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Illegal

凌IV。

原作AU,如果凌牙被玉座篡改了记忆,成为仇恨着菲卡博士的刺客?



凌牙空荡荡的,坐在窗边。IV推门进来时他转身,领口坦白,刻画消瘦的锁骨。

“IV,”凌牙问,“去干什么了?”

“比赛。”

凌牙有些焦灼地低下头,又抬起来。

“有菲卡博士的情报吗?”

“……烦死了!那种东西,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啊?”

IV疲惫地大喊一声。

凌牙本准备朝他走过来,适才收住脚步。

“抱歉,是我太心急。你的比赛怎样了?”

 

他还对IV道歉,这根本不像他认识的那个凌牙了。

他认识的那个凌牙,也根本不会就自己根本一点都不关心的事情寒暄。


“我赢了。六连胜,”IV告诉他,“敌人弱得要死,一点悬念都没有。”

他接下来故意大声,讲着刚刚那场比赛一切无聊的细节。

神代凌牙就站在他对面,眼光幽邃,好像极为认真,又好像根本不在场。

 

玉座把凌牙领回家,这才两天,IV已经无法跟凌牙呼吸同样的空气。

玉座篡改了他的记忆,但活计做得很不利索。

凌牙忘记了IV对他做过的一切事情,甚至忘记了璃绪。

整个人活在对菲卡博士的仇恨中,吃着饭都会突然咬牙切齿。

IV完全受不了这样的凌牙。

他很在意凌牙,当然希望凌牙能回报。如果不行,他希望凌牙憎恨他。

如果这都不行,他希望凌牙讨厌他。

但现在凌牙对他不痛亦不痒,晚上还会留份饭给他。

 

在凌牙忘掉璃绪、仿佛噩梦般行走着的日子里,IV到医院去看望璃绪。

璃绪的脸被绷带包裹着。IV的脸也用口罩和墨镜挡住。

探望时间有限,璃绪未恢复意识,IV也不知道他该说什么。

“对不起,”他想。

“你大概很想见到你哥哥吧?但他已经忘掉你了,就像忘掉我那样……”

 

某次从医院回来后,IV刚到家,就听到玉座的声音。

好像娇小、邪恶、幽暗的一尊神像,矗立在走廊尽头,隔IV无限远。

“去医院了吗?”

“跟你没关系。”

IV粗暴地说。他想快步走过玉座身边。

“IV,”脑后听到少年清脆的嗓音,含着笑。

“你知道,记忆篡改不能持续很久。多余的担心,太过分了吧?”

IV握紧拳头:

“那种事情我当然知道!”

“凌牙的记忆恢复后,会忘掉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玉座笑道,“也算是对他的一种保护吧。”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IV?”

玉座捏起假声,把问题还给了他。

 

IV突然觉得额头上全是冷汗。

 

深夜,他叩响凌牙的房门。

他知道凌牙还没睡。

凌牙总是整夜整夜不睡,不知道在想什么——想想也知道在想什么。

不完整的凌牙、被扭曲的凌牙、败坏的……

IV意识到的时候,已经紧紧抱住了凌牙。

在房间门口。——凌牙满面困惑,双手张开着。

“干什么?”

“……凌牙……”

IV睁大眼睛,大口吞咽着喉咙口的硬块。

 

他该对凌牙说什么、做什么呢?

现在的凌牙,样子还分明是他认识的那个人。被他构陷过、伤害过的,一度沉入深渊、又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回到赛场上的,鲨鱼一般强大、冷酷、骄傲又美丽的人。

如果不是玉座的任务,IV真的很想和凌牙成为朋友。

即使背负玉座的任务。

正是因为玉座的任务……

 

此刻,被蒙蔽的鲨鱼干净、温顺、孑然地处在IV的怀抱里。

仿佛只要稍微用力,怀中的人就会碎掉,碎片就会刺进自己的心脏。

 

“……凌牙。”

“嗯。”

“问我个问题吧。”

IV提议。凌牙错愕地接受了。

“想让我问你什么呢?”

“什么都行。”

凌牙沉默了。

IV放开他,——掌心里全是汗,胃部冰凉,几乎站都站不稳。

“IV你,”凌牙幽深的眼光安静地打量着IV的脸。“脸上伤疤,怎么搞的?”

 

那一刻,IV几乎以为凌牙已经恢复了记忆。

但随即,凌牙眼睛微眯,审视一般,干脆抬起手来,指尖轻触IV的脸颊。

“很厉害的伤啊。直接从眼睛上过去了。”

“是啊,眼睛差点没有保住。”

IV机械地回答道。

“……是和一位可爱的小姐决斗的时候,不小心搞成这样的。”

凌牙似乎在看着他,心不在焉地笑,客套:

“可爱的女粉丝很多吗?”

 

——别再带着那样的笑容看着我了。

 

 “……那凌牙,礼尚往来。我也有个问题要问你。”

“请说吧。”

IV深深吸了一口气。

“就是接下来这件事。——可以不对别人说吗?”

在凌牙困惑地抬眼之时,IV的手指扣住他的脸颊,吻住了凌牙的嘴唇。


如同夜晚湿润的花瓣一般,惹人爱怜的憔悴。

然而,在喜爱的人的唇瓣上,IV品尝到的只有苦涩。

 

“这件事。”IV听到自己滞涩的嗓音,“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啊。你清楚吗?”

凌牙似乎愣住了。

IV注视他抬起手来,触摸着自己的嘴唇。

“……IV……”

“别说话——求你。”

凌牙的手垂下了,漂亮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那我知道了。”

 

这是与凌牙一生仅此一次的吻,IV当时如此坚信着。

……即使是从受到备受蒙蔽的可怜灵魂那里,毫不光彩地偷窃来的。

 

“……凌牙,晚安。”

“晚安。”

IV仓皇的逃开了凌牙的房间。

 

FIN.


评论
热度(19)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