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Dinner Date

凌IV普通小肉饼,但是写得很素……

摘要:托马斯和凌牙的dinner date,不小心喝醉的故事。


 

托马斯知道油封鸭腿该配白酒还是红酒,可凌牙什么酒都不能喝。

在高级餐厅,只点小红莓汽水,其实很叫人沮丧。

“你喝你的,”凌牙还宽慰他。“不是很想喝吗?”

“没那么想喝啊。”

托马斯嘀咕,想到凌牙未成年,一阵惆怅。

 

神代凌牙这么酷的男孩子,肯定不允许自己喜怒形于色。

不过在托马斯看来,凌牙还是太嫩了,根本不难看懂。

“凌牙!”

在凌牙状似心不在焉地品尝着面前那份开心果冰淇淋时,托马斯得意地宣称——

“你很喜欢吃这个冰淇淋吧?”

“一般般。”

凌牙含着小银勺子,眼光看向别处。

托马斯锲而不舍地追问:

“那我呢?”

“……你又不是吃的。”

“凌牙,喜欢吃就打包一份带走,不麻烦嘛。”

“你比较麻烦,IV。每道菜上来,都问我喜不喜欢吃,跟你亲生的一样。”

凌牙斜睨他一眼,一口把剩下的冰淇淋吃了。

“不过冰淇淋确实还可以,买一份回去给璃绪。”

 

IV赶快买了一份冰淇淋,结果凌牙先掏出钱来。

“璃绪知道是你买的未必会吃。”

凌牙道出冷酷的人间真实……

 

“话说,你也没成年吧。”走出餐厅凌牙别过头看他,“喝酒没事吗?”

托马斯脸上发热,想了半天才说:

“你怎么这么乖啊,凌牙!印象中的你不是这样。”

“别擅自产生什么奇怪的印象啊。”

“印象中的凌牙是会抢劫美术馆的人……”

“唯独不想被极东的作弊冠军这么说啊……”

两人脸都沉下来,气哼哼往前走。

托马斯垂下手去抓凌牙的手,几下抓空,差点跌下人行道。

凌牙看起来更生气了。

“托马斯,”他喊,“你根本不能喝酒吧?”

 

只是想在凌牙面前像个大人。

也想借着酒劲跟凌牙撒娇。

结果最后,是被凌牙扛在肩膀上搬到房间里,不仅撒娇没力气,意识都模糊了。


“托马斯,”凌牙大概在皱着眉头看他。

“不是酒精过敏吧?脸红成这样……”

托马斯呻吟着去抓衣领,几下把高领扒开。

被指甲刮过的脖颈肌肤,小麦色间浮现起血色红痕。

“……”

凌牙拿起床上枕头就抽托马斯:

“——你丫这不是过敏了吗!”

“没过敏啊,啤酒就不会……”托马斯在凌牙床上翻滚着边躲边喊,“放着不管,一会儿就好了。”

凌牙的腿从床上收回来,枕头扔回床上。

“那我下楼看电视了。”

“诶——”

“有什么需要叫我。”

“……水,”托马斯闭着眼睛说,“要冰水,插上吸管的。”

“还冰块,还吸管,”凌牙又打他,“我干嘛伺候你啊?”

 

结果凌牙还是把水拿来了。

托马斯喝了两口,又要凌牙帮他脱衣服。

“……我为什么在干这个,”凌牙认命地边脱边想,“可恶,好想要个机器人助手啊……”

托马斯抬起胳膊,大概只是想换个姿势,浑然不觉地打到凌牙脸上。

凌牙:“…………………………”

他伸手就去掐托马斯的脸,托马斯大叫:“痛痛痛痛痛!!”

“痛就对了。”

凌牙哼了一声。

托马斯脸颊被掐红一块;颇具商业价值的偶像的脸现在任他蹂躏,凌牙心中升起满足感。

他又伸手过去,不过只是在托马斯脸颊上拍了拍。


“托马斯,”凌牙问,——“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你啊?”

“因为我,”

托马斯迷迷糊糊地答。

“长得帅。”

凌牙立刻狠掐他一下,托马斯又哀叫起来。

凌牙忍笑说,“不对!”

“欸……”

醉酒的托马斯闭着眼睛,皱起眉头,努力在混沌的思想中找出个答案来。

“因为我,打牌厉害吧……”

脸上又传来剧痛,托马斯觉得这样不行,这样下去脸要烂了。

“……这也不对吗……那凌牙……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

久久没再被掐脸,托马斯把眼睛眯开一条小缝。

凌牙突然狠狠扑上来,这次覆盖上脸颊的是柔软的嘴唇。

沿着托马斯右脸的伤疤,从下巴品尝到唇角、眼睑。

潦草的浅吻逐渐变得深沉又仔细,托马斯快喘不上气来。

 

普通小肉饼


凌牙爬起来,床边坐了一会儿,把刚刚用过的纸巾拿到厕所冲掉。

回来看到托马斯也爬起来,在穿裤子。

“我也不能回家太晚啊,凌牙!”

托马斯冲着他,牙齿雪白地笑。

“我准备从窗户跳出去。”

“你什么毛病?”凌牙上去抓他的手,“看你走路都成问题,想打着滚回家吗?”

“别担心!我很擅长从高处往下跳的……”

“别自作多情了,谁担心你啊!要是摔死了半夜有野猫来吃你的尸体怎么办,很烦的。”

托马斯爽朗地大声说:

“还有这种野猫啊!”

“……”

拉拉扯扯一阵,凌牙叹了口气。

“托马斯,你是害怕楼下的璃绪吗?”

“……也不能这么说……”

凌牙看着他,良久微笑起来。

“怕璃绪干什么啊?璃绪最好了。”

 

凌牙拿水杯下楼,妹妹在看电视。

“……璃绪,”凌牙也十分尴尬。“冰箱里有个冰淇淋,想吃你可以吃了。”

“哈?啊。”

璃绪十分冷漠,眼睛继续盯着电视。

“才不要吃那种东西。”

“我买给你的。”凌牙说。

“凌牙也一样讨厌!”璃绪气咻咻。

“况且我肚子痛,才不要吃冰淇淋!”

“你不吃就不吃,冲我吼什么啊……”

凌牙嘀咕一句,(心虚极了),拿了汽水就迅速回到楼上了。

 

凌牙:“……托马斯,你还是跳窗走吧。”

托马斯:“???”


FIN.


评论(4)
热度(26)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