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总之,得了三小时内不和意中人接吻就会哭瞎的病

凌IV。未交往前提。

梗如题,来自怜太!


 

吃早饭时,IV觉得鼻子有点酸。

开始完全没在意,抬手揉揉鼻子,继续端起牛奶喝。

“托马斯哥哥,”III关怀道,“怎么回事?着凉了吗?”

“没。——估计呛到牛奶了……”

IV继续揉鼻子。

玉座忽然尖锐地笑起来,捏圆拳头不断锤着桌面:

“托马斯~牛奶从~鼻孔里冒出来了~♪”

IV:“……你还唱上了啊!”

三兄弟的父亲继续发出孩童般清脆的笑声。

“牛奶从~托马斯的~鼻孔里~冒出来了~♪”

“啊啊啊别唱了!烦死了!才没有呢!”

“托马斯,不许这么跟爸爸说话。”V说。

“……你也够烦的了!”


玉座以一个尖锐的高音结束了晨间的歌咏。

“那还是到此为止吧。”

吃了块蛋糕,他状似遗憾地说。

“再唱下去,在情绪控制方面有障碍的托马斯就要哭了吧?”

“烦死了!”

IV大声抗议。

“谁会……因为这个……哭……啊?……”

IV突然觉得脸上有种热热痒痒的感觉。

抬手一摸,居然满手都是透明的泪水。

“欸?……”

居然、真的哭了。

 

10分钟后,用掉了整包纸巾的IV泪眼朦胧地看V从书房出来。

“刚跟父亲交流了一下。”

V说:

“你还是高兴地接受吧。这是父亲赐我们的纹章之力的副作用之一啊。”

“原来出卖灵魂还不是最严重的副作用,”III感叹。

IV悲伤地哽咽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用失学的你也能听懂的话来解释,”V想了想说。

“托马斯,你得了一种三小时内不和意中人接吻就会哭瞎的病。”

IV大惊失色。

“‘哭瞎’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失明。”V抱起肩膀,“真不希望看到那样的情况发生啊。”

“……………………………………………………”

IV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为什么有这种奇怪的副作用啊!”

“这就是获得禁忌之力的代价啊,”V深沉地说。“连苦涩的部分一起吞下吧,我愚蠢的弟弟啊。”

“靠!!!”

IV超气……

 

不仅要在三个小时内找到意中人并成功接吻……

并且,在这三个小时之内,只要情绪激动,就会流下眼泪。

IV心中悲凉至极

“……我的意中人是谁呢?”

III:“哥哥还不知道吗?这个很明显呢。”

V也说:“是啊,连我都知道了,托马斯喜欢的人是谁。”

IV瞪着通红的眼睛。

“那我,喜欢的人是谁啊?”

V和III对视一眼。

“这种简单的事情,居然还要别人来告诉你呢。”

“对啊,托马斯哥哥居然对自己的心意都不清楚吗?”

III极富感情地凝视着IV的双眼——

“为了那个人,不惜违抗父亲的命令;对那个人的负罪感,不惜用全部生命去背负的——托马斯哥哥的宿敌神代凌牙的妹妹,神代璃绪小姐。哥哥喜欢的,难道不是那个人吗?”

 

凌牙正在家睡觉,被一阵响亮拍门吵醒。

“……大早上的怎么回事,赶着投胎吗……”

带着决意送对方往生的剧烈起床气,凌牙黑着脸把门打开了。

“……………………IV。”

“凌牙!!!!”

可能是为耍帅,IV戴着副墨镜。

一进来就剧烈摇晃凌牙的肩膀,晃得凌牙骨架都散了。

“……你有什么事啊。”

“凌牙,快告诉我你妹在哪里!我现在有十万火急的事必须马上见她……”

凌牙印堂发黑,喃喃自语:

“……我是不是还在做梦呢?杀掉这家伙,就能从梦中醒来了吧。”

“别杀我!”

IV总算稍稍收敛,跟在凌牙后面。

凌牙去洗了把脸,清醒了些,脖子上挂条毛巾,眼珠黑漆漆地瞪着IV。

“……有什么事,非要这么早来找璃绪呢。你跟璃绪根本没这么熟吧。”

“你不要这么说,凌牙。”

IV严肃道,“我跟你妹妹可是通过决斗互相理解过的!”

 “…………………………”

提到那次决斗凌牙就来气,很想揍IV一顿。

但是,要忍耐。——似乎也没什么忍耐的理由?

凌牙此刻默不作声,拳头捏得咯吱咯吱响。

打定主意,IV再讲一句烦人话,自己就要使尽全身力气揍他的肚子。把璃绪所受到的伤害和自己清梦被扰的愤懑,全都凝聚在这一拳中,用物理的方式,让IV永远记住。

 

但IV接下来说的话,让凌牙彻底当机……

 

“凌牙,”戴着墨镜的IV一只手稳稳地搭在凌牙肩头。

“我必须立刻和你妹妹接吻,不然的话,我就会瞎。”

 

……

凌牙现在想杀了IV的心都有。

“你说什么?”

“没时间解释了!”

