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IV变成浣熊了?(FIN.)

凌IV。

浣熊耳朵和尾巴的最终去向,竟然?!




那之后,IV好久都没再见凌牙。

也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了。

亲耳听到——用头两侧加上头顶的四只耳朵,清清楚楚地知道了凌牙没有和他做朋友的意思。

和凌牙之间存在的友情和羁绊,可能都是自己的幻想。

既然这样,此前想跟凌牙更进一步、变成更亲密的关系的冲动,被自己不够勇敢地压抑住了。现在看来,这倒是知道分寸的表现。

IV心中有点酸楚,但更多是释然。

以浣熊的姿态与凌牙别去后,随之而来的是繁忙的赛季。

人气决斗选手IV倒真的忙起来了,研究对策,制定战术,下赛场头脑也不得休息,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完全没想到朋友的事情。

 

V:“IV,我看到今天这家超市的螃蟹很便宜,你去买一些回来吧。”

早餐餐桌上,V递给IV一张纸。

IV看了一眼。

“这超市太远了吧!这么远的超市促销信息你都知道吗?”

“写了个程序抓取heartland全部超市的促销信息,”V说。

III感动地说:“克里斯哥哥厉害!”

“真的吗?还好吧,这种程度。”

V冷静道。IV不愉快地挠头。

“我很忙的,没空为特价螃蟹奔走啊……III今天学校不是休息吗,你去啊!”

“不行呢托马斯哥哥,今天我带爸爸去游乐场。”

“……我怎么不知道这事?我也要带爸爸去游乐场!”

“哈哈哈哈,”玉座说,“IV,你不是很忙吗?”

 

心里烦得要死,IV还是接下地图,往出售特价螃蟹的超市走。

不过,托这个的福,赛季以来第一次,得以把跟比赛有关的各种事情从脑海中清除。

V真讨厌。人总是不跟外界打交道的话,跟亲人的交往也会失去温柔。不过IV又转念一想,可能V就是对他一个人不温柔罢了,对III就挺好的。

爸爸和III也太过分了,居然把想去游乐场的事情瞒着他。为什么唯独不想跟他一起玩呢?IV觉得自己不是粗暴又无聊的人,即使作为朋友也……

想到朋友的事情,IV一阵气短。

凌牙的脑袋好像从水里浮出来一样,在IV的脑海中闪现。

 

不光是亲人,凌牙也不喜欢他。

唯一想与之成为朋友的那个人,也拒绝自己的好意。

IV想,莫非问题真的出在自己身上?

 

他是在这时发现那只黑猫的。

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跟在IV身后两个街区。

干净柔软的深色短毛,透彻又灼人的清亮瞳孔。在IV向它伸出手去的时候,凶狠地弓起了脊背;却在IV倒退着走开几步窥探它反映的时刻,低着头往IV的方向跟过去。

大概因为自己也曾经变成浣熊,IV心头立刻被奇怪的想法笼罩。

 

这只黑猫,莫非……就是凌牙吗?

IV赶快摇头。

凌牙变成猫之后,无论如何也不会来找自己的。虽说那家伙朋友也不多,但IV显然不在列。

不过——也许是因为身体的变化,而突然理解了上次变成浣熊的IV的心情也说不定。

IV心中燃起了希望之火。

他干脆蹲下来,朝着那只猫招手。

“你这家伙是凌牙吗?是的话,就过来吧,这次不会伤害你的……”

 

“——‘这次’是什么意思啊?”

熟悉的声音从脑后响起,IV猛然回头。

把头盔拿在手里,车停在一边,眯着眼睛看过来的少年,就是神代凌牙本人。

黑猫“喵”地一声,窜进树丛不见了。

IV愣愣地站起来,无数发言都涌到喉咙口,被他用力咽下。

“……凌牙,你为什么在这里?”

“你在这里才奇怪吧,这里就是我家附近啊。”

凌牙不耐烦地提问:

“为什么对着一只猫叫我的名字啊?疯了吗?”

“算是吧?”

IV迅速冷静下来,对凌牙露出笑容。那笑脸让凌牙看着就不爽。

“太无聊了,到处转转,突然看到跟凌牙很像的猫,忍不住就想逗一逗呢。该不会这样都给你带来困扰了吧?”

“切,”凌牙切齿,“你怎么这么闲啊,不是快要到决赛了吗?果然,表舞台的观众们也差不多看腻你那张脸了吧。”

“凌牙,不准说我过气!IV大人可是正当红!”

“哟,不要跟被踩到尾巴一样啊。”凌牙看着他笑。“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fan,对我就这种态度吗?”

 

还会对他说出这种话、对他笑着的凌牙,真的在厌烦他吗?

面前的人,毫无疑问是自己认识的神代凌牙。与他决斗过也并肩战斗过、被他伤害过也将他消灭过、最不堪的底牌都互相目睹过。IV见证过凌牙浴血后的漂亮样子,和他抚摸浣熊肚皮时候的温柔神情,并且还想去发现凌牙更多的姿态,想让这个人开心……

这些都是有可能的吗?

IV讨厌被虚假希望蛊惑的自己。

 

“对了,IV。”

凌牙的眼光突然不自然地看向别处。

“……浣熊的病,治好了吗?”

“凌牙,那不是病啊?”

IV忍不住失笑,换上教导口吻。

“只不过不小心变成浣熊了而已。”

“切,正常人会不小心变成浣熊吗?”

“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是那样了嘛。”

凌牙探究地审视他。

“我说,上次你离开我家的时候,耳朵跟尾巴还残存在身上吧。后来,耳朵和尾巴是怎么消失的啊?”

