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爸爸的新娘

凌IV,肉放图片。

要凌牙还是要爸爸,IV面临苏菲的选择!


 

托隆问:

“知道为什么把你们编号从V到Ⅲ吗?”

 “不知道。”

三个儿子齐声说。

“因为我打算再生两个。”托隆道,“这样很自然地就可以把他们编号Ⅰ和Ⅱ了……”

“喂!”话音未落,就招致IV激烈的反对。“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先问问我们吗?”

“托马斯哥哥反对吗?” Ⅲ说,“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呢。”

V说:

“我也没意见。莫非,托马斯是害怕父亲的爱被弟弟妹妹们夺走吗?”

“不是!你们别乱讲话。”

IV急忙露出被说中了的神情。

“啊哈哈哈哈,那种事情不会发生的呢,我对IV的爱被分走的事情。”

托隆说。——IV:“……根本就不爱我吗?”

 

“不,但是,请等一下,父亲大人。”

一番嬉戏之后,Ⅲ敏锐地抓住了问题的要点。

“我们的母亲已经去世了。父亲大人,难不成是有续弦的打算吗?”

“欸???????????”

IV十分震惊。V面不改色,IV转过头来瞪着他大叫:

“难不成克里斯哥哥已经知道这回事了?”

“啊,知道了。”

V说:

“前两天,我按父亲的意思去问快斗‘快斗,有没有当我后妈的打算?’快斗回答,‘克里斯,突然说什么呢?’我就说,‘没什么,只是戏言罢了。我们继续吧。’然后就跟快斗继续了。”

Ⅲ:“和快斗继续干什么呢?”

IV:“……我,不,米歇尔,重点不是这个吧!爸!!!”

他悲愤地转向托隆。

“为什么……目标是那个快斗?根本说不通吧!”

托隆斜眼看着IV。

“你是想说你比快斗更强吗?”

“…………不那倒不是,”IV筋疲力尽地表示。

“我是想说,以现在父亲的情况来说,匹配的伴侣应该是小学女生那种感觉……唉!总而言之,怎么能是男孩子呢!”

“托马斯哥哥,居然想对小学女生出手,好变态啊!”

Ⅲ大叫起来。托隆也说:

“IV,居然叫为父对小学女生出手?那样跟禽兽有什么区别,高贵都一点没有了。”

“………………”

IV闭着嘴不说话,五官都皱在了一起。


托隆又道:

“其实最先考虑的还真不是快斗,是那个神代凌牙。Ⅲ,V,你们都对他很熟悉的吧?IV也认识的。IV,别再做出那种表情了。”

IV目眦尽裂。

“我当然认识凌牙!!!!我跟凌牙最熟了!!!!”

“那这样,你肯定知道我从一开始就很中意他咯?”

托隆愉快地说。

“啊,我喜欢凌牙。如果是那个凌牙的话,一定可以为阿克雷德家诞下性情文雅又冷静的优秀子嗣的。而且,作为巴利安七皇之首,那个巴利安的身体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啊好想知道啊。”

V也有些坐不住,身为科学家的他对一切未知事物都充满好奇。

“确实好想知道啊……”

“不准想!不准!”IV咆哮起来,“那身体没什么特别的!他有的我都有!”

“真的吗?”

Ⅲ兴致勃勃地问。

 

IV做了个噩梦,梦见托隆结婚了。

婚礼在游乐场举行,来了很多人。V在婚礼上发言,Ⅲ当花童,IV负责签到。托隆穿童装三件套,握着新娘的手切婚礼蛋糕。新娘抬起头来,那面纱后面的脸竟然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IV从沙发上滚落下来。

此处是神代家。——IV脑袋被磕得生疼,龇牙咧嘴地扭过头,脸颊碰到一双鲨鱼毛绒袜子上。

“躺在地上干嘛呢,”凌牙说。“起来。”

IV爬起来,凌牙在沙发上坐下,换了个台看电视。

IV也坐在沙发上,盯着凌牙白皙的侧脸。

——托隆实实在在地对他下了命令:“IV,去问问凌牙的意见。”并且站在凳子上摸着他的头补充道,“让凌牙答应,这件任务只有IV才能完成了。如果完成得好,说不定爸爸会考虑去学校参加你的家长会哦。”

IV当时就很没出息地大哭起来……

虽然托隆显然已经忘了他失学的事情,不过没关系!IV还是很感动!

