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May rain

凌IV,日常小肉饼。

520快乐,主要是甜甜甜!

凌牙:“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下午,IV给一场商业比赛站台。IV站位在主持人右边,基本几个小时都在拧着脑袋、满脸营业笑,望着主持人点头。

活动结束,他直奔凌牙家,只觉得脖子都不像是自己的。

“凌牙,”他在玄关就喊,“我回来啦!”

“回你个头!又不是你家。”

IV几分心酸,希望凌牙能够做好热饭热菜、烧好洗澡水等他。

不过,一想到凌牙的话,心中也就释然了——确实不是他家嘛!

 

凌牙根本没烧菜,坐在桌子前面恹恹地吃牛肉盖饭。

IV冲过去看,桌上有两份牛肉盖饭。

虽然是外卖——但凌牙能够想到给自己也点上一份,不是很温暖人心的嘛!

凌牙恐怖地看着他。

“突然笑什么?”

在这时,IV发现了两份盖饭的真相。

第二份盖饭上堆满了洋葱。凌牙根本是把第二份盖饭里的牛肉吃掉、再把自己那份盖饭里的洋葱挑过去而已。

凌牙愣了愣,和IV对视片刻,逐渐仿佛忍不住笑。

“IV,你该不会以为,第二份盖饭是买给你的吧?”

“………………”

“别露出那种表情啊,”凌牙道。

“你先别笑啊!”

“真不好意思。”凌牙特别没诚意地说,“一份盖饭里的肉吃不饱啊。家里没别的东西了,饿的话你把这个洋葱饭吃了。”

IV想哭都没有眼泪。

“靠!一点肉都没有,谁要吃啊!”

 

10分钟后,过气决斗偶像已经把全是洋葱的米饭吃完了。

并且趴在餐桌边,身心俱疲:

“凌牙,我跟你说……”

“说。”

凌牙两眼看着手机。IV超气:

“别看手机啊!!!!看着我啊!!!!真是的!!!这样算什么我的fan!!!!”

“我在ins上关注你的后援会了,”凌牙说。

“………………………………哦…………”

过了10秒之后IV反应过来:

“真的假的?凌牙,你都没关注我吧!”

“欸,”凌牙说,“我觉得不关注你却去关注你的后援会,比较像我的作风啊。”

IV语重心长地说:

“不要自己说这个话啊。”

 

IV憋了半天,没憋过去,提了口气又叫:

“凌牙。”

“有话就说。”

“……”

IV反倒觉得说不出口。

要求凌牙对他温柔一点,怎么听怎么像撒娇。而且还可能招致凌牙的反感,——IV已经想象出凌牙立着眉毛瞪着他的样子:“你是在命令我吗?”

但IV还是说了。

“凌牙!想要你以后对我好一点。”

凌牙抬头看他。“……什么叫,好一点。”

“比如说,”IV畅想,“我回家之后,你可以穿着围裙迎接我啊。还会做好饭菜,问我‘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

凌牙:

“‘还是‘?”

“…………………………”IV这下无论如何说不出口了。

“总之,至少我很累的回来的时候,能喝上一口热水吧。”

“热水倒是不难。”

凌牙就事论事。

“但是,这是我自己家,我凭什么穿着围裙站在门口迎接你这家伙啊?”

“——也是哦!”

凌牙随手拿起旁边的杯子打IV的头:

“少假装没事人一样清爽地笑!”

 

过几日,还是那场商业比赛。上回颁奖站台,这回请IV去打。

完赛时已经不早,主办方要招待选手。

IV没待到最后,米歇尔开车来接他。

在外面又应付了好几个粉丝,米歇尔在他上车时笑道:

“托马斯哥哥还没过气嘛!”

“这么讲话太不可爱了……”

IV在车上差点睡着。到凌牙家马路对面,米歇尔扯他衣袖:

“托马斯哥哥——”

IV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满眼都是路灯的光。面前的米歇尔脸泛柔光,好像天使。

“托马斯哥哥,”天使说,“还是经常回家睡吧!总是外宿,爸爸很担心呢。”

“在凌牙家不算外宿啊,”IV迷迷糊糊地应一句。

天使眼光盈盈地看他。

“爸爸说:‘最近还真是有点担心托马斯。托马斯还能牵动我的心弦,真是没想到啊。‘”

“这样啊!!”

IV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用自己配的钥匙轻手轻脚开了门,IV低声说了句:

“……我回来了。”

“你辛苦啦。”凌牙说,“晚饭做好了,还有洗澡水也烧了。准备先吃饭,还是先吃我呢?”

 

IV大惊失色。

本以为凌牙已经睡了,没想到此刻如晴天霹雳般站在他面前。

并且,还穿上了围裙,与他漫不经心地进行着夫妻间的寒暄。

凌牙的围裙倒不是花哨款式,但上面有条很可爱的鱼在吐泡泡。

IV把目光从那围裙上艰难地移开,凝聚到凌牙绷得紧紧的脸上。

 

“……干嘛?”

凌牙明显有些不耐烦,还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回事,IV,这可是按照你上次的建议做的啊。拜托你赶快表现出喜欢的样子来。”

“……喜欢……”

IV有些机械地说,还没从震惊中平复。

凌牙竖起眉毛瞪着IV的脸。

良久,凌牙背过身。

“……突然觉得,认真做这种事的我也太蠢了……”

“等等、凌牙——”

IV赶快抓住凌牙的手腕。

简直慌张得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干脆从背后一把抱住了。

“我……真没想过你能为我做到这种程度……”看到勒在肩膀上的围裙背带,IV只觉得心情悸动,几乎顶到喉咙口。

“……果然,最喜欢凌牙了……”

 

“——”

长发少年仍然扭着头,发丝间流露出的耳廓却涨成粉红。

IV的双手交叉着圈住他纤细的腰肢,整片体温从后背熨帖上来。

凌牙全身血脉潮涌,耐不住移下手掌,去覆盖住IV的手指。

“那、你……”

颤抖的字节从唇齿间涌出,喉咙也略略声沙:

“……是要先吃饭,还是先吃我呢?”

话一出口,两人的脸都红透了。

IV眨着眼睛,勉强问了句:“……什么?”

“吃饭了吗?”

“刚刚在外面吃过了。”

凌牙猛地扭头,抬手就去抓IV的衣领。

 “——那就只能先吃我了吧?”

 

04小车

 

做完这种种的事情之后,凌牙让IV先洗澡。

一进洗澡间,IV悲从中来,——

“不是说洗澡水都准备好了吗?”

“你在做什么梦啊……”凌牙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直接洗就行了。”

IV洗好出来,凌牙把睡衣扔给他。

“刚刚点了外卖,我洗澡的时候来,你就出去取一下。”

IV很失望。

“其实晚饭也没有做好对吗?”

凌牙:“总对别人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IV你活着很艰难吧。”

IV:“是啊!!但这样的我,也这样战斗到现在了啊……”

“切……”

凌牙笑起来,把浴室的门关上了。

 

FIN.


评论
热度(28)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