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IV变成浣熊了?

凌IV,没写完。


 

人变成浣熊,这种事情在历史上时有发生。

但这是IV第一次变成浣熊,他心里还有点紧张……


IV早上一睁开眼,发现自己变成了浣熊。

浣熊IV惨惨地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毛茸茸的身体。

长着尖嘴的脸、圆圆的肚子,有环形花纹的长尾巴十分碍事地拖在身后。

可恶!决斗偶像发出悲鸣。

这幅一点也不帅气的样子,要是叫他的fan看到了,不论给出怎样的service都难以弥补了吧!

 

而且,牌也打不成了,从来没听说过浣熊打牌的。

IV低头看看自己的手。

爪子意外地还很长,在这个狗都能打牌的世界,估计抽个卡还是没问题的。

IV冰凉的内心得到了一点安慰……

 

浣熊IV摇摇晃晃地用下肢行走,好不容易来到了客厅。

从来没觉得家里这么大过。——如果用四只脚着地向前爬行,估计会轻松得多,但那样太丢脸了!

爸爸估计还在睡懒觉。克里斯在窗边看书,米歇尔在煮红茶。

IV从克里斯身后悄悄接近,伸出爪子捅了捅大哥的腿。

“什么东西啊,”被捅得不耐烦了的克里斯回头看,“怎么回——唔嗷!”

 

一向爱端臭架子的克里斯,此刻也因为突然出现的浣熊,发出了丢脸的“唔嗷”之声。

IV笑得肚子疼……


“克里斯哥哥,怎么了吗!”

手持滚烫煎锅的米歇尔迅速赶来。

“……欸那是什么啊……”米歇尔没看清,“狗吗?”

“浣熊。”

——克里斯冷静地说。他已经把两只脚都放在凳子上蹲着,防止浣熊捅他。

“不知道为什么浣熊会在房间里。这种东西不是在美国、澳洲比较多吗?”

“的确呢,看电视上讲,美国的浣熊都泛滥成灾了。”

米歇尔灵光一闪。

“难不成……是托马斯哥哥昨天偷偷把金发碧眼的美国女粉丝带回家睡觉,浣熊是附着在女粉丝身上一起进来的吗?真厉害啊,托马斯哥哥!”

浣熊IV:“……………………………………………………”

克里斯皱起眉头,摸着下巴。

“托马斯没有这么厉害吧。还睡美国女粉丝……”

“也是哦……”米歇尔说。

“况且这么大的浣熊,究竟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附着在女粉丝身上进到家门里来的啊,说得好像寄生虫一样。如果女粉丝身上挂着浣熊都看不出来,那女粉丝肯定超胖的对吧。”

“有道理呢,”米歇尔说。

浣熊IV:“…………………………………………???”

 

在兄弟这里得不到任何的关怀,米歇尔还要拿煎锅打他。

浣熊IV只好手脚并用、仓皇地逃出了自己的家门……

无所事事地走在街上,IV发现自己有几分显眼。

毕竟心城是繁华都会,浣熊溜溜达达,很难不被注意到。

IV突然觉得,当浣熊的时候,收获到的注目礼比当偶像的时候多多了。

不如以后,就继续做浣熊如何?

“会打牌的浣熊”,IV想,听起来比什么正义使者罗宾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这样自己的fan数量超越罗宾指日可待!

但是IV清醒过来,又觉得“打牌浣熊”云云,听起来简直是太傻了。

IV的心情大起大落……

 

走着走着,IV肚子饿了。

浣熊IV路过蛋糕店,橱窗里的菠萝包金灿灿的。

好像只要吃到一个菠萝包,就会获得幸福一样。

IV十分惆怅地蹲下,看着橱窗里的菠萝包……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就觉得后背一阵剧痛,随即被踹飞了3米高。

 

“凌牙!你看到了吗那只猫那么大!好恶心啊!!!”

IV认出了声音的主人。

他慢吞吞夹着尾巴转回身去的时候,就见宿敌神代凌牙跟妹妹在蛋糕店门口排队。

如果是与自己心意相通的凌牙,肯定可以认出浣熊外表下的自己吧!

IV心中燃起了希望之火。

……但是,唯独不想被凌牙看到这么丢脸的样子。

IV希望自己在凌牙面前每次出场都是白衣飘飘,从高处一跃而下,并发表一些拉风宣言。而不是现在这样,灰扑扑毛茸茸,并被璃绪踹得屁股都要断了,站不起来……

凌牙无奈地看着璃绪。

“不要这么说猫啊。”

IV:“我不是猫啊!!”

凌牙眯起眼仔细打量IV,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

“……这,你难道是……”

IV心脏咚咚跳。

这么快就认出我了吗凌牙!果然不愧是凌牙啊!通过决斗交换过心意的伙伴!即使是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认出我来啊!

凌牙:“……狸子,吗?”

IV:“………………………………???”

 

直到被凌牙很珍惜地放在摩托车上驮回家,IV也没有搞清楚状况。

 

“璃绪,”一边顺着IV的毛,凌牙一边向璃绪解释,“这个就是狸子。”

IV,“狸你个头…………………………………………………………”

 “这不是狸吧,”璃绪也怀疑地说。

“——这根本就是长相变异的大胖猫啊!眼神都跟猫一样我不会看错的!好恶心啊!!”

IV:“…………你们兄妹两个也要有一点除了水族之外的生物常识吧!”

 

浣熊IV很沮丧。

不过,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凌牙家中,心情还是比较兴奋的。

虽然在之前的设想中,是凌牙请他在沙发上坐下,给他倒咖啡,并且拿出甜点来招待。两人共同谈起近况和未来的打算,凌牙说一些“真不愧是你啊”之类的话,IV有机会使用“日后也一起加油吧”之类的辞令,随即两人都掏出牌来融洽地打一打——

但现在的情况,是凌牙坐在沙发上,浣熊躺在他腿上。

虽然没有红茶和饼干,但凌牙的手指就在他下巴上轻轻挠着,想要的话随时都能咬一口。

 

IV觉得开心又惆怅。

自己明明梦想过自己跟凌牙融洽相处的样子,可是一次都没真正去尝试去做些什么,让这幅图景变成可能。

IV是很想热情而温柔地对待凌牙,为他献上最棒的service的……

但是说到底,只是害怕得不到回应罢了。


TBC.

评论(4)
热度(19)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