 

IV心中的思想斗争从未如此激烈。

怎么办?一边是凌牙。一边是父亲。只要把凌牙献给父亲,就能收获父亲的爱。

但那样的话……

IV记忆中母亲的面影已经模糊了,但即便如此,他也绝对不接受自己管凌牙叫妈。

……不,或许不该这么想。IV觉得,此刻就算是自己对凌牙提出结婚的要求,凌牙也不一定同意,更别说自己的父亲了。贸然把请求说出口,说不定会被凌牙痛扁一顿。


“想什么呢?傻了吗?”

正在看着电视的凌牙突然转头问他。

虽然平常冷淡又不可爱,但这家伙也有意外细心的一面。

IV脑中一片混乱,心中尝试着管凌牙叫妈,果然还是开不了口!

“……刚才,做了个噩梦。”

IV含糊地说。

凌牙眉头微蹙,海蓝的眼珠定定地盯着IV的脸。就当IV以为自己差点被小三岁的少年看穿的瞬间,凌牙垂下目光。

他叹了口气,把手里捧着的饮料放在茶几上。

温热的手掌覆盖上IV的背,还轻轻拍了两下。

“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IV,梦都是假的。”

凌牙别过头去,别扭地说。

“……要发呆到外面的草地上去,别擅自呼吸我旁边的空气啊,你这家伙!”

IV感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凌牙!!!!!!!!!”

眼看IV张开双臂要贴上来,凌牙赶快手脚并用把他往沙发底下撵。

“黏糊糊的烦死了!真是的,怎么突然这么有精神……”

 

凌牙果然最可爱了!

IV回家路上激动得浑身发抖。

凌牙冷静的外表下,显然是以同样地火热心情与自己相爱着的!把这样的凌牙从自己身边拿开,非要他成为托隆的伴侣的话,凌牙也根本不会开心的吧……

 

但是回到家他就动摇了。

 

映入眼帘的是托隆慈爱地给Ⅲ辅导作业的场景,V在旁边看书。

空气中流动着高贵的氛围,让IV有几分不忍心打扰。

于是他站在原地听了一会儿,发现Ⅲ的作业内容失学已久的自己已经听不懂了。

 

可恶!可恶!

IV回到房间,疯狂捶床。

果然,自己也想得到父亲慈爱的作业指导。

或者像别人家的孩子那样,可以跟父亲一起遛狗、游泳、打牌、攀岩……

但是,现在的自己想要得到父亲的爱的话,必须——

IV辗转反侧了半夜,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明天见到凌牙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凌牙愿不愿意成为自己的后妈!

这种事情一开始不下定决心问出口的话,估计就再也问不出口了。

IV默默给自己鼓气:托马斯,加油!

 

IV跟凌牙约在某家庭餐厅见面。

IV挑了个卡座,扣着帽子,戴着口罩,怕被粉丝认出来。

凌牙进门,一眼认出他,坐在他对面。

“吃了吗?” 

“等等、凌牙!我有话要对你……”

凌牙已经翻开菜单。

“我饿死了,现在点。”他抬手招服务生,“要这个还有这个。你呢?”

“我不吃了。”IV着急地说,“凌牙,我有件事一定要……”

他突然说不出话来。

凌牙一条腿探进他两腿间,柔软的脚趾隔着浅色裤子的布料轻轻移动着。


IV满脸通红。虽说垂下的桌布可以遮挡一部分,但桌下的勾当万一被发现,《决斗偶像real绅士!餐厅大战未成年人?》绝对会上心城八卦小报头条……

“脚好冷啊。”凌牙理直气壮地说,“帮我暖一下。”

IV连忙伸手到桌下,握住凌牙的脚踝。

“别,别在这里……”

“干嘛不在这里?我菜都点了。”

IV悲愤地看着凌牙,半晌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悲愤的。

凌牙的恶趣味可以说全都是自己手把手开发出来的,要怨就怨自己吧。

菜还没上来,IV已经觉得身体像被架在火上烤。

不清爽的感觉从下腹部开始蔓延,直到双腿都绵软发颤使不上力气。

“好硬啊。”凌牙眼珠看着菜单,面无表情地说,“顶着我的脚心呢。”

“………………”

“话说你戴那个口罩不热吗?摘了吧。”

“………………不摘!”

