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灰姑娘

AU。

CP:IV+凌牙+璃绪,排列组合……


 

拜隆·阿克雷德太太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拜隆对着窗外的白雪祈祷:

“希望这个孩子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嘴唇像血一样红,头脑机敏,冷静文雅,有一颗高贵之心!像我!”

长子克里斯托弗果然没有辜负拜隆的期望,皮囊头脑都属万里挑一。

拜隆很高兴。

 

几年后,阿克雷德太太又怀了第二个孩子。

当时,拜隆正在跟同事菲卡博士一道,泡在实验室研究未解之谜。

偶尔回到家,连口热水都来不及喝,当然也就疏忽了祈祷。

次子托马斯降临人世后,拜隆觉得不怎么像他。

不过,既然没有祈祷,是也有可能会发生这种事的。

 

于是,到阿克雷德太太怀上第三个孩子的时候,拜隆百忙之中也拨冗进行了祈祷。

托上帝的福,米歇尔超可爱!

拜隆感动极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三兄弟都长大了。

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包括拜隆去异世界探险不小心吃到缩小蘑菇、身体变成小学生而头脑却仍是大人的事情;包括青年才俊克里斯突然对外出工作产生抵触情绪,恋上书房沙发,总是躺在书房沙发上探索世界秘密的事情;包括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托马斯莫名其妙地担当起了养家的重任,还跟少年漫画的主角一样睡家里阁楼上——

托马斯:“干嘛我要睡在阁楼上啊……靠!”

虽然骂骂咧咧,其实托马斯还是有在好好支撑这个家的。

像做饭、洗碗、拖地、洗衣服之类的杂事,虽然是轮流着来,但克里斯懒得动,米歇尔在学校又很忙,所以大部分都是托马斯在做了。

有时候,克里斯的内裤都塞在洗衣篮底下叫托马斯一起洗。

托马斯:“……干嘛我要洗你的内裤啊……靠!”

 

清理壁炉之类的活计,倒是因为很脏又很危险,所以都是请来专业的人工。

因此不会被搞得满身灰尘,托马斯还挺开心的。

托马斯:“…………开心不起来啊!今天的碗也是我洗!靠!!”

 

这天,家里收到一封传单。

“璃绪公主的生日舞会!邀请全国的适龄青年参加!”

“——适龄青年,吗。”

正在系着围裙打扫的托马斯把传单拿来,玉座、克里斯和米歇尔仔细地阅读着。

“璃绪公主14岁吧。”米歇尔想了想说,“适龄,大概就说的是我这样的年龄吧?”

“是吗……”

克里斯从沙发上爬起来。

“米歇尔现在还是早恋的年纪呢。”克里斯说,“现在该是我出动的时候了!”

米歇尔:“克里斯哥哥到晚婚年龄了吧……”

玉座银铃般地笑起来。

“好想去啊!感觉很热闹,可以吃到皇宫里的蛋糕,好期待呀!”

“那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克里斯说。“托马斯,明天晚上我们三个要去璃绪公主的生日舞会。”

“欸!”托马斯悲愤地大叫,“怎么不带我去!”

米歇尔:

“托马斯哥哥还要打工不是吗?”

“我可以请假啊!”

“欸,那会给店主添麻烦的吧?”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玉座也高兴地说,“托马斯,你就留在家里看家吧!”

托马斯嚎啕大哭。

“这不是家庭的集体活动吗?为什么我不能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呢。”玉座说,“不听爸爸的人生经验,绝对会吃亏的。”

 

第二天晚上,果然玉座、克里斯和米歇尔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出去了。

托马斯悲伤地回到自己阁楼上的小房间里,抱着床上的娃娃,仇恨着世界。

“可恶,明明没有人比我更努力地服务着这个家!”

托马斯想。

“……不过,不去说不定也不是坏事。”

托马斯想起关于璃绪公主的一些传言。

璃绪公主是凌牙国王的双胞胎妹妹,有着和哥哥相似的美貌,被誉为“冰之女王”。

坊间小道消息,这对兄妹的关系有些不平常。

……说不定,凌牙国王这次召集全国的适龄青年,并不是想给妹妹招亲,而是打算把他们全部一次性消灭掉。这样,璃绪就再也不会出嫁,不会离开自己了!

类似这种扭曲的心情,托马斯很容易理解。

……万一自己不在的时候,玉座他们三人都被妹控国王消灭了怎么办?

