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

花满蹊藤四郎家

信浓×御手杵,AU。



御手杵在咖啡馆打工,觉得这样就不会遇上醉酒客人横在店门口不起来之类难处理的事情了。

可现实给他上了残酷一课:

“为什么会有醉酒的同事横在店门口不起来啊……”

店里平常四个人。老板次郎,非常美艳的年轻人,爱穿女装;领班蜻蛉切,因为胸部太大,衬衫和马甲都是订做的。日本号和御手杵打小时工,蜻蛉切给他们排班。

人实在少的时候,次郎和日本号躲起来喝酒,最终横在店门口,一个躺着一个哭,附近居民遛狗路上看着他们笑。

御手杵不喝酒,但手比脚笨,店里主要蜻蛉切干活儿。

蜻蛉切忍耐这一切,不怎么发牢骚。

如果是御手杵,肯定做不到这点……


咖啡馆通常都是熟客,附近居民,都认得店员名字。

店里空调冷气不强,再穿衬衫马甲,实在不舒服。

御手杵很想穿T恤上班,但见蜻蛉切天天衬衫马甲,只好也天天衬衫马甲。

这天御手杵晚班。夏天,下午4点天还很热。

店里坐了两桌,一桌是商店街花店的母女,见到御手杵,都很高兴。

另一桌生面孔,一个年轻人带几个小朋友。

小朋友们围着一罐黄油饼干,依次把手伸进去掏。

“您来了。”

蜻蛉切向他颔首,御手杵赶快把剩下的西瓜棒冰都塞进嘴里:

“我马上去换衣服……”

他到后厨,拉上门帘,脱T恤,蹲下来从最下层橱柜掏衬衫和室内鞋。

一蹲下不要紧,门帘底下赫然出现一双小鞋子。

御手杵吓得差点没坐在地上……


他拉开门帘,外面站着个小朋友。

虹彩似的眼珠大得惊人,身姿纤瘦,面庞花朵一般娇嫩。

“客人,”御手杵认出是刚刚坐在外面那桌的,“有什么能帮到你的?找洗手间吗?”

少年睁着大眼睛瞅他,顺势问道:

“洗手间在哪里呢?”

“在那边楼梯后面。”

御手杵想领他过去,只是自己上衣还没穿,光着膀子在店里走动,不太好。

“自己能找到吗?”

“你带我过去吧。”

少年钻进门帘,乖巧地抱膝坐下。

御手杵被大眼睛盯着,穿衬衫的动作不禁飞快……

他穿好衬衫,少年朝他笑,张开手臂,“抱!”

“你多大啦……”

“……4岁啦。”

小朋友咕噜咕噜转着眼睛。

“4岁像你这么大都成精了,”御手杵忍着没说。“到底多少岁?”

“……5岁……”

“少说10岁了吧?”

少年委屈地扁扁嘴,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信浓是12岁。真的不能再多了……”


御手杵抱着信浓出来,外面窗边坐着的哥哥慌忙起立。

“不好意思,我的弟弟给你添麻烦啦……信浓,快下来!”

御手杵说:

“没关系没关系,不怎么沉的……”

信浓从御手杵怀里跳下来,笑嘻嘻地朝一期一振扑过去。

“我不怎么沉哦!”

“不怎么沉也不能抱啦!信浓是中学生,已经是大人了。”

“一点也不想当大人啊……”

一期苦笑着摸摸信浓的头毛。

“这位是我弟弟。——这些都是。——信浓刚上中学,之前都是家庭教育。他对外面的事情不太了解,很爱撒娇的一个孩子。给您造成困扰了吧?”


TBC.

评论(2)
热度(14)
© 生涯 | Powered by LOFTER