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Fine

凌IV,日常。


 

“盛惠1060円。”

凌牙从便利店售货员手里接过饮料,走出店门。IV在外张望,等着他。

“你的。”

凌牙没好气地把功能饮料递给IV。

“大晚上喝这个干什么,不睡觉吗?”

“不能睡啊,”IV苦着脸把饮料一饮而尽。“明天有比赛,今晚估计通宵跟米歇尔研究战术吧。”

凌牙露出些许怀念的表情。

“比赛吗……”

天色约八点,深秋季节,天黑不见顶。

IV压低帽檐,看凌牙拧开茶饮料喝了一口。

“你那个,好喝吗?”

“难喝!”凌牙皱眉,“第一次喝。”

两人慢慢走在回家——回凌牙家——路上。

“IV,你先回去吧。明天不是有重要的比赛吗?”

“……”

IV顿住脚步,眼睛盯着凌牙的嘴唇看。

色素淡薄的柔软嘴唇,在茶水滋润下,泛出樱花一样的色泽。

“凌牙,”决斗偶像慢慢展开笑容。“亲我一下,我就走!”

“?”

凌牙的样子好像生气,但IV知道他是害羞了。

“……突然之间想干什么啊……”

“恋人之间,做这种事情不是很平常的吗?”

IV笑嘻嘻地又去抓凌牙的手腕,凌牙后退半步,满脸通红地仰头看他。

“凌牙还是太嫩了啊!”

“……你是公众人物吧,”凌牙勉强憋出一句,纤细的手腕在IV的掌控里汗津津地乱扭。“万一被看到,不就热闹了吗?”

IV宣称:

“我戴着帽子呢!谁都发现不了!”

“你穿着这个白衣服不是叫人一看就看出来了吗!”

IV委屈地看着凌牙。

“关于明天的比赛。……总觉得,凌牙吻我一下,运气就会变好的。”

“我哪有多余的运气可分给你啊……”

凌牙叹气。但IV已经低头,满怀期待地闭上眼睛。

凌牙瞪眼看着这家伙,——

紧闭的眼睛、颤动的睫毛,看起来很柔软的嘴唇。

不设防地等待亲吻的样子,可爱得让凌牙有点受不了。

“别擅自……哪!这样行了吧?”

飞快地碰了一下IV的嘴唇,凌牙心跳得有点口干了。

IV还是闭着眼睛、微微笑起来,摆出等待亲吻的样子。

“啊这样总行了吧!”凌牙只好又亲了一下,——“你都笑了!别以为我没看到!”

IV闭着眼睛忍笑道:

“……凌牙的技术完全不行嘛……”

“你想怎样……”

“不如说根本没技术可言嘛。”

IV嘴唇勾起,睁开眼睛,“赶快让IV老师来指导一下!”

“………………………………………IV老师,”凌牙十分无奈地叹气,“有人在往这方向看呢。”

 

赶快跨上凌牙的机车、搂着凌牙的腰飞快逃到凌牙家里,IV明显感到凌牙一路闷笑。

“怎么?”

“啊?”

凌牙显然特别开心的样子。

“你这家伙给吓个好歹的样子,还挺有趣的。”

“你兴趣真扭曲啊,”IV慨叹。

“你是心城前三名没资格说这话的人之一吧,”凌牙说。

凌牙把车停院子里。

“今天璃绪去同学家留宿,所以不会在——欸?璃绪?”

“凌牙……”

凌牙和IV惊奇地看到璃绪正从门口出来。

“突然想起内衣没穿成套的,紧急回来换了内衣。”璃绪淡然地解释道。

“IV,凌牙这么晚回家,果然是跟你在一起啊。”

IV脸上挂着营业笑,顺着璃绪话头继续说:

“跟我在一起也没关系,凌牙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等等,我干嘛骂自己啊!”

 

送走璃绪,IV在玄关蹲下,唉声叹气地换鞋。

“喝茶还是喝果汁?……我说你,晚上不是要通宵研究比赛战术吗。突然跑我家来了,没问题吗?”