托马斯想到这点,有些坐不住了。

无论如何,一定要到舞会现场去!

 

于是,璃绪公主的生日舞会现场,出现了这样的一位青年。

身着金色滚边的白色礼服,举手投足如同绅士一般优雅迷人。

谁都没有见过他,却没有人能否认他魔法般的清爽魅力。

除了阿克雷德家的三位宾客……

玉座一看到他就说:“这不是我的笨蛋儿子托马斯吗!”

克里斯:“这不是我的笨蛋弟弟托马斯吗!”

米歇尔:“这不是我的托马斯兄长大人吗?”

玉座:“其实也多少料到这种事情会发生的……”

 

璃绪公主当即决定认识一下这位绅士。

她刚要从水晶楼梯上奔跑下去,凌牙就拉住了她的手。

“璃绪,”凌牙说,“我看那个人很恶心,还是我先帮你去试探一下吧。”

“凌牙什么都不懂吧?只是想来干涉我的自由恋爱而已!”

璃绪挣脱凌牙的手,如同摩西分开红海般分开人群,来到了托马斯身边。

凌牙国王站在水晶楼梯顶端,看着这一切,感慨万千……

 

托马斯和璃绪牵着手到外面花园里,看星星看月亮。

两人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顿有一见如故之感。

正当此时,午夜的钟声敲响了,一声声都像是敲在托马斯心上。

仙女教母告诉他,只要过了午夜十二点,他华贵的礼服就会变回床单,马车和仆人也会变回到玩具的样子。

托马斯一点都不想在璃绪这种级别的女孩子面前赤身裸体、只裹着床单!

“我该走了!”

他大喊一声,冲下楼梯去。

“等等!”璃绪公主着急地跑去追他,“我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我叫托……”

托马斯大声地喊出了自己的名字,结果远方突然响起了火车的鸣笛声。

“呜……呜……呜……”

璃绪公主疑惑地看着他:

“没听清呢。可以请你再说一遍吗?”

啊真是的!托马斯超气,我的命运力已经用完了吗!

午夜的钟声敲了4下,已经没工夫继续耽搁了。

托马斯转身就跑。

“等一下!”

璃绪公主提着裙摆,急匆匆地跑下水晶楼梯。

因为鞋跟太高,不小心滑倒了。

在摔倒的时候,公主的手指正好戳在了巫婆的纺锤上!……

 

璃绪公主陷入了昏睡,全国的医生束手无策,荆棘包围了城堡。

凌牙国王气得直接住院了。


出院后,凌牙国王第一件事就是决心找出伤害璃绪的凶手——当天舞会上的白衣绅士!

但是没人见过那个人。凌牙重金悬赏线索。

线索很快就有了:

舞会上有宾客反映,在白衣绅士出场的时候,有人在人群里非常响亮地喊了一句:

“这不是我的笨蛋儿子托马斯吗!”

凌牙国王很生气。

原来叫托马斯啊!真是意外普通的名字!这叫人怎么找啊!

 

但是,倾举国之力,凌牙国王的卫兵们还是找到了阿克雷德家门口。

 

玉座说:

“托马斯啊,你为什么就不能像你两个兄弟一样呢,该干什么的时候就干什么,该乖乖看家的时候就乖乖看家。现在凌牙国王找上门来了,全都是你的错……”

“啊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烦死了!”

托马斯已经做好把自己交出去的准备。

“撩他妹妹的是我一个人,他要恨就恨我吧!”

“那怎么行呢?我们是家人啊。”玉座说。“虽然托马斯比较笨拙,但我们是一家人啊。遇到事情,从来就没有一家人不帮一家人的忙的道理吧?打个浅显的比方说,比如爸爸以后准备复仇,那你们三兄弟会不会二话不说,就出卖灵魂来帮助爸爸的复仇大业呢?肯定会的吧。现在的事情也是一样的道理,托马斯,尽管把事情搞砸的总是你,我们还是会站在你身边,永远守护着你的。”

玉座强调道:

“因为是家人啊!”

“…………………………………………爸爸!!!!!”

给托马斯讲得眼泪都下来了。

克里斯和米歇尔也默契地各上前一步,保护在托马斯的身前。

“托马斯兄长,”米歇尔说。

“托马斯,”克里斯说,——“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托马斯活到这么大唯一一次,感觉幸福得马上就要死了。


不过,惯于在书斋中作战的阿克雷德家面对全副武装的卫兵,几乎是毫无抵抗地被全员压制,捆得结结实实地带到了皇宫。

玉座:

“……高贵之心今天居然这么狼狈!果然还是托马斯的错!”

