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IV变成浣熊了?(2)

凌IV。



凌牙捡了只狸子回来。

大概因为在课本里面见过,凌牙对它心中感到十分亲切。

但璃绪却说:“凌牙……这个不是狸子啦!”

 

 凌牙激烈地反驳。

“也不可能是猫吧!”

“谁说是猫了,”璃绪冷静地说。“查了查资料,觉得很像浣熊啊。在美国、加拿大还有农村一些地方泛滥成灾的动物,不知为什么跑到城市里来了。”

凌牙想想说:

“有什么办法能判断是狸子还是浣熊呢?”

“浣熊非常喜欢洗东西哦。”璃绪建议,“看看它喜不喜欢洗东西,就可以判断了吧?”

“哼,好像也不是完全没道理……”

凌牙把浣熊抱到一盆水边。

“到底是浣熊还是狸子,马上就可以决定了!”凌牙说,“如果是狸子还好,浣熊就没什么意思了,听起来就很讨厌。”

浣熊的眼中立刻盛满了泪水……

凌牙递给它一块糖。

“如果是浣熊的话,就直接打电话给动物园带走吧!”

“——”

浣熊用力搓着手、强忍着不去洗那块糖的样子,让璃绪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凌牙正在教浣熊握手。

他伸手给浣熊,命令道:“喂,手放上来!”

浣熊抵触情绪很足,屡次想跑,凌牙都踩住了它的尾巴。

“凌牙,”璃绪建议,“你这样没有用。应该给它起个名字,它才知道你是在呼唤它啊!”

凌牙沉吟片刻。

“也不是没道理。那叫什么名字好呢?”

璃绪:“不如就叫咪咪吧。”

“这家伙根本不是猫啊!”

凌牙想了想,“叫太郎怎么样?”

“太郎吗?”

“那,小明如何?”

璃绪深深地看进浣熊的眼睛里。

“我有种感觉,这孩子现在的心情是‘这次也是这么普通的名字吗?想要个华丽一点的名字‘——大概这样的意思吧。”

“什么叫‘这次也‘啊……”凌牙腹诽。

“真的是!太郎有什么不好!”

 

璃绪先去睡了,凌牙还在打游戏。

“凌牙,”璃绪喊,“桌上那杯牛奶你喝了。”

凌牙的游戏正在生死关头。

“好啦!晚安!”

“不喝就放冰箱里,不然明天就坏了。”

“哎呀我知道了!”

璃绪气哼哼去睡了。

凌牙猫在沙发里继续打游戏,但是很快就死了。

他一扔游戏机,扭头看餐桌——浣熊居然站在椅子上,喝璃绪留给他的牛奶!

凌牙跳下沙发,从浣熊身后悄悄接近。

浣熊两手捧住杯子,嘴用力地往牛奶里捅,喝出呱唧呱唧的声音。

凌牙双手抄到浣熊腋下,把浣熊飞快抱起!

“你这家伙在干什么啊!”

浣熊奋力挣扎,把玻璃杯也带翻了,牛奶撒了浣熊和凌牙一身。

璃绪怒气冲冲地从房间里跑出来:

“——凌牙!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让不让人睡觉了!”

 

在向璃绪谢罪后,灰头土脸的凌牙和浣熊在浴缸里。

不知为什么,浣熊背对凌牙,有环形花纹的胖尾巴飘在水面上。

凌牙用手去绕浣熊的尾巴,浣熊浑身发抖……

“喂,”凌牙对浣熊说,“对不起啦。”

“……”

“你也很饿吧?所以才会偷喝牛奶。虽然当时很生气,但我不会怪你的。第一次养狸子的是我,也不知道狸子应该吃多少东西啊。”

“……………………”

“不管是狸子还是浣熊……”

凌牙的双手从浣熊腋下伸过来,把浣熊抱到自己怀里。

“同样被璃绪骂过,就是朋友了。以后只要互相理解,都是还可以好好相处的吧?”

“…………………………………………”

 

热腾腾的浣熊一动不动,像一大块灰色的海绵一样。

半晌,湿润的尖耳朵里,听到凌牙低低的笑声。

“真是。半夜在跟浣熊说话的我,简直是傻了一样……”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进房间,凌牙当然还没醒。

因为是周末,凌牙直到清晨的阳光老去、上午十点的阳光晒到了大腿,才勉强睁开眼睛。

“……昨天忘了拉窗帘啊……”

被晒醒不太愉快,凌牙骂了两句,揪着眉头坐起来。

当他的脸转到地板上时,凌牙僵住了。

——肯定是起床的方式错了。IV怎么会躺在他家地板上?

凌牙第一反应是躺回去,但头沾到枕头立刻弹起来,觉得还要重新起床一遍就太傻了……

他揉揉朦胧的眼睛,再次定睛向地上望去。

以不太舒服的姿势窝在地板上的,确实他的单方面宿敌IV没错。

但今天的IV有几分不同。

毛茸茸的尖耳朵点缀在头发间,尾椎骨还延伸出一条蓬松的、带着环形花纹的长尾巴。

好像某种动物,凌牙想,但一时间还想不起来——

 

凌牙想起来之后,第一反应是把IV踹到了墙上。

“——IV!!!!!!!!!!!”

 

在睡梦之中,IV似乎回到全国大赛后、WDC大赛前夕,凌牙疯狂追着他跑的时候。

不仅四处打听他的踪迹、在他的握手会时藏在附近、在他跟别人决斗时骑着摩托突然出现、还自称是他最大的fan、大声地叫他的名字……

“——IV!!!!!!!!!!!”

被这声呼唤唤醒,IV发现自己满身酸疼地趴在地上。

眼睛看到的是一双鲨鱼花纹的睡眠袜,那个上面是凌牙的腿。

IV沿着凌牙的腿慢慢的看上去……

 

凌牙满脸通红。

他的思绪飘到了全国大赛后、WDC大赛前夕,他疯狂追着IV跑的时候。

不仅四处打听IV的踪迹、在IV的握手会时藏在附近、在IV跟别人决斗时骑着摩托突然出现、还自称是IV最大的fan、大声地叫IV的名字……

那都是凌牙最想忘记的回忆,根本没想到还会添加上新的篇章。

不仅把IV放在摩托后座上驮回家、抱着IV给顺毛、让IV喝了璃绪的牛奶、还跟IV一起脱光了泡澡,主动提出想要跟IV成为朋友的意愿……

 

此刻,IV跪在他面前谢罪。

“实在不知道怎么会成为浣熊的,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跟你们回家了。”

凌牙暴怒。

“你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

“但是凌牙,”IV抬起头来,轻快地建议道,“这一切还没有那么糟嘛!”

“已经不能再糟了!”我都让你喝璃绪的牛奶了!凌牙悲愤地想。

“不对啊,凌牙——”

顶着浣熊耳朵、拖着浣熊尾巴,但那张脸毫无疑问就是凌牙认识的IV。

带着仿佛突然释然起来的清爽笑容,IV抬起手,放到凌牙的手里。

“朋友间的握手?平时看不出来,但你这家伙也蛮想要朋友的样子嘛。我也刚好想和凌牙成为朋友。不如我们就凑合凑合算了。”

还未从IV变成浣熊的震惊中平复过来,凌牙的手指迅速爬走。

“不要,感觉很恶心!”

IV受伤得浣熊耳朵都垂下来了……

 

TBC.


评论(1)
热度(15)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