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Bitter sweet

凌牙和IV秘密交往(?)。

CP是凌IV,一点点璃绪/小鸟!



“凌牙,”IV发来邮件,“明天,见面吧!”

此时凌牙正骑摩托带璃绪在河边兜风。

见凌牙抬手看看邮件又没回,璃绪问道:

“凌牙,是谁呀?”

“认识的人!你管我?”凌牙没好气地说,“……叫我明天出去。”

璃绪不吱声了。

凌牙于是放软口吻:“估计很快,晚饭前就能回家。”

“哦……”

 

璃绪给小鸟打电话。

“不好了。凌牙可能又要跟他之前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们出去了!”

“璃绪同学,何以见得?”

“往常我跟凌牙说话,凌牙从来都没一开口就凶我。”璃绪道,“所以他一开口就凶我的原因,只可能有一个……”

“哦哦哦!”小鸟睁大眼睛,“难道……鲨鱼恋爱了?”

“不是!是他紧张了。”璃绪说,“凌牙虽然平时很冷静,但在特别紧张的时候,就会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小时候凌牙尿床,因为太担心被发现,干脆直接把整张床都从窗户扔下去了……像这样的事情很多,等见面我慢慢跟你讲!”

 

第二天放学,璃绪和小鸟一起到附近咖啡店吃蛋糕。

“璃绪同学,”小鸟问,“到底为什么觉得鲨鱼是又要跟不三不四的朋友们混在一起了呢?我记得上次游马君已经把他拯救过来了啊,在你住院的时候。”

“是啊,”璃绪道。“在我住院的时候,凌牙被IV那个混蛋陷害输了比赛,还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堕落到跟不三不四的朋友们混在一起。所以说啊……”

小鸟试探着问:

“IV太可恶了?” 

“不是,”璃绪说,“果然凌牙没有我照顾是不行呢。完全不行,我觉得我才昏迷了5分钟,凌牙的人生轨迹都要改变了。真是太不行了,我愚蠢的哥哥啊。”

 “啊……”

 

小鸟:“所以说,璃绪同学,为什么会觉得鲨鱼是又跟不三不四的朋友们混在一起了呢?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必须要让游马君第一时间知道才行。”

“至于这个——”

名侦探璃绪开展了可敬的推理。

“今天是礼拜四吧?是工作日呢。所以说,我们大部分的同龄人今天都应该在学校用功,只有不三不四的飞车党才会闲到无聊,叫凌牙出去玩吧?”

小鸟:“咱们两个现在不也闲到无聊,在咖啡店吹水吗?”

“女孩子的时间表不一样的啦。对吧小鸟?”璃绪笑道。

“璃绪同学在用好像很体贴的目光看着我呢,”小鸟想。“我该怎么办?”

“所以说,”璃绪道,“凌牙居然瞒着我,去跟不三不四的朋友们见面……”

“如果真是这样,事情还真好严重哦,”小鸟忧虑地说。

璃绪低声说:

“凌牙今晚回来之后,我该怎么对他好……”

“……………………………………对了!”小鸟道,“如果那么在意鲨鱼的动向,我们不如去追踪鲨鱼吧!璃绪同学既然知道哥哥的一切,应该也很容易定位到鲨鱼他的GPS位置吧?”

璃绪略带讶异地抬了抬眉毛。

“小鸟同学,真的是偶尔也会提出一些让人惊喜的提案呢。那我们就去跟踪哥哥吧!”

“……追踪,追。”

璃绪高兴地拿出了电子地图,定位了凌牙的位置。

璃绪:

“……怎么会这样……凌牙的坐标,居然跟我、跟小鸟的坐标重叠到了一起!”

“啊?”小鸟震惊,“那岂不是说明,鲨鱼也正在这间咖啡店里……话说回来,璃绪同学怎么能还GPS定位到我的坐标?”

一向有冰之女王美名的璃绪也失去了冷静。

“难道——”

璃绪美丽的双眸顿时充满了泪水。

“难道凌牙……哥哥他……因为要补贴家用,又不想增加我的负担,每天放学,都在咖啡店的后厨,刷着堆积如山的油腻的盘子……”

鸟:“咖啡店怎么会有油腻的盘子呢?”

而璃绪的思绪已经被凌牙悲情的身影占据。

“其实,存款告急的话,把以前的房子卖掉就可以了啊!那样骄傲、那样孤高的哥哥,竟然宁愿出卖自己,也不愿意卖掉有着作为神代凌牙和神代璃绪重要回忆证明的老宅……果然,在哥哥的心中,与我的羁绊,就是这样的重要!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也要坚强起来!”