 

托马斯被带到荆棘围绕的城堡,凌牙正在璃绪公主沉睡的床边等待着他。

“你来了。”

凌牙默然地转过身来。托马斯看到他手里捧着一只水晶鞋。

“认得这鞋吗?”

“不是我的啊!”

“谁说是你的了?”凌牙很气恼,“是璃绪那天穿的鞋。”

国王把妹妹的鞋紧紧贴在胸口。

“长这么大,从来没跟璃绪分开过。一直以来,都是为了她战斗过来的。在这个世界上,唯有伤害璃绪跟娶了璃绪的人我不能原谅!”

托马斯:“…………………………”

托马斯说:“凌牙,每天都这么想吗?”

“每天都这么想。”

“怎么能这么想呢。”

“啊烦死了你管我啊!!”


凌牙国王又说:

“不过,贝库塔建议我说,也许找来伤害过璃绪的人过来亲吻一下璃绪,璃绪就会醒来也说不定。嘛,无论如何你先试试看。”

托马斯心生寒意。

“凌牙……我亲过你妹妹之后,你不会杀了我吗?”

“我也不清楚,”凌牙冷静地说。“总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托马斯移动几步,心情复杂地来到璃绪床头,俯视着公主与乃兄相似的、天使一般的睡脸。

“……我要怎么吻她呢,是蜻蜓点水的那么一下,还是带舌头的。”

托马斯问。

凌牙的脸立刻变成了紫色。

“………………………………………………你要在我面前舌吻我妹妹?”

“不要舌头的你早说就好嘛,”托马斯清爽地笑着。

“但是哎,凌牙。‘蜻蜓点水’的时候,蜻蜓的尾巴也有伸到水里吧?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

凌牙国王脸上紫气更盛,抄起床头柜暴打托马斯:

“可恶!你只是想舌吻我妹妹而已!你去死吧!!!”


最后,大概是亲吻的方法没有奏效,璃绪还没醒来。

凌牙:“……………………”

凌牙还被迫观看不相干的人亲吻自己的妹妹,真是想哭却没有眼泪。


当晚,阿克雷德家在皇宫留宿。

托马斯被凌牙国王亲自领到一张特别的床边。

凌牙:“这个是特别为你准备的床。真的绅士睡上去是不会痛的,加油吧托马斯。”

凌牙走了。

托马斯掀起床单一看,床单下赫然插着一枚改锥。

托马斯胆战心惊地睡上那张床——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呵呵,”凌牙国王的脸从门后露出一半来。

“你这家伙果然不是真正的绅士啊,果然是没有和璃绪结婚的资格的。”

“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这话!”托马斯悲壮地一指床单,——“改锥!雪亮的改锥啊!凌牙,你厉害的话你来睡睡看,看你痛不痛!”

“我又不需要娶璃绪,我是璃绪的哥哥啊。”

“………………‘需要’两个字太黑暗了吧?”

“不是黑暗的意思。”凌牙道,“晚安,托马斯。”


冰冷的房间,托马斯与改锥。

托马斯开始怀念家中小阁楼房间里的娃娃和玩具了……


凌牙国王晚上睡到一半,觉得床上有人。

太吓人了,国王拉开台灯,看到托马斯正在跟他抢被子。

“我靠!!!!!……………”

国王一脚把托马斯踹下床,“你他妈的怎么在我床上!!”

托马斯迷迷糊糊揉着眼睛。

“我床上有改锥啊……”

“改锥拔掉不就好了!”

“拔不掉啊……”

“我去帮你拔掉吧!”凌牙国王说干就干,“真是的!别随便爬到人床上来啊!!”

凌牙披上外套,走在前面,托马斯跟在后面,捂着嘴笑。

“凌牙啊。”

“有话快说,困死了。”

托马斯感慨道:

“想不到你这家伙还意外地温柔呢。”

“…………别突然说奇奇怪怪的话!”


FIN.


仙女教母星光说:

“要想唤醒璃绪,有一个办法。拿着璃绪的水晶鞋,去全国各地寻找吧。能够恰好穿上水晶鞋的那个人,亲吻有着足以唤醒璃绪的力量。”

凌牙:

“……等等,那就应该是女孩子吧?我刚刚试了一下,穿不进那个鞋啊。”

“别随便试啊,”星光说。



评论(4)
热度(74)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