“解释给我听啊!”凌牙暴怒,“你和你的邪恶爸爸这次又想对璃绪做什么?”

“别这么说我爸爸!”

眼看又要陷入无休止的争吵,IV突然灵光一闪。

“凌牙,不如这样吧,我们用打牌来决胜负,赢的人可以和你妹妹接吻。”

“那我赢了也没任何好处啊,”凌牙冷静地判断道,“突然间打什么牌啊?”

和IV拉拉扯扯了一阵,凌牙已经想睡都睡不着了。

“……IV,”他几乎是挫败地叹气,“璃绪现在在国外。”

“………………………………………………”

IV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凌牙,你说的国外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啊!”

凌牙不耐烦地挠挠头发。

“学校有个交流项目,璃绪去夏威夷短期留学了。现在家里就我一个人。”

 

——

可能是错觉,凌牙听到空气里传来IV破碎的声音。

 

此刻,三小时的时间限制已经过去两小时。

据说是自己意中人的璃绪,正在夏威夷晒太阳。


IV心中走马灯一般,看到了未来的凄惨光景:

……失明的决斗偶像,像米虫一样窝在家里。

……牌肯定打不成了,回学校念书更是天方夜谭。像米虫一样窝在家里。

……数年后,米歇尔结婚,像米虫一样窝在家里的自己被米歇尔执意接到新的家庭里。

……像米虫一样窝在米歇尔的家里,被米歇尔的妻子讨厌……

想到未来的自己像米虫一样窝在家里、并被弟媳妇讨厌的事情,IV悲从中来。

 

 “……凌牙,”

低下头,压低声音,IV慢慢把墨镜摘下来。

凌牙彻底呆住。

从没见过这家伙这幅样子——尽管深埋着头,不断细声吸着鼻子,抬手用手背给通红的脸颊降温,也丝毫掩盖不住IV双眼红肿,满溢的水汽含在眼眶里的事实。

“……这幅样子被你看到,真是……”

IV哑着嗓子笑了笑。

说话的间隙,晶亮的泪水已经扑簌着落下。

 

IV连忙伸手紧紧按住眼睛,以按到眼花的力度,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说:

“我知道,其实……我知道啊。……不过啊,我……无论如何都不想变成累赘,变成必须乞求别人才能生存下去的肉块。……必须要有用,不然绝对不会被爱、绝对会被讨厌的。——但是,如果……如果眼睛瞎掉了的话……我就是负担了……”

鼻音浓重,已经说不出话来。

眼泪也停不下来了。

 

凌牙张口结舌地看着IV,居然心如鼓擂,耳膜轰鸣。

焦躁得不得了。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去止住那些烦人的眼泪。

……不然的话……


IV的手腕被用力攥住,凌牙扯开他牢牢掩在脸上的手。

“别哭啦。哭起来真难看哪。”

凌牙没好气地哄他。

如同泛起冰花的海面般,镇定又澄澈的蓝眸,此刻直勾勾看进IV湿润的双眼。

“好歹自称是我的宿敌,拿出点精神来啊。”凌牙说。

“IV你的话,相信即使瞎了也会很强的!”

“……谢谢?”

……凌牙,真是跟看起来一样不会安慰人啊。

 

趁着瞎掉之前,IV用力挤出眼眶里的泪水。

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眼泪止不住的双眼又酸又痛。


尽管如此,还是想要永远记住凌牙的脸。

眉眼精致,白皙又漂亮,永远改不掉不可爱的表情。

此刻也在气鼓鼓地看着他,却不知道为什么,让IV觉得温柔得要命。


IV眼都不眨地努力看,想把凌牙每一根睫毛都收进记忆里。

好像心中埋藏着这样的珍宝,即使马上就要坠入永久的黑暗,也奇妙地令人感到安心。

 

“凌牙,”

IV听到自己叹息一般的声音。

“受到这种三小时内不和意中人接吻就会哭瞎的诅咒,最后关头还来麻烦你,实在不好意思啊。”

“——”

这次,凌牙久久没接茬。

“……你说,”半天过去才咬牙切齿地来了句,“你喜欢的人,是璃绪?”

“我也不清楚,不过克里斯和米歇尔说……”

IV猛然间刹住话头。

好像跟凌牙发现了共同的秘密一般,IV急切地寻找着凌牙的目光。

“对啊,凌牙!我喜欢的人,不一定是你妹妹啊!”

凌牙:“……这种事情你自己都不拿主意的吗?!”

IV:“谁知道!那时候觉得马上就要瞎了,整个人都慌了!”

“慌什么啊!”

凌牙超气……


……

这回,换作凌牙握着他的肩膀使劲摇晃,给IV心脏都要从嘴里晃出来。

 

“你这家伙,赶快给我想起来!!”

突然不知为何激动得要命的凌牙——

“IV,你喜欢的人是谁?……真是的,你自己都不知道吗,连自己的心意都看不清楚,还要别人来告诉你吗?你是笨蛋吗,你这家伙……赶快意识到啊!混蛋!!”

 

FIN.


评论(5)
热度(49)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