IV仰头,凌牙居高临下俯视他。从这个角度看,IV的脸还有点陌生似的。

有点面生的IV露出两排白牙:

“不欢迎我?”

“……那我当你是要喝果汁了。”

“凌牙今晚不好好亲我的话,我不会走的。”

“那你睡沙发吧。”

IV站起来,若有所思地跟在凌牙后面。

——“觉得今晚凌牙一直在撵我,是我的错觉吗?”

“不是,”凌牙说,“赶快走吧。”

IV愣了愣,随即又开心地笑出来:

“凌牙果然怕我耽误到明天的比赛啊!”

“你也知道啊,”凌牙干脆话赶话,“作为偶像,你自己都不担心吗?输了怎么办?”

“凌牙希望我赢的话,我不会输的!”

凌牙眼角斜睨IV,唇角线条刻意绷着。

“输了的话不会怨我吧,IV?”

“凌牙去买决斗彩票吧!”IV情绪很高地建议,“买我赢!”

“…………”

凌牙无言转身,一罐冰凉的果汁贴在IV脸上。

“总觉得你今天很欠揍啊。”

“凌牙,就你那个小身板,不可能打得过我的。”

“真能说啊。IV,你到底打过架吗?”

“小时候经常跟大孩子打架。”想了想,IV解释,——“在孤儿院,不打架就会被欺负。我是哥哥,不可能让米歇尔被欺负吧?”

凌牙扭头看他,眼光晶亮一瞬,又慢慢笑起来。

“那你赢过吗?”

“啊。每次都……”

IV石榴色的眼瞳变成雾色,稍稍低下头。

“那时候也在想,能变强点就好了。又想,如果是有家庭守护着的小孩,就不会发生可怕的事情。不过现在想,可怕的事情还是什么时候都有可能发生,家人也不是世界上唯一重要的……但是那时候……最快乐的日子,就是克里斯来探望我们的周末。”

凌牙考虑了一下。

“听起来那时候的你还可爱一点呢。”

“可爱吗?”

IV双手交叉在颌下,眯着眼望着凌牙。

“……但那时候很痛苦啊。”


“现在不痛苦吗?”凌牙问。

“此刻不。”

托马斯说。


III打车去神代家接哥哥。

IV半天才出来,情绪明显亢奋,上车扔给III一罐饮料。

“这什么啊,”III问。

“茶。”

米歇尔拉开罐口,尝了尝,“味道像海带汤……”

IV大惊失色。“那么难喝吗?”

“不,不怎么难喝哦……”

黑暗中,III安静地啜饮着茶。

“米歇尔,”IV说,“……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了。”

“什么时候?”

“在孤儿院的时候。”

米歇尔笑了。

“托马斯哥哥总是惹麻烦,爱打架。每次克里斯哥哥来,都要跟修女们道歉……”

“你说得轻巧,我是为谁在打架啊!”

“欸——不是抢地盘吗?”

“我干嘛抢地盘!”托马斯不忿,“是为了大家都很想欺负一下的书呆子弟弟,才非要打架不可的。凌牙那时也是。我们都是为了保护家人,才必须要变强的……”

米歇尔边喝茶边嘀咕:

“……这话听起来好清爽啊。”

“虽然清爽,但是是事实啊!”

“知道啦!”米歇尔忍笑,“托马斯哥哥很温柔呢。”

托马斯不太高兴地叹了口气。

“感觉温柔的人运气都很差。”

“因为温柔,才会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牵绊吧?”米歇尔很懂地说。“但是因为温柔,也容易从羁绊中获取力量。想守护家人,守护更重要的世界……只有这样,才能了无遗憾地走到最后吧。”

“比起那么浪漫的结尾,果然还是比较想赢……”

托马斯双手交叉,枕在脑后。

“是是是,对对对。”

“是吧?”

“……对啊。”

米歇尔垂下眼睑,默默地笑起来。


FIN.


评论
热度(22)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