“欸?”IV笑道,“你说这个吗?”

——他掀起外衣后摆,凌牙的眼睛瞬间瞪大。

像蜜蜂的肚子一样、带着环状花纹的蓬松尾巴,仍然存留在IV身上。大概是平时绕在腿后、被外套盖住了的缘故,走动的时候不会垂下来。

“那、耳朵呢?”凌牙震惊地移上眼光,“……割掉了吗?”

“求我我就给你看啊。”

说着这样话的IV倒是干脆地低下头来,从头发里取下好几根狭长的发夹。

平常被发夹卡在头发里的耳朵,用力揉了几下之后,恢复了精神的形状,耸立在IV头顶。

“耳朵比较麻烦。要用染发剂染成跟头发同样的颜色之后,再用发夹别起来。”

IV说。

“……耳朵,不会痛吗?”

想到薄薄的、毛细血管丰富的软骨被铁夹子整天夹着的样子,凌牙脊背发毛。

“会啊,”IV说。“但是要出镜比赛,绝对不能被看到多余的耳朵和尾巴吧?”

IV两手捂了一下血液开始流通、慢慢发烫的浣熊耳朵。

“不知道为什么,从那天之后,耳朵和尾巴都没消失呢。如果这些东西不见了的话,那天的经历就像一场梦一样。不光是我,凌牙你也会轻松一点吧?……”

 

带着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说起这种话,简直滑稽得不得了。

但凌牙却难以抑制地觉得焦躁。——到底怎么了,心里的这种感觉。


他回想起把浣熊抱在膝盖上,给那家伙梳毛的场景。还有在浴缸里洗掉毛皮上的牛奶时,浣熊说什么也不肯回头看他的样子。

试着把后脑勺湿漉漉的小动物跟记忆里对他和璃绪犯下卑鄙罪行,曾构陷他伤害他,又支持他信任他,最后又自不量力地因试图拯救他而断送自己的男人面影重叠,凌牙忍不住攥紧拳头。

 

“……没必要说这种话吧。耳朵和尾巴碍事的话,做手术剪掉不就行了?”

“不可以。”

“怕痛吗?”

“怎么可能!”

IV深沉道。

“我可是要用我的一生去背负这些——”

“别随便背负这么傻的东西啊!”

和凌牙相对笑了一阵,IV抬起手来看时间。

“真是的,耽误了这么久,特价螃蟹可能都卖完了。说起来,我为什么要干这种事啊,偶像的时间可是很珍贵的!……凌牙,见到你很开心,但我现在要去那边超市了。”

“我载你去吧?”

IV手里一沉,多了个头盔。

凌牙骑上摩托车,转过头来看他。

“路上再遇到几只野猫的话,你这家伙到天黑也到不了家啊。”

“为什么要干这种事啊。”

IV抱着头盔看着凌牙。

“因为耳朵和尾巴的事情,在可怜我吗?可怜明明连朋友都不是的我……”

凌牙奇怪地看着他。

“在说什么呢,IV。我跟你不是早就成为朋友了吗?“

 

IV愣在原地。

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戴上头盔,上了凌牙的车,呼呼风声从耳边吹过。

IV突然觉得前所未有地轻松。

伸手一摸,身后的尾巴和头顶的耳朵,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扭头望着凌牙专心致志驾驶的侧脸,IV心中感慨万千。

本来以为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必须要等到跟凌牙做爱才能去掉的。

如果这样的话,自己可能真的就要一生背负这些浣熊耳朵和尾巴了。

不过就现在看来,前景一片晴朗,真的能够走到那一步也说不定……

“想什么呢?”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目的地,凌牙摘下头盔,转头看他。

垂至肩头的柔软长发,微微翘起的粉红唇角,纤细白皙的下颚稍扬起来。

让IV觉得温柔得不可思议的眼光,仿佛打量小动物一般看着IV的脸。

“没什么啊……”

IV嗓音都有点奇怪了。


自己的想法绝对不能被知道。

不然的话,凌牙铁定再也不——

 

突然间,轻柔的抚触降临到脸颊的肌肤上。

IV霎时睁大眼睛。

再也维持不住余裕,心跳快得四肢无力。


——凌牙完全无法预料的反应,是不是也算对他展现了与往日不同的姿态?

 

仿佛被烫到一样,凌牙的手指立刻缩回来。

好像也不清楚自己干嘛突然想这么做,凌牙把手深深揣进口袋。

“……没事。”

IV还没问,凌牙就抢着说。

“只是突然觉得,今天你这家伙比平常可爱一点……”话没说完,脸上红晕已经延伸到耳朵。“可恶!到底我为什么会这么想啊?”

 

FIN.

 

“不行的,爸爸,要忍耐。”

III第三次把玉座伸向蛋糕的手打落。

“这是托马斯哥哥的生日蛋糕哦,必须要等哥哥回来才能切的。不然的话,煞费苦心把托马斯哥哥支开、好为他准备惊喜生日party的计划就全盘落空了啊!”

玉座气得踹凳子:

“他怎么还没回来啊!不就是去个超市吗?”

V靠在沙发里面,好像已经进入节能模式。

“超市没有那么远啊。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啊啊啊,托马斯果然是最笨的,一点也不像我。这种儿子在外面走丢才是最适合他的结局!”

话虽这么说,玉座还是在高脚凳上乖乖坐下,让III给他戴上彩纸小帽。

“最后10分钟!10分钟那家伙再不回来,爸爸就彻底失望了哦,再也不爱他了哦……”

 

那之后过了3小时,红光满面的IV才带着早就死了的螃蟹回到家里。


评论(3)
热度(26)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