 

在整洁明亮的快餐店洗手间里乱搞,仿佛有点罪恶感。

罪恶感真是很奇妙的东西,打牌打得把半个城市都毁了的时候反倒完全不会有这种感觉……


04专车

 

凌牙在洗手台前面洗手,IV绕到他身后,把口罩戴上了。

“凌牙……”

“有话快说。”凌牙抬起眼来看他,“你今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个倒是没有。”IV说,“……那个,凌牙,你觉得我爸这个人怎么样?”

凌牙思忖片刻。

“大——变态啊。跟你倒是挺像的。”

“好开心啊。基本没有人说我跟我爸像的!”

IV高兴地捂住了口罩。

“这都觉得开心也满可怜的……”凌牙想。

“怎么了?突然问起你爸的事情。”

“……………………………………………………………………………………”

“?”

凌牙镜中所见,IV深深埋着头,陷入长久的沉默。

凌牙皱眉回头,推了一下IV的胳膊,“你这家伙……”

“——凌牙!!!”

凌牙被IV狠狠抱住了。

传递着十分坦率的热情意志的怀抱,凌牙觉得肺都差点从嘴里挤出来。

 

“……凌牙,我绝对不会把你让给别人的,谁都不行!作为我以(男朋)友相称的唯一人选,即使是爸爸,也不会把你让给他的!绝对不行!!!”

仿佛下了极大决心,IV声音都发抖了。

凌牙:

“………………我看你他妈有病,放开我…………”

 

IV给托隆买了蛋糕,然后诚恳地诉说了事情的经过。

“大概就是这样。”IV说,“除了凌牙,别的什么都行。您还不信任我吗?”

“没用的,现在我决定不信任任何人了。”

托隆大口大口地吃着蛋糕。

“顺便,V,谢谢你的蛋糕。”

“………………我买的啊!!!克里斯那家伙只是切了一下而已!”

“‘克里斯哥哥’只是切了一下而已,”V说。

“克里斯哥哥切得很漂亮呢,”Ⅲ说。“竟然在圆形蛋糕内完美地切割出了三个内切圆,不愧是……”

托隆迅速把蛋糕吃完了。

“IV没能完成任务,这点我也考虑到了。并且经过V的提醒,我发现凌牙啊快斗啊并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呢,因为他们都是男孩子啊。”

IV:“这还用克里斯提醒!我早就说过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你说的就完全听不进去啊……”

V解释道:

“从异世界返回的过程中,父亲似乎丧失了一部分作为人类的常识。也就是说,父亲现在的两性知识水平正处在学龄前。因此,偶尔也会说出一些‘想和快斗结婚’之类的无忌童言,那我都当做没听到的。”

吃了一口切成完美圆形的蛋糕,V继续道:

“不必惊讶成那样,托马斯。我已经拜托米歇尔,每天给父亲进行性教育了。“

IV:“你刚刚说的那件事即使是在如此扭曲的咱们家来看也算得上很奇怪的了。“

V:

“是吗?我没觉得哦。”

 

IV在神代家的沙发上睡得正香。

他梦到自己跟凌牙结婚,整个心城都来观礼。米歇尔是花童,克里斯负责签到,拜隆·阿克雷德在婚礼上发言,说为有托马斯这样优秀的儿子感到骄傲……他牵过凌牙的手,凌牙的手冰冰凉……

 

璃绪放学回来,看到IV躺在沙发上睡觉。

璃绪有些受到冒犯。这是我家沙发,为什么这个伤害过我、陷害过哥哥的人要躺在我家沙发上?还在睡梦里叫哥哥的名字?不可原谅!

璃绪想马上连沙发带IV一起扔出去,但很快又有了新想法。

她端来一盆水,把IV的手放在水里,然后就上楼做作业去了。

 

FIN.


评论
热度(35)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