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Drive

凌IV。

主动出击的凌牙!凌IV,真是怎样都可爱!


 

IV喜欢和凌牙见面。

凌牙是他唯一以友相称的男人。每次跟凌牙打牌,都令IV心情舒畅。

但他突然发现,凌牙跟他一见面,就是打牌……

决斗偶像IV每天跟对手打牌,跟粉丝打牌,想不到见到凌牙还要打牌。

IV已经不再想跟凌牙打牌了,他想跟凌牙一起干点别的。

 

凌牙:“你想跟我一起干什么?”

IV被问住了。

“凌牙,朋友一般都一起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的朋友很少。”

凌牙有几分不自然地别过头去。

“我也是!”IV激动地说,“凌牙,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啊!”

“啊,我倒还没那么少。至少还有游马,快斗,小鸟,铁男,现在还有德鲁贝他们……”

凌牙平静的叙述让IV差点流下眼泪。

“10个!凌牙,你有10个朋友了……这也算很少吗?”

“欸,没有那么多吧。”凌牙掰手指数,“游马,快斗,小鸟,铁男,德鲁贝,贝库塔,基拉古,阿里特,米扎艾尔,这才9个朋友吧,9个。”

“…………………………………………”

IV无言地拖凌牙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

“凌牙……这里,还有你的朋友啊!我也是你的朋友吧!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IV上网搜索“朋友之间可以一起做的事情”,次日给凌牙打电话。

“凌牙,来我家打麻将吧!”

“啧,不会打麻将啊……”

“你不会我可以教你啊!”

IV很兴奋,但凌牙立刻说:

“那还是不要了吧。麻烦死了。”

“一点也不麻烦!”

“麻烦死了!”视讯通话,明显可见凌牙眉头直皱。

“IV,我在上体育课,老师在看我呢。”

IV没上过体育课,在心中随意幻想着凌牙游泳的样子。

“是要穿泳装吗?”

“啊?”凌牙不良少年一般地噎他,“就是打个乒乓球而已!”

 

当天稍晚些时候,IV的电话又来了。

“一起去温泉吧,凌牙!”

“……不要。”

“诶诶诶?”IV震惊,“为什么!日本人不是最喜欢泡温泉的吗?”

“你这话叫我怎么接呢……”

“……凌牙,泡完温泉之后,我们还可以打两局乒乓球!”

IV叫道,“乒乓球啊!”

“在体育课上已经对乒乓球厌倦了,“凌牙冷漠地说,“马上就要对你也厌倦了,IV!”

“?凌牙居然对朋友说出这么冷酷的话……”

“……你居然对我做出这么恶心的表情……”

凌牙叹了口气。

“IV,不决斗的话,我的确还有别的地方想去。你这家伙非要跟去的话,我也没办法……”

 

因为凌牙这句话,IV当时就念了两句诗,“打牌诚可贵,约会价更高!”

路过的III听到诗歌,赞了句:“押韵!”

 

IV猜想凌牙要带他去的地方。

也许是海边,或者游乐场,高级餐厅,油菜花田。

甚至父母的墓地!

想到凌牙因为怀念父母而脆弱的样子,IV心中便十分触动。

再说了,他个人而言也很喜欢墓地。

结果,凌牙带他去的居然是……

 

“这个地方是叫……猫咖啡吗?”

戴着帽子、墨镜和口罩的决斗偶像小声问凌牙。

 “很显然吧。”

“喂,凌牙,干嘛想跟我来这里啊?”

“谁想跟你来?本来想跟璃绪一起的,结果那家伙怕猫啊。”

“啊……”

IV有点失落。

不过,被猫围绕着的凌牙,真是意料之外地可爱。

身上挂满了猫,怀里还抱着毛蓬蓬的一只。毛色黑黄相间的玳瑁猫舒服地窝在凌牙腿上。

IV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如果在平常的时候,看到凌牙和猫亲密的样子,自己肯定会促狭几句,保证让凌牙下不来台。但是在猫咖啡,仿佛进入了“不爱猫不行”的异次元一般,浑身挂满了猫的凌牙,看起来也没什么违和感。


凌牙斜眼看他。

“怎么了?今天话意外地少呢。不喜欢猫吗?”

“啊?猫挺不错的。”

IV深沉地说:

“只是,说不定我已经过了喜欢悠闲地摸猫的年龄了……”

凌牙哼了一声。

“凌牙,”IV瞧着凌牙笑,“猫都好爱你啊!”

“不是,我是特别不讨动物喜欢的人。”

凌牙平静过头地说——

“我喜欢猫,可不甘心成为偷偷喂流浪猫的恶俗不良人设。因此,外面的猫也都不亲近我……只有在这里,只要花了钱,就会有猫在面前摊开。虽然大概是心里厌恶得不得了的客人,这时候也不得不提供服务呢,这家伙啊。”

凌牙轻轻抚摸着钻在他怀中的玳瑁猫。

 

IV睁大眼睛,逐渐庄严地坐直了。

“难不成,凌牙——”

他抓起凌牙的手,很动感情地贴在了自己胸口上。

“——虽然好像在说猫,其实说的是我吗?”

凌牙蓦地满脸通红。

“别说出来啊!什么事情一在你嘴里说出来突然就变得好傻……”

“怎么会傻呢!怎么会呢!”

IV很高兴。凌牙给他讲故事了!

凌牙瞪着IV,澄澈的蓝眼睛与IV墨镜下的双眼目光交错。

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都迅速移开了目光,IV脸上有点发烫。

凌牙的手被IV抓了半天,也并没有挣脱的意思。

 

“……IV,”凌牙说。

“你每天在电视上打牌,所以不想再继续跟我打牌了,这点我可以理解。”

“不,不对!凌牙,你听我说!!!”

IV着急地倾身,眼珠乱转,半天才说:

“虽然每天都要打牌,但还是最喜欢跟凌牙打牌了!”

“这语气很像service啊,”凌牙评论道。

IV:

“是只给你一个人的特别service啊!”

凌牙仿佛不知缘由地气愤起来。

“……所以说不需要那种东西!”

 

IV刚要张口追问,嘴唇却被堵住——

凌牙紧闭着眼睛、皱着眉头,脸颊害羞得涨成粉色。

尽管如此,(还隔着一层口罩),对IV的嘴唇采取了先攻。

 

玳瑁猫从凌牙腿上跳下去。

IV颤抖的手指撑在凌牙膝头,半天才匆忙抬手摘掉口罩,双手捧住凌牙的脸。

 



那天之后,IV真连一个朋友都没有了。

 

FIN.


评论(5)
热度(34)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