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花满蹊藤四郎家(中)

信浓×御手杵,现paro。



信浓爱上这间店,让一期一振惊喜不已。

“我家信浓啊,一开始上学拼命不想出门。”一期一振笑着说,“后来,班里同学似乎还挺喜欢他,上学是基本没问题了。最近还在鼓励他参加社团活动……”

信浓在吃水馒头。御手杵于是弯下腰来问:

“信浓,学校都有什么社团啊?”

信浓翻着大眼睛,不说话。

他要留在店里写作业,一期于是先告辞。

一期走后,信浓突然说:

“……同学也都不喜欢我。”

御手杵正在收杯子,震惊地看他。

“欸?”

“跟一期哥说‘被大家爱着’,就只是不想一期哥担心罢了。”信浓宁静地说,花朵一样的脸颊,嘴角寂寞地下垂着。“其实……我不爱跑来跑去,球类运动也都不擅长,只有女生来跟我说话。有个女的天天来找我,后来除了她,别人都不来找我啦。”

“哦……”

御手杵悄悄捏起抹布,在信浓对面坐下。

“药哥哥在隔壁班,大家都很喜欢他。药哥哥要来找我吃午饭,我说‘不要来找我吃午饭,药哥哥不是要跟别人一起吃午饭吗?’——但是药哥哥不来找我吃午饭的话,信浓就只能一个人吃午饭了。”

“御手杵,”蜻蛉切在柜台喊他,“蛋糕来了,我去接一下。你烧个水!”

“好的好的!”

御手杵站起来,信浓朝他张开双臂,“抱!”

“……你哥已经不让我抱你了……”

“一期哥又看不到!”

御手杵无奈,让信浓挂他身上。

中学生虽然瘦小,也有一百磅左右分量,御手杵拿手冲壶去接水,信浓讲话的热气吹拂在他耳畔。

“信浓不想一个人吃午饭啊……”

“既然这样,”御手杵想了想,“去跟同学搞好关系不就行了吗?”

“不知道怎么跟同学搞好关系。他们问‘信浓,你是哪个小学的?’我说,‘我不上小学,在家里受教育’,他们就用看着怪人的眼光看我。”信浓气鼓鼓,“不该是这样的!”

御手杵噗嗤笑了。

“那应该是怎样的?”

“漫画里的主角,只要入学第一天,就会有好朋友主动约他吃午饭的。”

“信浓想成为漫画主角吗?”

“mean girls的林赛罗韩也没去学校,之前都在家里受教育的。”

御手杵逗他:

“信浓想成为林赛罗韩吗?”

信浓大叫:

“一点也不想!”


“杵子昨天是上早班吗?”

次郎笑眯眯地问。

“昨天,粟田口家那个红头发小朋友过来啦,进门就问‘御手杵在哪里?’——蜻蛉说,‘他上早班,刚刚走。’——小朋友就哭唧唧地问,‘他怎么走了?明明约好了的……’”

“啊?”

御手杵赶快皱眉头快想,信浓似乎确实趴在他耳边说过“明天我带社团图册来,帮我选个社团吧”类似的话。

“惨了,叫我给忘了……”

御手杵叫苦不迭。次郎看着他,严肃地说:

“失信于人可不行,尤其对方是可爱的小朋友!”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次郎小时候呢……”次郎抱着啤酒罐子遐想连篇,——“哥哥可一次都没失信于次郎哦。每次说‘哥哥,作业给我抄吧!’哥哥都是,‘真是拿次郎没办法啊……’”

蜻蛉切叹息道:

“太郎殿小时候那么宠你吗?”

“哥哥最爱次郎啦!”

“这种爱不行的吧。”

“蜻蛉又不是我家里人,”次郎变了副脸色,嘀嘀咕咕。“就算哥哥把店……和我……托付给你,也没必要整天都在说教吧?”

蜻蛉切眉头抽动一下。

次郎:“唠唠叨叨,胸部会下垂的啊……会下垂的……”


御手杵惴惴地换上衣服,等着信浓来。

结果那天直到店面打烊,信浓都没出现。


TBC.

评论
热度(6)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