁点个茶喝。心园夜晚只有花街繁华,若不去凑热闹,岂不荒废良夜?”

托马斯喜欢热闹,不想荒废良夜。

于是他来了,——向茶屋老板交够礼物与礼金,在格子栅栏后如学龄童端坐,规规矩矩等花魁来。

 

茶室门开了,凉风扑面。格子栅栏中,托马斯伸着脖子张望,寂静中只见一个辉煌的身影渐渐走来。花魁穿层层叠叠的和服,华丽堂皇如药师寺。

两个茶室帮手从左右拉开格子栅栏,托马斯眼光沿着那华服向上,对上花魁的脸。

以东方人而论,略显苍白的肌肤,在那之上是慑人凛然的美丽姿容。

花魁浅淡薄唇含着根精致的烟管,深色长发,眉头纤细,眼透神华,带距离感打量来人。

“……”

“…………”

片刻,花魁转身,向茶屋老板喊道:

“我要回家。这家伙我不喜欢!”

托马斯心中掀起滔天巨浪。心园港的服务业是怎么回事?

 

托马斯灰溜溜回到旅馆,旅馆老板安慰他:

“之前忘记说,这也是常有的事。客人你一表人才,花魁断然没有看不入眼的道理。只是,那个,大概看您像是有钱的外国人,因此暂且闭门不见,增加身价……您今晚可再带着礼物,去碰运气。”

托马斯超气。

他在本土是演剧家,小有名气,在无数少女春闺梦里。没理由被小小花街上的小小花魁嫌弃!

因此当晚他两鼓作气,又带着礼金跟礼物去。

结果花魁见到他,“你这个外国人怎么回事。我昨天不是说了不喜欢吗?”

 

托马斯回到旅馆,旅馆主人见他印堂发黑。刚想出言安慰,托马斯抬起手:

“你不必说了。你知道‘装在瓶子里的魔鬼’吗?一次二次去找花魁,还期望对那家伙温柔的,但此后再也休提……明晚,我非要留宿在花魁那里,让他尝尝我的厉害!”

“好!”老板为他鼓掌……

 

托马斯第三次坐在茶室中,听到门外喧嚣骚动。

花魁推门一见是他,眉头皱起,转身就要走。

突然门外跳出个与花魁五官九分相似的美貌少女,在托马斯惊讶的视线中,将花魁按在茶屋地上!

“凌牙!”少女叫道,“这次无论如何别想逃了!”

“璃绪!头发!头发!”

“真是万分抱歉,”少女看着托马斯,敛衽道歉,“您的诚意与钟情,我哥哥真是粉身难报。凌牙今天一定会好好做到最后的,不然回家我杀了他。”

“……我会怕你吗!”

花魁很丢脸地默默爬起来。


TBC.

评论
热度(23)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