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新同事竟是超级大美人? (中)

AU,山姥切国广×御手杵。   


御手杵去政府取审批文件。

他骑自行车来,带着文件出门时,外面大雨倾盆。

“这可惨了……”

御手杵拿出手机翻联系人目录,拨通同田贯的电话。

“狸子!现在忙吗?”

“忙得很呢!在大客户这里。”狸子压低声音,“干嘛啊?”

“没事,想请你吃饭。”

御手杵对着电话傻笑,狸子“切”一声。

“被雨困住了?”

“啊……”

“天气预报说,雨一直下到明天呢。”

“狸子还看天气预报啊。”

“滚。——帮你管我以前的部下那边借辆车?”

“不用那么麻烦吧!”

“对了,山姥切有车。”同田贯说,“你饭可以请他吃啊。”

“啊?”

“你不知道?他开车上班。啧,好歹是你搭档啊。”狸子摇头,——“我先挂了,客户来了!”

 

御手杵当然知道山姥切开个smart,但他一点都不想麻烦这人。

此刻他坐在副驾驶上,拘谨地抱着公文包。

山姥切慢慢地开着车,兜帽仍然没摘下来。刘海盖着半边脸,御手杵怀疑他看不看得清路。

“御手杵前辈。”车里乐声轻柔回荡,山姥切嗓音低沉。“回公司?”

“不用……我回家。我来指路。”

山姥切开车开得很稳,雨声沙沙,半路上谁都没吭声。

御手杵绞尽脑汁挣扎出一句,——“山姥切老师,图纸画得很棒呢!”

山姥切急刹车……

御手杵庆幸自己安全带绑得紧,不然大牙都磕掉了。

“昨天客户特地提的。”御手杵讪笑,“客户——山崎小姐腰不好,说是插座位置很体谅她的需要。房间的设计也都很艺术……”

“‘艺术’……”

山姥切痛苦地说。

“是不是在暗示我的设计缺乏实用性呢?”

“不是啊!就是艺术的意思!”

山姥切神色不动,车慢慢又动了起来。


御手杵租某可疑小区里一间房。

小区门卫是个一年四季喝得醉醺醺的怪大叔,偏不让车进。

“你们是不是没买车位?”

“我同事送我到里面,就楼下停一下,不能进吗?”

御手杵探出头,就跟大叔理论。

“不行。”大叔很绝,“你同事万一在你家过夜,车占到别的业主车位怎么办?”

“他保证不过夜啦!”御手杵着急地恳求。

大叔从身后掏掏摸摸,拎出一把伞。

“不能进。小伙子打伞进去吧,等下出来把伞还我。”

御手杵嘀嘀咕咕摇上车窗……


“山姥切老师,”他扭头对青年说,“你这么大雨出来接我,太麻烦了!真是帮大忙了!等做完这个案子,一定请老师吃饭……”

“没必要。”

山姥切国广好似有点沮丧。

“开开车之类的杂务,正适合函授学历的我。”

“………………………………………………”

所以说御手杵唯独害怕请这人帮忙。

山姥切头上盖着兜帽,无惧风雨。他下车,御手杵正夹着公文包下来,——“不用送啦!”

“到御手杵前辈家里借个厕所。”

山姥切宁静地说。

“不会不方便吧?”


跟阴沉的同事雨天共伞。装着客户资料的珍贵公文包夹在两人中间。

几丝头发从兜帽底下延伸出来。

御手杵才注意到,山姥切染了金色头发——大概是?

这家伙是会染金发的类型吗?御手杵想。

山姥切身上传来过分清爽的肥皂味,陈旧衣衫都仿佛经过虐待般的搓洗。

御手杵突然觉得,对这位有几分阴沉的新同事,他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山姥切用了厕所出来,兜帽仍没摘下。

“感谢。”

他垂着雪白的双手,对御手杵低声说。

“……客气什么。”御手杵连忙摇头,“喝点茶再走吧?”

“不用了……啊、阿嚏!”

山姥切立刻抬手揉着鼻子。

御手杵赶快奔上去,抬手就摸山姥切的衣服。“……这都湿了啊……”

“那伞比较小。”山姥切郁卒地说,“不然是我太笨了吧?走到伞外了。”

御手杵语塞。“不,可能是我太大只……”

“不,是我吧!”

山姥切的语气激烈起来,御手杵无言。

“…………无论如何先暖和暖和!”

御手杵拿来大块毛巾。

“山姥切老师,擦擦头发吧?”

“……不必了。”

“客气什么!”

“都说了不用!”

山姥切用几乎是粗暴的手法推开了准备帮他擦头发的御手杵。

“…………………………………………………………”这人怎么回事啊?

御手杵去煮茶,腹诽不已。


水烧好了。被沸水一冲,茶香温温地散开。

“请喝茶吧。”

“啊、谢谢了。”

山姥切把茶端到嘴边。御手杵注视那裹着湿衣的细瘦肩膀瑟瑟发抖,心里发气,也不出言关怀。

“——”

山姥切放下茶,捂住嘴。

“烫到了?”

“……啊、阿嚏!!!!”

御手杵上初中以来都没见过人打后坐力这么大的喷嚏了。

山姥切的额头如同行星撞击地球一般,重重磕在桌面上,差点把茶壶都震翻。兜帽也滑落下来,露出个后脑勺。

与他阴沉气质不相符的华丽金发覆盖着后颈,山姥切迷迷糊糊抬起头来。


——

御手杵手里的杯子滑落,滚烫茶水全都泼到裤子上。

他足足有十几秒钟都没反应过来,睁大眼睛愣愣地看着山姥切的脸。


瓷白的肌肤、细长的碧眼,如同被天使反复亲吻的每一寸五官。

具有惊人震慑力的美貌,任何看到的人都绝对会短暂失神。

面前的这家伙,御手杵想,竟然是他二十几年人生迄今为止无论在电视上还是报纸上都从未见过的、核爆级别的大美人……


TBC.

评论(3)
热度(16)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