璃绪回复了一贯的冷静。

鸟:“…………………………………………咖啡店怎么会有油腻的盘子呢??”

 

“啊!璃绪同学,”小鸟睁大眼睛,“那边不是鲨鱼吗?”

璃绪顺着小鸟手指的方向回过头去。

身着紫色衬衫、背对他们坐着的少年,果然是凌牙本人。

看到凌牙在悠闲地喝着饮料,并没有正在刷油腻的盘子,璃绪的心放下了。

但在看到凌牙对面的人的时候,璃绪一拳打爆桌面:

“…………………………………………居然是……IV?”

小鸟也震惊了。

凌牙对面的IV满面春风,双手支颐,开心地跟凌牙讲着什么。

虽然看不到表情,但凌牙时不时喝一口饮料,好像并没有被IV谋害并将尸体固定在座位上。

吃惊的小鸟回过头来,发现璃绪已经把书包套在了头上。

“璃绪同学,你振作一点!”

“…………不好意思,一紧张就会做出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璃绪慢慢把书包从头上摘下来,“可能是这具作为神代璃绪存在的身体携带的遗传病毒吧。……但是,凌牙,为什么?!”

 

凌牙买了菜回家,发现平时有冰之女王美称的妹妹正瘫在沙发上。

 

“怎么了啊,”凌牙把菜放餐桌上,呼唤璃绪,“到每个月那几天了吗?”

“不是!还没到!凌牙怎么连我每个月哪几天都不知道?”

“——我没必要知道吧!”

凌牙洗手出来,璃绪在餐桌边,懒洋洋地拨弄着蔬菜。

“凌牙,今天跟你见面的,是IV吧?”

凌牙立刻把一个西红柿扔到了墙上,大声喊道:

“为什么你会知道!!!!!!”

“哼,我可是知道凌牙的一切的。”

璃绪美丽的眼中再次充满了泪水:

“……凌牙是,因为家里存款告急,才强迫自己跟一向痛恨的IV那种有钱外国人接触……来补贴家用的吗?”

看到妹妹的泪水,凌牙有些慌了。

“有话好好说,不要这样地看着我,璃绪!”

“没想到哥哥……不,哥哥大人,是这样拼命地在守护跟璃绪的羁绊啊!”

“你才知道吗……不,怎么哥哥大人都出来了……不过你以后可以一直这么叫我。”

凌牙若有所思地说。

“才不要!果然,凌牙最讨厌了!”

“好吧好吧……”

凌牙叹了口气,摸了摸璃绪的头。

 

“完全不是你瞎想的那样。我跟IV那家伙,现在算是……在……(耍)朋友。这件事瞒着你,是IV那家伙的意思,说是还没有做好把火热的意志打入曾经被他伤害过的你内心的准备……”

凌牙貌似很平静地陈述道。

“哦,是这样啊。”

璃绪貌似很平静地点着头。

“但是,‘朋友’和‘在耍朋友’,完全是两个概念吧。别以为凌牙小声说的我就听不到哦。IV说什么还没有做好把火热的意志打入曾经被他伤害过的我内心的准备,不如就是根本不敢来见我吧?——说不定哪一天,IV就会把凌牙像玩坏的木偶一样丢弃,然后凌牙就真的会跑去,跟之前混在一起那些不三不四的飞车党一起,彻底走向沉沦——这样也没关系吗?”

凌牙:

“……我谢谢你……”

璃绪平静地想:

“果然,在凌牙身边照顾他的人,不是我可不行啊。”

 

得知了冲击性的事实——凌牙和IV在耍朋友,璃绪次日与IV坐到了一张桌子上。

地点仍是昨天的咖啡店。神代兄妹与IV看起来都有些紧张。

“凌牙的妹妹,”

托马斯·阿克雷德沉稳地开始了陈述。

“过去我曾经陷害了凌牙,伤害了你……这些都是跟我脸上的伤一样,需要一生去背负的东西!所以我明白,这家伙是比起任何人,连比起自己也更加为你打算,一直战斗过来的!正因为你是凌牙重要的家人,因此一定要你明白,我对凌牙火热的心情,我和作为妹妹的你一样,不,甚至比你更加希望凌牙能够幸福!而且,凌牙的妹妹,你知道吗?你的兄长的心情,也恰恰与我一样,我是知道的,因为我们互相都是对方的头号粉丝啊!!!”

IV扭过头去看凌牙的表情:

“——凌牙,我说得对不对!你快告诉你妹妹!”

璃绪:“。”

凌牙:“………………………………………………”

 

凌牙:

“IV,你这家伙!曾经那样伤害过璃绪……事到如今,连她的名字都记不得了吗?”

 

FIN.


评论(6)
热度(41)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